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我的出马仙儿生涯》最新章节目录

强推热门小说我的出马仙儿生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奔放的程序员,主角是老耿头浩哥小女孩。主要讲述了:我们三人向着村外走,很快出现一条河流,河水哗哗作响,上面有桥,我们三人从桥上走过去。对岸有一棵巨大的榕树。树冠广展,树皮深灰,一看就是有年头了。此时有风吹来,榕树树冠的叶子瑟瑟作响。浩哥惊疑:“老罗,…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我的出马仙儿生涯》最新章节目录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我们三人向着村外走,很快出现一条河流,河水哗哗作响,上面有桥,我们三人从桥上走过去。

对岸有一棵巨大的榕树。树冠广展,树皮深灰,一看就是有年头了。

此时有风吹来,榕树树冠的叶子瑟瑟作响。

浩哥惊疑:“老罗,这里是村郊大榕树,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罗有强道:“我曾经观察过咱们村的地势风水,发现这棵大榕树藏着妖气,很是浓郁。我一直想查看怎么回事,可时机不成熟,现在这么一琢磨,或许和老耿头有关系……”

他还没说完,浩哥突然大叫:“你们看!”

我们一起看到老耿头盘膝坐在大榕树下,穿了一身深黑色的衣服,融在树的阴影深处,很难让人第一眼看到。

他的姿势很诡异,盘膝而坐,微微垂着头,闭着眼,双手叠放在膝头,形成莲花状,一动不动的。

我们三人互相看看。

我看着大树若有所思,罗有强说过,老耿头开的是野堂,供奉的是蛇仙,这棵树里又藏着妖气……我亲眼看见,老耿头家里还有个穿红肚兜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并不是人。

这些元素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我摸着下巴正胡思乱想。罗有强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们在原地等着。

他慢慢走了过去,来到老耿头前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用手比量了一下老头的鼻息,好半天回头看我们,轻轻摇了摇头。

浩哥点燃一根烟,吐出烟圈说:“老耿头应该是挂了。”

“啊?”我脑子一时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老耿头怎么无缘无故就死了,谁也没害他啊。

罗有强走回来,蹙着眉忧心忡忡。

“死了?”浩哥问。

罗有强点点头:“没气了,死了,但是死的太过蹊跷。看不出身上有伤,脸上的表情也很平和,看不出死因。”

浩哥叹口气:“这老头我们认识也有十来年了,因为农家乐合作了很长时间,他就这么死了,我心里也没着没落的。死了也就罢了,回去吧,报警收尸,咱们别摊上事。”

“现在不能走!”我和罗有强几乎异口同声。

我着急说:“王总和陈丽已经中招了,我们单位主任也命悬一线,我来这儿出生入死的主要目的就是帮他们仨渡过难关。这么不明不白回去,心有不甘。”

浩哥点点头:“小朱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罗有强道:“现在这棵大榕树里藏着蛇仙,而且老耿头死得不明不白,很可能在做什么妖法。这条蛇仙不除,始终就是我们村的一个隐患,如果放任不管,很可能还会死人。我既然在咱们村住着,并开了堂口,就有保境安民的责任,好狗还护三院呢!这么着回去,我们家老仙儿也不答应!”

浩哥又是一点头:“既然二位都如此有情有义,那我也舍命陪君子。罗老师,你说怎么办吧?”

罗有强道:“你们两个先在这里守候,我回去一趟拿法器,去去就来。”

说着他一溜烟走了。

我和浩哥守在大榕树下,等了一会儿还没有回来。不知怎么的,大榕树的光线突然黯淡下来,我们落在地上的影子都渐渐消失。

我和浩哥抬起头去看,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过黑色的乌云,形成了厚厚的铅灰色云层,使得光线极暗,犹如黑夜一般。

浩哥突然一拉我:“兄弟,你看!”

大榕树的根部散发出很多的紫色烟雾,雾气凝结,透着一股深深的阴气。就在这团烟雾中,隐隐出现一个人影。

慢慢向我们走来,在烟雾中现形。我深深倒吸了口冷气,这个人竟然就是老耿头。他没死?

老耿头站在五六步远的地方,一张老脸是铁青色,面无表情,就这么直愣愣看着我们。

浩哥慢慢向前跨出一步,挡在我的前面,摆出一个防守姿势。

老耿头眼睛眯缝起来,缓缓说着话,“不知天高地厚,放你们生路不走,偏偏自投死路。”

他的语音完全变了,极其低沉,而且说的话近似于普通话,和老耿头的风格完全不同。

浩哥道:“老耿,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你现在……是人还是……”

老耿继续往前走,整个身体出了烟雾,我和浩哥齐齐倒退两步,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老耿头上半身是人,下半身竟然是条蛇,蛇身很长,拖在地上很长一节藏在迷雾里。整个场景阴森到让人无法呼吸。

“他已经不是人了,快跑!”浩哥拉着我转身就跑。

周围全是紫色的迷雾,老耿头也不追,就站在那里死死盯着我们。我和浩哥慌不择路,捡个方向就跑,跑着跑着穿过迷雾,出现一棵大树挡住了去路,仔细一看,竟然是大榕树。

不对啊,我们是反着方向跑的,怎么大榕树又出现了?

老耿头蜿蜒在树上,他下半身是蛇身,卷住了树干,胸口以上才是人,阴森地盯着我们,时不时从嘴里吐出长长的红色芯子。

浩哥都傻了:“兄弟,坏了,我们可能是中什么妖术了。”

我突然想起脖子上的印记,罗有强说这个印记能破一切仙家幻术。我赶紧摸脖子上的红印,可怎么搓,周围的迷雾都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浓,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一个阴森的声音在迷雾中回荡:“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我都快把脖子搓的秃噜皮了,依然迷雾浓浓,真是害怕了:“浩哥,咋办啊?”

浩哥朝着手心吐了一口吐沫:“说不得拼一下了,肯定不能就这么让它弄死。到时候我们拼的时候,你瞅准机会快走,咱俩能跑一个算一个。”

我虽然害怕,但也不至于这么怂:“浩哥,我不能扔下你不管。”

浩哥看着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老耿头突然飞了过来,他下半身还卷在树上,撑着上半身悬空横渡而来,伸出两只手像是恶魔一样,居高临下抓我们。

这个紧要关头,浩哥竟然在解裤腰带。

我问干嘛呢?

浩哥说:“我才想起来,小时候听老人说过,这些脏东西好像怕人的内裤,越脏越能辟邪。”

我有点不好意思。

浩哥急了:“都这个时候你还要脸,命值钱脸值钱?”

没办法,我也跟着解裤腰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