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灭世天凛杨远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杨远的小说《灭世天凛》是由网文作者布等闲所著。简介:接连几个月,主峰下凡人来来往往,峰下的草木遭了殃,仿佛被飓风席卷而过一般。七月初七未被麒麟仙门挑选中的那批人,在被仙法送到峰下之后,大多数盘桓几日便惆怅离去了,而更多的原本不信仙门传说的江湖人与世家子…

灭世天凛杨远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灭世天凛》第5章 入门

接连几个月,主峰下凡人来来往往,峰下的草木遭了殃,仿佛被飓风席卷而过一般。

七月初七未被麒麟仙门挑选中的那批人,在被仙法送到峰下之后,大多数盘桓几日便惆怅离去了,而更多的原本不信仙门传说的江湖人与世家子弟得闻此事为真,便纷至沓来,越聚越多。不少人心存侥辛,纷纷向云雾笼罩的半山腰攀登,但只要一踏入云雾,就莫名其妙失去方向,被困在云雾中几日后才得以脱身下山。即便如此,人还是来了一批又一批。

三个月后,其他人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麒麟峰下又重归宁静时,只剩下一个人,杨非秋,还是每天守在一处被开辟出来的人工岩穴中,期待着能再见儿子一面。

但当又过去一月,天气已渐渐寒冷,万木萧条,枯叶飘飞时,杨非秋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

杨非秋简单收拾了一下,最后眺望了一眼云雾翻腾的麒麟峰,心想,今后能否见到杨远只能听命于天了。如今儿子已加入仙门,修仙学道,会成为长生不死的仙人,亡妻的愿望已经实现其一,下面要做的就是让妻子叶落归根,重返门墙,以了余生夙愿。杨非秋没有更多的愿望,能实现这两个愿望就此生无憾了。他拿定主意,辨认了一下方向,向云梦山外的方向飞驰而去。麒麟峰和杨远,离他越来越远……

却说四个月前,十几个身穿紫袍的修士,突然从虚空中幻化而出,面无表情地挺立在在花岗岩广场正在等待的人们面前。入选麒麟仙门的三千一百一十二人,被这些中年修士分成三组,灵种属性单一的十七人单独为一组,剩下的魂力和命力均为中乘以上的为一组,魂力和命力均为下乘以下的为一组。三组人被不同的中年修士分批带离,各自去了花岗岩广场的不同方向。

杨远被分在最后一组。他和同组的二百多人跟随三名修士走出了百丈远后,眼前突然现出一个甬道,进入甬道,甬道斜斜向上延伸,其内散发着柔和的白光,走了大约个把时辰,天地豁然开朗,高仰起头,一座形状奇特的宏伟巨峰显现眼前。众人的身形出现在巨峰的腰部,显得极为渺小。

巨峰东部高高矗立,直插云天,像是一头巨兽高昂的头部;向西则地势渐渐平缓,延展开来起伏向下,仿佛巨兽的宽大的背脊。

杨远等人就站在西边的平缓坡地上,仰头望着东面高耸的山峰,满面惊奇。

晴空万里,足下却云海茫茫,回头看刚才走过的甬道,哪里见得到踪影!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一个秃顶的肥胖修士转过身,颇为骄傲地道:“这才是麒麟峰的真颜!凡夫俗子在山下看到的,包括你们在广场上所看到的,都只不过是本门的护山幻阵罢了!”

杨远身体欠佳,心情也不好,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他看见一道道剑光在天空中来回穿梭,剑光之上分明有人影闪动!同行中有人惊呼出声道:“御剑飞行!真的是御剑飞行!”人群中一片咋舌之声。

几个紫袍人对视几眼,眼神中颇为不屑。一行人被带到了依山而建的一处低矮的宫殿前,宫殿正门匾额上书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归元殿偏殿”。其中一个紫袍人道:“你们依次进入,自有本门人等招呼。”人群依次进入后,三个紫袍人便径自离去了。

偏殿里早有十几个青袍修士静立等候,同样是面无表情。杨远等人分男女被安排进殿后的几十间厢房内休息,每间房五、六人,厢房中备好了一字排开的床榻和打坐用的蒲团,床榻上整整齐齐叠放着一套灰色布袍。青袍修士要求他们换好衣服,等入夜后听钟声集合,在偏殿大堂听护法长老训话。在护法长老训话之前,不得出偏殿随意走动。

与杨远一个厢房的四人中,有三个人换好衣服,就兴致勃勃地去偏殿闲逛。另外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看上去似乎在哪里见过的黑衣青年,却与杨远一样,躺在卧榻上闭目养神。

杨远浑身乏力,满怀心事。不知父亲现在怎样,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父亲,毕竟,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与父亲分开。

正当杨远怅然若失之时,黑衣青年忽然开口道:“打搅了,敢问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来自何处?”

杨远睁开眼,看见黑衣青年坐在卧榻之上,正对着自己微笑,便道:“我叫杨远,是浅水镇的猎户子弟。你呢?”

黑衣青年略显愕然,片刻便恢复了正常神色,道:“我乃当朝威远将军的次子申飞虎。没想到这三千年之约,平民百姓中也会有人应约而来……”

杨远奇道:“这三千年之约,平民百姓不能来么?”

