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灭世天凛小说,灭世天凛最新章节

网络作者是布等闲的经典佳作《灭世天凛》火爆上线,这本书的主角是杨远,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简介:麒麟山坐西向东,主峰东面、北面和南面都是峭壁千仞,只有西面的仅有数百丈宽的地带是平缓的坡地。此时的主峰脚下,可谓是冠盖云集。山脚的草坡上,三顶淡金色的帐篷正中的一顶,紫阳侯府小王爷慕容玉树,手执玉杯,…

灭世天凛小说,灭世天凛最新章节

《灭世天凛》第3章 聚集

麒麟山坐西向东,主峰东面、北面和南面都是峭壁千仞,只有西面的仅有数百丈宽的地带是平缓的坡地。

此时的主峰脚下,可谓是冠盖云集。

山脚的草坡上,三顶淡金色的帐篷正中的一顶,紫阳侯府小王爷慕容玉树,手执玉杯,杯中盛着紫色的葡萄酒,斜倚在金丝绒的软塌之上若有所思,两个侍女一个揉肩,一个敲腿。帐篷外,三十个银甲武士手执银戈,肃穆而立。银戈和银甲在初日的光芒下闪耀夺目。

绿树掩映之中,平地耸起了两层高的竹楼。竹楼之中,精巧的翠竹家具一应俱全,二楼梳妆台上的镜子,居然不是普通的铜镜,而是用罕见的整片玉晶研磨成的。二楼凸出的平台上,云山大陆第一大派云梦宗的圣女云瑶凭栏而立,眺望着主峰半山腰翻腾的云雾。

一处光滑的崖壁上,被人硬生生挖出了十丈见方的规整岩洞。岩洞之中,十几个手执乌黑短枪的精壮黑衣人仍然在用铁枪拓宽洞府。那铁枪锋利异常,插入岩石之中好似不费力气,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铸造而成。铁禅门的少门主聂风在岩洞外负手而立,神色冷峻,一言不发。

……

杨远休息片刻,感觉到体力有所恢复后,站起身跃上岩石的顶端,纵目远望,深深吸了口气,正待扭头告诉父亲可以起身了,忽然发现视野中似乎有一个白点在移动。

“爹,你看那是什么!?”杨远用手一指,惊呼道。

杨非秋一跃而起,循向看去,不确定地道:“好像是一个人。奇怪,走,过去看看!”

二人飞身而下,不多时就赶到了那个白点附近。这回看清楚了,果然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身着白裙的少女!

少女身形高挑瘦弱,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裹,白裙已经肮脏不堪,脸上也沾染了绿色,成了一个花脸,但可以看出容颜十分俏丽。她用惊恐的眼神扫视着父子俩,呆立在原地不敢动作。

在如此深入云梦山的荒山野岭中,遇见这样一个少女,不能不说是一件奇怪的事。

杨非秋审视了片刻,柔声道:“这位小姑娘,你不用害怕,我们父子二人是山中的猎户。”

“猎户?……”少女嗫嚅着,看到杨非秋二人似乎并无奸恶之相,道:“小女子王五玲,见过二位先生!”

杨非秋微笑道:“不要叫先生,我们是粗人,当不起这个称呼。请问王姑娘,你如何会孤身一人来到这妖兽出没的荒山野岭?”

少女脸色忽然一变,好像被触动了心事,眼泪立刻在眼中打转。

杨远最看不得女孩子在面前哭泣,不由得脱口道:“你别哭,有什么你就说,我一定会帮你!”

杨非秋有些怪异地看了杨远一眼,对少女道:“你慢慢说,不想说也不要紧。”

少女感激地看了看杨远,拭干了眼泪道:“二位莫要笑话,小女子来到山中,是为了拜入麒麟仙门。”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起初并非一人。五日前,家父与我从平水县启程进入云梦山,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附近,未曾料前日在一处山谷宿营时,遭遇了一头熊状妖兽,家父为了保护我,丧身兽口。我侥幸未死,才来到此处……”

杨非秋与杨远对视一眼,心中皆暗道,原来相信仙人传说的尚有人在。

杨非秋道:“姑娘请节哀!我也是护送儿子前往麒麟峰的。若姑娘愿意,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走!”

杨远道:“没错,你就跟着我们走吧,有我们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杨非秋再次瞥了杨远一眼,这小子今日真有些古怪,平日里哪见得如此热情!

杨非秋道:“只是离七月初七只有一天,路程尚远,不知姑娘跟不跟得上!”

王五玲悲戚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喜色,急忙道:“多谢二位!家父生前是拳师,我自小跟随父亲学武,专修轻功,为的就是三千年之约,应该可以跟得上。”

三人稍作休整,便奔麒麟山而去。

果然如少女所说,她的轻身功夫居然不在父子二人之下。

一路上,杨非秋不甚多言,倒是杨远与此女你一言我一语,彼此都把家底露个底朝天。杨非秋不好出言制止,只得又是使眼色,又是吭吭连声,无奈杨远乃是少年心性,处事未深,说在兴头上,哪还注意父亲的神色!

