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极限撩惹!邵爷的白月光又疯又野》全文阅读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极限撩惹!邵爷的白月光又疯又野》,它的作者是三重楼喻,主角是沈轻言邵煜深。简介:作为沈家唯一的继承人,沈薄言在童年时期,与沈轻言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有些龃龉。但却也不至于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毕竟沈家目前虽然从商,但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大院里的老牌家族,都是要脸的。除非沈薄…

小说《极限撩惹!邵爷的白月光又疯又野》全文阅读

《极限撩惹!邵爷的白月光又疯又野》第9章 拿我当亲弟弟?

作为沈家唯一的继承人,沈薄言在童年时期,与沈轻言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有些龃龉。

但却也不至于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毕竟沈家目前虽然从商,但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

大院里的老牌家族,都是要脸的。

除非沈薄言这个婚生子是个残废,否则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私生子来继承家业。

沈薄言低眉从导购手里拿过一条手链,递给身旁的女子,示意她试戴一下后,才转过头。

“是邵公子啊。”

他看到沈轻言的时候,眸光微微闪烁一下。

“看来邵公子跟轻言关系不错。”

邵煜深抬手摸了摸沈轻言后脑,笑着说道:“看他顺眼,拿他当自己亲弟弟看的。”

沈轻言:“……?”

沈薄言倒是意味不明的扫了二人一眼。

“你们先忙吧,我再陪云绘逛逛。”

邵煜深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此时沈薄言身边的女人并非是哪个床伴,而是正经未婚妻。

“行,那你跟嫂子先忙着。”

沈轻言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见两人话说完了,抬脚就走。

“哎,等等我。”邵煜深急忙跟上。

这边柜台上,楚云绘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钻石手链,眼中的喜悦溢于言表,“真好看。”

沈薄言点点头,把卡递给导购。

他少言寡语,与沈轻言一样,性子很冷淡。

即便是与未婚妻一起逛街,也不怎么说话。

楚云绘独自在一旁没话找话。

“薄言,刚刚那个……是你弟弟?”

沈薄言没说话。

楚云绘又继续说道:“我看他跟邵煜深关系不错,他之前不是出国了么?”

其实她对沈轻言是有些好奇的。

她也在京大读研究生,与沈轻言还是同专业。

不出意外的话,沈薄言这个弟弟入学之后,应该是她的学弟。

此话一出,沈薄言脸上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厌烦。

“没话说就别说。”

楚云绘脸色瞬间苍白,抿着唇沉默下来。

沈薄言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哪里不对,继续为未婚妻挑选首饰。

豪门联姻,即使楚家的家世要比沈家差一些,面子也要做足了。

“以后在我面前,不要提他。”

楚云绘咬了咬唇角,“好……”

——

与此同时,沈轻言和邵煜深已经走出去了老远。

沈轻言语气里没有一丝起伏的问道:“拿我当亲弟弟?”

“那是说给沈薄言听的。”

邵煜深轻哼,“你要是我亲弟弟,我还不稀罕理你呢。”

谁知道听了这话,沈轻言并没有生气,反而颇为认同的点点头。

“说的也是。”

邵煜深给自己置办了不少行头之后,又转头问沈轻言。

“真的什么都不要?”

“说了不要。”

“啧。”邵煜深感叹道:“你跟你妈,还真是一点都不像。”

沈家是要面子的,就算是在外面有女人,也绝不会闹出私生子来。

但沈轻言的生母就挺牛逼的,竟然能偷偷的把孩子生下来。

等沈家知道的时候,孩子都已经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了。

说句牛逼,一点都不为过。

“嗯。”沈轻言应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中途魏霞又给他打了个电话,沈轻言没接,但消息很快又发过来了。

【妈:你跟人家要好好相处,收一收你的脾气,知道吗?】

沈轻言眸中有暗光一闪而过,把手机关了静音,直接揣回兜里。

邵煜深还在兴致勃勃的选餐厅,手机突然也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也没在意,当着沈轻言的面,就接了起来。

可刚听了一句,他脸色就变了。

“什么?行,我知道了,当时出事的时候,我就在DK,但没看到凶杀现场……好,我马上去。”

电话挂断,邵煜深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

“艹!”

沈轻言难得对一件事感兴趣,主动开口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邵煜深抬手按了按眉心,说道:“上回在DK杀人的凶手又作案了,就在刚才,用的是同样的杀人手法,一刀封喉,目前怀疑是连环杀人案。”

沈轻言:“???”

邵煜深抓了抓头发,“烦死了!老子休假呢!”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沈轻言问道。

邵煜深虽然在体制内,但却依然在军方部门工作。

像这种案子,跟他八竿子都打不着。

“跟我关系大了!”

邵煜深说道:“本来我这次回京城就是跟鉴查处有个联合项目,最近挺敏感的,又出了这种事……艹!”

沈轻言蹙着眉,一声不吭。

邵煜深满脸烦躁。

他今天好不容易把人给弄出来,还打算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呢,结果又闹出这事儿来!

想了想,邵煜深为难的看向沈轻言。

“要不然,你自己先……”

话还没说完,沈轻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突然看着他。

邵煜深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沈轻言低声开口,“我跟你一起,你去忙,我在外面等你。”

“……?”邵煜深诧异道:“你中邪了?”

这小孩今天能跟他出来,就已经不容易了,这会儿竟然这么好说话?

沈轻言摇摇头,把魏霞刚刚给他发的消息找出来,递到邵煜深面前。

“我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现在没地方去,也不想回家。”

邵煜深:“……”

沈轻言甚至都不需要刻意装可怜,就这么睁着眼睛看他一眼,就让邵煜深心尖颤了一下。

他只是稍微犹豫了那么零点零一秒,就果断说道:“行,你跟我一起去吧。”

沈轻言垂下头,跟在他身边走着。

他看着实在是清瘦,在低头的时候,后颈处有一节颈骨微微凸出,纤细的脖颈仿佛一掐就断。

邵煜深“啧”了一声。

他这些年在国外吃了多少苦,才瘦成这样啊……

到了车上,沈轻言淡淡的问道:“现在去哪里?”

“鉴查处。”

邵煜深说道:“这个案子的嫌疑人是高手,而且连犯两起命案,现在已经归鉴查处管了,但现在鉴查处高层不在京城,就直接落我手里了。”

他这边跟鉴查处的联合项目属于机密,所以邵煜深并没有提起。

但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