申飞虎愣了一下,道:“哦,倒也不是这种说法!”见杨远真的不解,便道:“我家祖训说,麒麟仙门和其他大陆上的仙山门派,每隔三千年,都会召集各块大陆的江湖门派和官宦世家的杰出子弟,以挑选传承弟子。民间虽也有相关歌谣、传说,但这旅途艰险异常,普通百姓即便是想一试,也难以来到这麒麟峰下,须知这一代方圆几百里可是妖兽横行!”

申飞虎打量了一下杨远,道:“你恐怕也不是普通猎户子弟吧?”

杨远沉默片刻,道:“我自幼练习铁禅门的云崖功,也许是有些不同。”

申飞虎一跃而起,道:“云崖功?铁禅门顶级外家功法,你不是铁禅门弟子,居然会云崖功!”

杨远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便问道:“申兄,你为何不随其余三人到偏殿中逛逛?”

申飞虎见杨远岔开话题,也不再追问,颇有些诡异地一笑,道:“有什么好看!要看就看个千年万年,现在看多了也是白看!叶兄,你的魂力和命力好像是下下乘,在我们这批人中可是唯一的,我的记忆可有错误?”

杨远面色微冷,点点头道:“没错,我可能是最不中用的一个!”

申飞虎忙道:“叶兄弟不要误解,我并非此意。”他侧耳听了听,满面神秘之色,悄声道:“叶兄弟,你可知为何将那灵种属性单一的十七人单独编为一组?那是因为……”他的脸色忽然一变,翻身躺下,不发一语。

杨远心中一动,也听见脚步声朝这件厢房而来,看了闭目装睡的申飞虎几眼,感到此人似乎了解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门开了,刚才兴冲冲出去的三个同室人满面沮丧和气愤地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叫刘振海的壮健青年一脚踢飞了身前的蒲团,气愤道:“不准出偏殿倒也罢了,还不准在偏殿里走动,他奶奶的,规矩也太多了!再怎么说我们和他们也是同门了,说话竟然恶声恶气!”

满脸麻子的矮个青年胡振林道:“刘师哥,你也别生气,到时候咱也修了道学了法,再给他们好看,让他们知道谁的拳头更硬!”

“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另一个长相比较英俊的青年黄振宇,思忖着道:“那些青袍仙人,似乎并不把我们当成是同门师兄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申飞虎眼睛睁开一道缝,扫了三人一眼,嘴角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杨远则仿佛没有听见,睁目看着天花板上的梁柱。

三人说了一阵,发泄完怒气,就不再言语,也靠在卧榻上闭目养神。

入夜没多久,钟声在偏殿响起,人群没多久就在偏殿大堂集合完毕。此时十几盏长明琉璃灯照得大堂中灯火通明,大堂中央位置五个紫袍人簇拥着一个蓝袍老者,此老者身形高大壮硕,神情冷漠。在他们两侧,各站着十个青袍人。

见人群来齐,先前见过的那个秃顶的肥胖修士上前介绍老者道:“这是我麒麟门护法卞无双长老,今晚由卞长老来这里主持你们的入门仪式!”言罢退到卞无双身后。

卞无双双目如电,瞬间扫过所有人的面庞,沉声道:“尔等我已在幻阵中一一见过,老夫此来,是向尔等阐明我麒麟门的创派历史以及必须遵循的门规戒律,尔等一定要听仔细,牢记于心!”

他的声音有些熟悉,稍加回忆印证,发现这个卞长老居然就是主持测试的那位。

接下来卞长老拉拉杂杂讲了很多,杨远非常认真地把他的话记在心间。

讲完规矩,卞长老接着道:

“尔等新入本山门,肉眼凡胎,必须在一年之中洗经伐髓,才可以修习本门道法。为了早日达成这一目的,本门不惜血本为尔等准备了大量灵丹妙药,每日必须按规定服用,并且修习本门专门用来洗经伐髓的归元功。

练功要日以继夜,刻苦修习,相信这样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在一年内彻底改变体质。一年之后将对成果进行检测,不合格者,将会被逐出本门,重返凡间,与凡人等同,难逃轮回之苦!”

站在杨远侧前的申飞虎听闻此言,不屑地撇了撇嘴,正巧落入杨远眼底。杨远心中有些疑惑,此时又不便发问,便想一定要抽个时机,向申飞虎讨教一番。

卞长老训完话。紫袍人与青袍人给在场的每一个新进弟子发了两枚丹药,其中一枚鲜红的鸽蛋大小的丹药叫做归元丹,另一枚较小的黄褐色丹药叫做辟谷丹。紫袍人嘱咐,辟谷丹一月吃一枚,这样就不会饥饿;而归元丹每隔六十日服用一枚,服用后要运行归元功,用来洗经伐髓。

杨远一直注意着申飞虎,只见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鲜红的归元丹放在鼻端嗅了嗅,充满戏谑意味地笑了笑,然后很随意地将归元丹往袍袖中一扔,环抱双臂左顾右盼,笑意越来越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