原来少女的轻功是家学渊源,祖上曾经做过大内侍卫,至于也会应此三千年之约,是因为祖上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遗训。

叶家父子轻功甚为了得,少女暗自怀疑他父子二人不像是普通猎户,听得杨远说起与铁禅门的渊源,以及此行也是去应这三千年之约,心中的疑惑才大解。

杨非秋在心中一个劲叹息,果然是少不经事啊!但看得出这少女的功底,却也不担心她会对己方不利。

到了黄昏时分,主峰已近在眼前了,估计再有五、六十里路程,就能赶到山脚下。

欣喜之余,杨非秋隐隐感到奇怪,按常理说天色渐黑,各种妖兽活动会大大增加,兽吼声会间或响起。可是接近麒麟峰,天色已暗,居然一声兽吼都没有!

四野只有风声和草木的悉索声,显得异常宁静。

杨非秋虽然心里奇怪,暗自提防,但还是带着二人向目的地飞驰而去。

越过了最后一个低矮的山峰,远远看见麒麟峰下,灯火隐约闪烁,在夜色中分外醒目。

三人驻足而立,都是有些吃惊。原来,来此地应三千年之约的,居然还有其他人!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既然他们能来,别人来了也是自然!

只是当三人真正来到山峰下时,还是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主峰之下,各种临时搭建的帐篷、树屋、竹楼、茅棚以及新开辟的岩穴,放眼望去,鳞次栉比,挤占着目光所及的所有空间,简直比一个市集还要热闹、拥挤。这里的人数,估摸起码有万人之众。

三人的到来,没有引起众人的瞩目,大多数人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实在是因为令他们瞩目的人太多了,相较而言,这三人显得普通至极。

三人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大树下坐定,都沉默无语。许久,杨非秋才苦笑一声,道:“都抓紧时间歇息吧!”杨远与王五玲都是少年心性,也就不多想,加上奔波劳累,便倚靠着大树合目养神,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杨非秋却睡不着。

自他与爱妻---也就是铁禅门圣女聂云被逐出铁禅门,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迷惑不解了。铁禅门是云山大陆武林中杰出的门派,聂云所掌握的有关麒麟仙门的消息是铁禅门历代传下来的秘密,按理说这样的秘密不该有如此之多的人掌握!难道说这本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如果是骗局的话,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呢?

杨非秋心中千头万绪,却理不出个脉络来,索性就不再想。反正天亮之后,一切终归会见分晓。即便这纯粹是谎言,大不了自己还是带着杨远去铁禅门,想方设法哀求杨远的外公--铁禅门的门主聂雷,让自己重归门墙,以了亡妻临去世前的心愿。即便自己不能被他原谅,爱妻已去世,留下的杨远可是他的亲外孙,孩子是无辜的,说什么也要让杨远拜入铁禅门门下!

黑夜渐渐过去,白日终于来临。

天一亮,整个主峰脚下开始人声嘈杂起来。

杨非秋三人到山溪中洗了把脸。那王五玲本想将衣衫也换上一套,但见人如此之多也就作罢。只是她洗净脸后,引得杨远睁大双目称赞了一句:“原来你这么漂亮!”杨远的赞语出自真心,并非想要讨王五玲欢喜,但看着杨远单纯清澈的双眸,她还是不禁红了脸,不知道回应什么才好,只是低下螓首,默默无语。

她能感受到,杨远的称赞与以往她在平水县所遇见的那些公子哥的称赞,是完全不同的。

三人信步走去。杨远和王五玲兴奋地东张西望,而杨非秋则暗自心惊。虽说他多年未行走江湖,但今日豪门巨富、名门大派所到之齐整,这在往日可未曾听说,更别说是一见!

突然,杨非秋身体一震,止住了脚步,目光紧紧盯着前方一群身着黑色劲装、手执乌黑短枪的人。杨远和王五玲不明所以,望向杨非秋。只听杨非秋喃喃道:“铁禅门,果然也来了……”闻得此言,杨远也有些激动,驻目望去。

几个黑衣人也注意到了三人,扫了一眼杨远手中所执乌黑短枪,便不再看向他们,铁禅门以铸造兵器闻名天下,这种短枪流传至门外并非稀奇。只是自顾自闲聊。

杨非秋站着不动,在黑衣人中搜寻了一番,目光显得有些失望。铁禅门的老人,居然未见到一人,面前的铁禅门众人均为精壮的青年。

看见杨非秋反复打量自己这行人,为首的一个黑衣青年对视过来,目光凌厉,拱手道:“我乃铁禅门聂风,不知阁下……”

“聂风?……”杨非秋端详着聂风的面容,依稀看到了故人的眉目,低声道:“你是聂虎的儿子?”

聂风见杨非秋直呼自己父亲之名,一怔道:“阁下认识家父?”

杨非秋点点头,道:“嗯!”居然不再说什么,招呼着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杨远和王五玲,转身而走。杨远和王五玲只得跟上。

几个铁禅门弟子挺身欲拦阻,被聂风伸手制止。

聂风盯着三人的背影,好像在回忆什么似地,伫立在原地,半晌未动。聂风的记忆力超越常人,杨非秋的面庞虽然苍老了一些,但是记忆中有一个和自己父亲交好、经常与父亲在一起饮酒的人的面庞,却是与之非常相似。这个人在自己年幼时,还时常带自己去捉鱼、放风筝……

“杨非秋,姑父……”聂风喃喃道,脸上浮现出一抹奇异之色。本想派人将已混迹于人群中不见踪迹的杨非秋请来,但踌躇一下,还是没有这样做。

聂风叫过身边的几个黑衣青年,与他们低声商量了好一会儿。一位身材瘦长的青年依命写好一小卷字条,将字条放进随身携带的一只信鸽的脚管中,然后放飞了信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