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沈宁纳兰晴,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小说免费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世风华写的《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主角是沈宁纳兰晴。主要讲述了:“小姐,刚才那是大少爷的妻子纳兰夫人吗?”采莲频频回头看,嘀咕着走进来:“我听府上的旧人说,纳兰夫人心地善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对谁都很善良,刚才她还对我笑呢,只不过我们离府的时候,大少爷的心上人好像…

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沈宁纳兰晴,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小说免费阅读

《休夫后,满城贵子都想递婚书》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小姐,刚才那是大少爷的妻子纳兰夫人吗?”

采莲频频回头看,嘀咕着走进来:

“我听府上的旧人说,纳兰夫人心地善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对谁都很善良,刚才她还对我笑呢,只不过我们离府的时候,大少爷的心上人好像不是纳兰夫人。”

沈宁纤长的手指把玩着沈家枪谱,望着纳兰晴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沈家祖训不同于普通世家,从未有过男尊女卑之分,世袭方面也没有长子长孙之说。

突破世俗概念的,沈家只以先祖沈雷开创的枪法为先。

也就是说,下一辈中谁能把枪法发挥到极致,不论男女长幼,都可以做当家之主。

而在沈宁这一辈里面,她的枪法和大哥沈惊风不分伯仲。

虽然她的手废了被很多人瞧不起,纳兰晴却是个锐利的,许是担心她会抢走当家的位置,才不想让他留在沈府。

采莲继续说:“纳兰夫人真好啊,一点架子都没有。”

“看人,不要看皮囊。”沈宁淡淡道:“佛口蛇心,笑里藏刀的人比比皆是。”

采莲点头,“也是,顾家顾蓉那老婆子,平日里对你关心不少,儿子一回来就变了脸。”

沈宁轻描淡写一笑,便低头看书,黝黑的眸如涓涓细流,泛着秋日的水光。

重拿破云枪,走武道路,难度会比数年前高很多。

她得多加准备才行。

晚上,沈国山把她喊了过去。

“沈宁见过父亲。”

“你想修武的事情,你母亲与我说过了。”

沈国山负手而立背对着沈宁望着墙的画,随后徐徐转过身来,开门见山地道:

“大燕重武轻文,不仅是大燕,周边列国,都崇尚修武,我沈家,更是燕京武道世家的鼻祖,代代忠烈。沈家辅佐过两朝皇帝,忠得不是君,是民,前朝暴君暴政害得民不聊生,才会辅佐大燕的开国先祖。”

沈宁平静的听着父亲的话。

沈国山说:“女子体弱,先天条件就比男儿差,已经很难了,你又年长了几岁,手还有旧伤,又因休夫之事遭满城非议,其难度之高,无法想象。你想修武,不能直接进大燕的燕武学宫,得去编外杂的武堂,并要在下次的武试取得成绩才能进燕武学宫,要是成绩太差,还会被驱逐出武堂,到时候,只怕会沦为上京的笑柄。”

“女儿不怕。”

沈宁眸底波澜不兴,平静如海。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沈国山道:“沈家虽不是皇亲国戚,养你余生,护你一世平安绰绰有余,往后你若不愿嫁人,可在府上留一辈子,不需要独自去拼什么成绩,大可以过安稳的日子。即便如此,你还要去武堂吗?”

“沈国山的女儿,不是废人。”

沈宁只说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极有力量的鼓音,撞进了沈国山的心底。

刹那间,热泪盈眶。

他背过身去,嗓音沙哑地说:“知道了,回去吧。”

沈宁凝视着父亲的背影许久,发现父亲的背,已不如当年挺直,那白茫茫如霜雪的发,仿佛在倒计着离开她的日子。

“爹,烈酒伤身,少喝些,我来的时候去厨房熬了些暖胃安神的汤水,晚上能睡得更香,过会儿就让采莲送过来。”

沈宁久久没有得到父亲的回应,便道:“入武堂需要考核,女儿告辞,这就回清幽堂去准备考核的事。”

走时,她动作轻柔的关上了门,多看了眼门缝里父亲的苍老背影。

沈国山始终背对着正门,晦暗不明的光线映在他枯老的脸庞。

滚滚流泪,流淌而下。

他把桌下的酒拿出来,看了眼铜镜,发现自己眼底都是乌青,怔了好久。

这孩子……

脾气收敛了,心也跟着细了很多。

……

武堂考核,就在三日后。

编外的武堂,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大燕幅员辽阔,物华天宝,光是编外武堂就有足足二十多个。

沈宁选了其中的“子衿武堂”。

前往子衿武堂的那日,沈宁在沈家门外的马车前等了很久。

长嫂纳兰晴说:“宁儿快去吧,别误了重要的事,爹他有事要忙,暂时不能来送你了。”

纳兰晴整日提心吊胆,见沈国山对这个“倒回门”的女儿也没多上心,顿时就喜上眉梢,做梦都在笑。

“爹他能有什么事?”

沈青衫撇撇嘴,“他就是不重视阿姐,阿姐,争口气,用你的破云枪亮瞎他的眼睛。”

沈宁好笑的捏了捏沈青衫肉嘟嘟的脸颊,便和母亲、采莲上了古朴的马车。

纳兰晴看马车远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丫鬟小玉撇了撇嘴,“都是被休的女人了,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不在家里躲着,还整日跑出去抛头露面,还想修武,想要抢走我们大少爷的位置吗?还好老将军高瞻远瞩,知道她非善人,才连送她一下都不来,老将军最看重的还是我们的大少爷。”

纳兰晴舒爽了不少。

却说上京城周老丞相的府上,别院有二楼,沈国山正与老丞相喝着酒。

奈何醉翁之意不在酒。

沈国山就差整个人吊到窗台。

“沈老兄啊,你这哪是来喝酒的?”周老丞相和眉善目,笑着捋了捋胡须,意味深长的望着窗外长街。

从沈府到子衿武堂,得经过丞相府,这点儿心思,作为多年的老友还能不明白?

沈国山恼怒的瞪了眼他,“不是来喝酒的,难道是来看你这老东西的?”

“老兄,有辱斯文。”

“斯文能当饭吃?”

沈国山翻翻白眼。

眼见着一辆熟悉的马车路过丞相府,沈国山双眼一亮,翘着个臀部去看。

马车渐行渐远,直到被望月楼挡住了视线,沈国山不耐烦地说:“这北渊王没事做建个望月楼做什么?难道还能看见嫦娥不成,还美名其曰赏月,我要是那月亮,我都得整晚整晚的做噩梦。”

周老丞相:“……”

话说,正在望月楼喂狗的燕云澈,忽而一阵凉意飕飕,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他和白毛大狗都两眼茫茫然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