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沈青衫采莲沈宁顾景南小说免费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世风华的一本书《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主角是沈青衫采莲沈宁顾景南。主要讲述了:子衿武堂,位于城西。相比起其他的武堂,子衿武堂没有那么多繁复的规矩。但同样的, 学生大多不是上京本地人,很多都是大燕各城远道而来的。燕京武堂,是每个修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他们说,那是大燕武学的天堂。…

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沈青衫采莲沈宁顾景南小说免费阅读

《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子衿武堂,位于城西。

相比起其他的武堂,子衿武堂没有那么多繁复的规矩。

但同样的, 学生大多不是上京本地人,很多都是大燕各城远道而来的。

燕京武堂,是每个修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他们说,那是大燕武学的天堂。

自从燕京武堂创办以来,走出去的学生,无不是有着赫赫战功的将军。

沈宁便是与顾景南在燕京武堂相识相知的。

那会儿,她还算是燕京武堂的风流人物。

回忆起往事,沈宁勾着唇悠然的笑了笑。

“阿姐。”

沈青衫靠在沈宁的身边,埋怨道:“顾景南他真不是个东西,虽然我不喜欢爹,但要不是爹,他也没有……”

“青衫!”

郑蔷薇陡然喝一声。

沈青衫的声音戛然而止,眨眨眼睛茫然的望着母亲。

“日后,莫要再提那人。”郑蔷薇道:“既已无夫妻的关系,他于沈家,便如微不足道的空气。”

沈宁眸光微闪,敏锐的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问:“母亲,青弟所说,是什么意思?”

“别胡思乱想,青衫年纪小,什么话都能乱说。”郑蔷薇慈和的笑。

沈青衫耷拉着脑袋,双手绞着衣衫,自知说错了话,一个字也不敢从嗓子眼往外蹦。

“三年前,顾景南请命出征大齐,遭群臣反对,吾皇也不赞成。”

沈宁分析道:“原定的是上官家的平西将军讨伐大齐,大齐民力不强,兵力更是远不如我大燕,并且他们的劳作不行,我朝平定大齐的方法,便是将战线拉锯,时间一长,三年左右,大齐必然投降。因此,这是个好差事,不管谁去出征大齐,都会大捷。只是为了不劳民伤财,才会拉锯时间到三年之久。”

沈青衫扭过头看向阿姐的侧脸,轮廓流畅,气质清冷透着淡淡的疏离感,眼眸如冬夜荒漠的寒星般。

“但是——”沈宁顿了顿,紧接着说:“不出两日,吾皇在金銮殿上就更改了时间,换顾景南去西伐大齐,并且在之后的一年,父亲上交兵权打算颐养天年。所以,顾景南能得到讨伐大齐的机会,是父亲去求的,对吗?”

郑蔷薇望着沉着冷静的女儿,心内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什么都瞒不过她。

“你爹就是知道你太聪明,所以过了一年才抱病在府,交出兵权。”

郑蔷薇叹声:“就是怕你看出来,而朝中的人都以为顾景南领兵出征,你爹是为了避嫌才这么做,实际上是颠倒了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沈宁眼眶通红,咽喉痛到说不出话。

父亲一生高傲,是忠民之将,但也深知帝王权术和历朝功高震主的下场,对此类的事情避之如洪水猛兽。

却为了一个顾景南,放弃自己的傲气私下进宫去求皇上。

顾景南。

你满心的怨怼,可对得起父亲的良苦用心?

至今为止。

顾景南还觉得沈家看不起他的出身。

只怕父亲得知永安公主蓝连枝的事情时,比她还要失望难受千万倍。

“阿宁,既你已经知晓,就由风散了去吧。”母亲劝解道:“不要意气用事,也别揣着怨恨,人生在世已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匆匆不过百年,总得活着轻松舒畅点。”

“阿宁敬遵母亲教诲。”

“……”

将军府的马车,停在了子衿武堂的正门。

沈宁与采莲进入武堂。

马车沉重厚实的布帘重新遮下。

郑蔷薇眉头紧皱,吩咐车夫:“去,镇国将军府。”

“是。”车夫调转马头。

沈青衫好奇:“去那晦气地方作甚?”

“我郑蔷薇的女儿岂容她顾蓉母子欺负?”

郑蔷薇冷笑。

有些账,她不愿沈宁去计较,但她作为母亲得去把公道讨回来。

“好,就去镇国将军府,记得绕小路去,别让阿姐知道。”沈青衫雀跃又兴奋,满身的热血都燃了起来,眼睛里的光比外头的青阳还要亮。

他已经好久不见母亲教训人了,可得睁大眼睛好好瞧着那大场面。

……

武堂内,甚是宽阔。

不仅有许多分门别类的演武场,还有好几栋恢弘高耸的楼阁。

当然,上京城中最高的楼阁,当属北渊王燕云澈的望月楼,那叫个气派华丽。

沈宁前往武学考核的西边演武场时,一路上都有人驻足观望,并小声的议论:

“那位就是沈宁吧?若是她通过考核的话,就是我们武堂内身份家世最高的人了。”

“权贵世家的孩子有本事的都去了燕京学宫,再不济退而求其次也是甘霖武堂,而且我听说,她以前就是在燕京学宫的学生,来我们这排名最差的小武堂做什么。”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显然是人家燕京学宫不要呗,其他的武堂谁想要个休夫的女子?还是个右手废了的学生,所以只能委曲求全来我们这呗。”

最后一句,音量高了不少。

采莲听到这话就要过去算账。

沈宁按住她的肩膀摇摇头。

“可是小姐,他们说的未免也太难听了。”采莲咬牙。

“难听的话,这些年听得还少吗?”沈宁浅声道:“流言蜚语不能击垮你,便会不攻自破,想要自证的最好办法,不是骂回去,而是用真本事,这里是武堂,靠的是拳头,不是嘴上功夫。”

“嗷。”采莲撇撇嘴,努力去忽视那些充斥着异样的目光和刺耳的声音。

西演武场。

来考核的人有五百多,但进演武堂的名额,只有十五个。

算是优胜劣汰,大浪淘沙。

沈宁环顾的了一圈。

五百多个的考核学生里边,女子只有不足三十的数量。

“你就是沈将军府的沈宁?”

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女,背着一把比人还高的刀赤着双足走到了沈宁的面前。

沈宁轻点了点头。

采莲则提防的望着说话的少女。

“我叫陈欢欢,燕北明月城修县来的,沈小姐休夫的事我听说了。”

陈欢欢咧开嘴一笑,伸了个大拇指,还朝沈宁眨了眨左侧的眼睛,“干得漂亮。”

采莲有些傻眼。

沈宁朝陈换换礼貌的笑。

就在这时,子衿武堂的老师傅带着一列人走进西演武场,里面就有顾景南。

白发老师傅介绍道:“这次的武学考核,子衿武堂邀请了镇国将军作为主考官一并督之,考核结束后,顾将军还会为诸位学子讲解长达三年齐燕之战的成功秘诀和个中细节,诸位学子,有福了。”

霎时,一道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汇向了沈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