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小说免费资源,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在线阅读

小说我的出马仙儿生涯是作者奔放的程序员所著,主角是老耿头罗王总浩哥。主要讲述了:在办案人员的带领下,我们冲进了老耿头的屋子。办案人员让我们不要乱动,他们迅速把整间房子搜查了一遍,回来之后摇摇头,说人去屋空,老耿头不知到什么地方了。既然没什么危险,办案人员便让我们出去,不要妨碍他们…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小说免费资源,我的出马仙儿生涯在线阅读

《我的出马仙儿生涯》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在办案人员的带领下,我们冲进了老耿头的屋子。办案人员让我们不要乱动,他们迅速把整间房子搜查了一遍,回来之后摇摇头,说人去屋空,老耿头不知到什么地方了。

既然没什么危险,办案人员便让我们出去,不要妨碍他们搜查。

就在这时,我看到神台上放着一个不起眼的牛皮信封,上次来并没有这个信封。我随手拿起来,里面滑落出一封信。

说是信,更像是一张便条,上面密密麻麻写着钢笔字。

字体很漂亮,是正宗的小楷,没想到老耿头还有这个特长。我仔细看,上面第一句是,“风雨交加十载,仇恨满腹当年,我的女儿被王恩茂这个畜生玷污了,我欲杀之而后快!十年前我回到家,看到女儿在哭……”

我正待细看,突然纸从手里被抽走,办案人员里的中年人怒目说:“东西别瞎动,出去!”

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什么了。

老耿头人去屋空,又留下这么一封信,难道是遗书?

上面肯定写了很重要的信息,我灵机一动,赶忙对身旁的王总低声说,这封信上提到你了。

王总眉头一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赶忙过去央求办案人员把这封信给他看看。

中年人大怒:“出去出去,看什么?!就不应该让你们进来。”

王总急了,趁着这人不注意,突然一抽,把这封信抽过来,撒丫子就跑。

两个办案人员大怒,追了出去。王总顺着院子一路狂奔。

院外有很多看热闹的老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始起哄,往大门口挤。王总也不知哪来的胆气,声嘶力竭吼着:“都闪开,要命的都闪开!”

两个办案人员也在后面喊,“抓住他!”

我站在堂屋门口,居高临下看着,有点胆战心惊。王总这么干,都是因为我告诉他信上有猫腻,一会儿真要追究起责任,不会找到我吧?

正胡思乱想,院子里情况突变,王总突然抄起靠墙放着的一把铁锨,疯了一样冲向门外的人群。

一大群老百姓,少说百十来号,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一个个呆若木鸡,连跑都不会了。门外还有个维持秩序的办案人员,反应极快,第一时间把院门关上,王总就来到了近前,一铁锨拍出去,大吼:“拦我路的人,死!”

一铁锨竟然把铁门砸开!这时候看热闹的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哭爹喊娘,大人叫孩子哭,全都四散而逃。

我在远处看着,手心都是汗,浑身颤抖,他怎么了这是?

这时,身旁的罗有强点燃了一根烟,叹口气道:“王总身上的蛇毒发作了。”

“啊?”我惊疑地看着他。

“王恩茂本来就中了蛇毒,一直隐忍不发,现在这么折腾,终于是发出来了。”罗有强叹口气。

“那怎么办?”我问。

罗有强忽然看我:“你老实告诉我,老耿头为什么要害你们?”

此时此刻,不能再替王总隐瞒了,我便把王总十年前侮辱了老耿头女儿,导致女孩自杀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浩哥也在旁边听着。

说完之后,罗有强长长叹了口气:“这就是因果,出来混早晚要还的。王总落到这种地步,也是罪有应得。”

说这话的时候,王总已经被三个办案人员制服,几个小擒拿就把他摔在地上,手脚倒扣,摁得死死的。两只手别在身后,扣上了铐子,王总还在歇斯底里,在地上猛扑腾,跟得了狂犬病差不多。

罗有强吐出一口烟圈:“就算蛇毒治好了,这人也废了,后半生都得在精神病院度过。”

我摇摇头:“他是死有余辜,我们呢?陈丽现在在医院生死不明,我顶头上司得了怪病躺在家里,我们招谁惹谁了。”

罗有强叹口气说:“世间一饮一啄皆有天意,什么事并不是随随便便发生的。”

“罗老师,”我不满了:“你这句话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这时,办案人员回来了,冲我们一瞪眼:“赶紧离开现场,再发现你们搞什么小动作,要负法律责任!”

我们三人从院子里出来。

王总被铐到车的旁边,一群人围着看,办案人员挡在外面,让看热闹的赶紧散开,没有一个人动的,跟看西洋景差不多。

我们也凑过去,只见王总双眼血红,浑身上下都是土,嘴里的唾液流出来多长,看上去跟疯狗似的。

罗有强轻飘飘说了一句,这人废了。

说实话,我对王总一点都不同情,我又不是他手下员工,也没什么感情可言。不过心里还是沉甸甸的,为什么呢,他能发病这么快,我总觉得跟刚才偷偷告诉他那封信,有一定的关系。

就多那么一句嘴,他就变成了这样。我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可不能耍小聪明了。

出了院子,我有些茫然。

老耿头失踪了,不管他跑没跑,现在都被列为一级嫌疑人,如今这个年头,走哪都要身份证,他这种嫌疑人的身份可以说寸步难行,我根本不怕他进城报复。

陈丽和王总也破罐子破摔了。

我来这里只剩下唯一一个目标,就是想办法救我们主任。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不知他现在发病没有。

我胡思乱想着,罗有强忽然道:“我大概猜出老耿头的去向了,你们两个有没有胆量?”

浩哥道:“村子好我就好,村子倒了霉我也要跟着遭殃。老耿头就是一颗老鼠屎,我不能让他逍遥法外,祸害村子,保护村子就是保护我自己。这不是胆不胆量的问题,是责任问题。罗老师,我是肯定要跟你去的。”

罗有强看我。

我摸着脖子上的印记没说话。

罗有强道:“小朱,老耿头对你也是个巨大的威胁,你别不当一回事。这次我们把他得罪狠了,如果最后没个说法,恐怕咱们以后的日子都过不安生。”

我点点头:“行吧,有始有终,早晚得面对。”

浩哥问要不要多找些帮手,罗有强摇摇头:“我们面对的是个出野堂的弟子,又会驭蛇,人多了不管用,反而有危险,咱们三人足够。”

我叹口气说,我就是你们的累赘。

罗有强拍着我的肩膀,“小朱,不要妄自菲薄,我一直没跟你细说,其实你脖子上的印记大有来历。那印记不知道是哪个老仙儿给你点的,此印名为胡门仙印,是胡门里代代相传的秘法!一代只能传一个。此印可以免疫仙家妖物乃至清风碑王的各种幻术,免疫非人之物的控制,简单来说吧,只要不是物理伤害,种种仙家和妖物的手段,都对你无效!”

“哦?”我眉头跳起来,摸摸脖子上的印记,喃喃地说:“这么神?”

“先前我为了试验这印记到底是不是我们胡门仙印,便点燃迷香,招来不干净的东西……”他声音低下来:“小朱,别往心里去,我不是诚心害你,就是为了搞清楚到底是不是。”

我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心里还是不爽,道:“罗老师,我有个事不明白,我和你们这些修行子弟八竿子打不着,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为什么刚出生的时候胡门仙家会找到我头上,在脖子上点了这个印?”

罗有强苦笑:“你问我我问谁去?此类仙门的缘法,没法细说的,你简单理解一下,一切都是上天注定,活该是你!”

我摸着印记,没有欣喜的感觉,心情反而有些沉重。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