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角老耿头浩哥常玉清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免费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奔放的程序员的新作《我的出马仙儿生涯》,主角是老耿头浩哥常玉清。主要讲述了:我们两个大男人把裤子脱了,裤头也脱下来,此时生死关头,没什么不好意思了。我们把裤衩子拿在手里,举在半空来回甩。老耿头居高临下看着,突然猛地一个俯冲下来,速度极快,如同一团黑烟凝成的恶魔。别说我了,就连…

主角老耿头浩哥常玉清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免费看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我们两个大男人把裤子脱了,裤头也脱下来,此时生死关头,没什么不好意思了。我们把裤衩子拿在手里,举在半空来回甩。

老耿头居高临下看着,突然猛地一个俯冲下来,速度极快,如同一团黑烟凝成的恶魔。

别说我了,就连浩哥这样的老江湖都吓蒙逼了,我们两个站在那像是僵硬的木偶,全身一动不能动,眼睁睁看着它扑过来。

随着老耿头靠近,空气中隐隐充斥着腥臭之气,应该是他散发出来的。

这个电光火石的瞬间里,能看到老耿头嘴里一吐一缩着长长的红芯子,他的双眼如鬼似魅,紧紧盯着我们。

越来越近,就在眼前。

忽然之间,我鼻子里的血像是打开阀门的自来水一样“哗哗”流了出来,满脸都是,止都止不住。旁边的浩哥也是狂喷鼻血,衣服前心都被染上血,极为狰狞可怖。

半人半蛇的老耿头已经扑到了眼前,我紧紧搂着浩哥的胳膊,脑海里就一个念头,完了,完犊子了。

奇怪的是,生死时刻并没有恐惧,而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麻木。已然这样,跑也跑不了,不如坦然接受吧。

老耿头扑在眼前,忽然之间,毫无征兆地消失了……我和浩哥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冲击到,一起摔在地上,我摸摸鼻子,鼻子里的血已经不出了。

我和浩哥躺在地上,互相看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周围紫色烟雾弥漫,老耿头无影无踪,一点声音都没有,气氛很是诡异。

我们两个互相搀扶起来,非常狼狈,浩哥轻声问:“兄弟,刚才发生什么了?”

“赶紧走吧。”我冷汗都出来了,现在不是细细研究的时候。

我们两个正要跑,紫色迷雾渐渐消散,四面八方都出现了大榕树,铁桶阵一样把我们紧紧围住,连出路都找不到。

一棵大树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正是老耿头,它还是半人半蛇的状态,眼神极其阴毒,紧紧盯着我:“胡门仙印,有点意思!小伙子你脖子上的这个印记是谁留给你的。”

我没说话,和浩哥紧紧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老耿头极其妖魅,蛇的下半身一扭一扭往前走,看着像个女人,他笑着说:“你知不知道胡门仙印有个特点,它就像掌管天下出马仙儿所有堂口的总瓢把子手里的龙头杖一样,可以一个传给另一个的。你这个仙印是福缘,同时也是诅咒,莫不如今天你就把它传给我吧。”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我一时难以消化,只知道老耿头在觊觎我脖子上的印记,我下意识紧紧把脖子捂住。

老耿头一扭一扭往前走,距离越来越近,脸上笑颜如花:“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本是个普通人,普普通通过完一生,没人说你什么,但现在身怀仙印,这就是最大的原罪,你一生都将活在恐惧和被猎杀之中……”

我汗流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但听起来太心情低落,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老耿头越来越近,眼神越来越阴毒,我和浩哥没有任何办法,跑也不知道往哪跑,现在就是瓮中之鳖。

就在这时,迷雾深处传来一声厉喝:“妖孽,还不住手!”

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罗有强罗老师!我和浩哥恢复了一点精气神,赶紧跑过去,浩哥脸都白了:“老罗,你可算回来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有强道:“这里名为妖物蜃景,是有道行的妖物幻化而成,可以想象成妖物搭建的窝。你们看到的是一条蛇精,它依托大榕树,造了这么个蜃景,搭了老巢。”

我轻声说:“罗老师,我不是有胡门仙印吗,为什么破不了这个什么蜃景。”

“你道行不够。”罗有强说:“相当于小学生拿着机关枪,能自保就不错了。你们退后,我来对付他。”

我和浩哥赶紧往后站。

罗有强不也跟老耿头废话,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把身上的大包解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大香炉,又掏出一把香。罗有强用打火机把这些香点燃,然后插在香炉里,左手从包里掏出一个铜铃铛,右手抄起一张蓝色为底的朱砂符,上面画满了鬼画符一样的图案。

罗有强垂着头,闭着眼,嘴里喃喃有声。

老耿头有些惊疑,没有敢过来,皱着眉头看着。

罗有强把朱砂符放在香炉里点燃,念念有词,突然抬起头。我在后面看着,不知为什么,光看背影刹那间,就感觉他变了个人。

罗有强说话了,声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极其阴柔:“来将通名。”

老耿头沉吟一下,缓缓应道:“我叫常玉清。你又是谁?”

“我叫胡宗烈。”罗有强说。

我有点懵,低声问,这是谁。

浩哥赶紧拉着我的袖子,压低了声音告诉我:“胡宗烈是老罗供奉的出马仙儿,大仙儿的名字,现在应该是附身了吧。”

我喉头动了动,嗓子里有些干渴,轻声问:“常玉清就是蛇精的名字?”

浩哥点点头,赶紧摆手,示意不要再说话了。

“常玉清,你是什么来头?”胡宗烈附身的罗老师,一字一句问道。

“姓胡的,”常玉清道:“我早就知道村子里有你这么一号。很早便预感到咱俩肯定会有一战,毕竟一山难容二虎!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我原本深山修行,后来出了点岔子,奄奄一息的时候被耿有财发现,带回了村子。他那么大岁数,又没有天赋,我没法靠他出堂,只能藏匿于大榕树里。后来一段时间的磨合,我发现此人虽然品相低劣,根性极差,但有一样东西是常人不具备的。”

他顿了顿:“那就是怨气和执念。他女儿受辱而死,他心中戾气难平,积累了大量负能量,几近魔道。我正好可以借他的心念修行,化作他的女儿,天天吸收心智上的负能量,为我修行所用。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