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宁不凡叶辰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经典热门小说《蝉声且送阳西》 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雨落竹冷的代表作,主角是宁不凡叶辰。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妨,”宁不凡一脸傲然:“我相信那般风华绝世之人,不会为难我一个傻子,我最忧心的是若遇到了听雨轩的女子,如何才能拐骗…咳…如何才能交上朋友,毕竟我也是爱好琴棋书画的淡雅之人。”二人边走边说,……

宁不凡叶辰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蝉声且送阳西》第4章 深陷算计 免费试读

“无妨,”宁不凡一脸傲然:“我相信那般风华绝世之人,不会为难我一个傻子,我最忧心的是若遇到了听雨轩的女子,如何才能拐骗…咳…如何才能交上朋友,毕竟我也是爱好琴棋书画的淡雅之人。”

二人边走边说,朝着天风国最近的城池方向行进,身后小七紧紧跟随。刚越过了一片湍急溪流,跃然眼前的是一片空旷田野,残阳如血,醉卧林深,迎头赶来的是朦胧的月。

走了许久,这位尊贵的公主也有些累了,丝毫没有顾忌礼仪形象,坐在了一片碎石上歇息。

“现在已经走出山脉,”姜格指着远方的轮廓,“那儿,就是白玉山,柳村就是隐藏在白玉山腰处,当时我为了找到你们那个村子,可是用了许久的时间,不过,一人一生只能进去一次,若是出去,便再也没有机会进入那里了。”

宁不凡抬眼望去,只见仙山巍峨,轮廓分明,夜空里刚降下的几颗陨星更是将仙山衬托出一股超凡脱俗的气息。

“排行第六的不可知之地呢,是什么?”沉默许久后,他还是打算继续探听前面未聊完的话题。

“……”

没有人回答,他转身看去,美丽的女子悄然睡去,半趴在一大石头上,秀发遮面,呼吸均匀。那头名为小七的狼紧紧贴着她的身子,趴坐在脚下。

累坏了吧,他哑然失笑,将裹着的的外衣褪去,轻轻披在这位天风公主的肩上,后退几步,寻了个小石墩坐下,托腮望着天空的点点繁星,若有所思。

天微微亮。

远处传来繁杂的马蹄声,惊醒二人一狼。

一股铁甲黑色重骑踏着沉重的马蹄声迅速向二人靠拢。约莫三十多人,这股骑兵行进整齐,远处烟尘弥漫,染上一股肃杀之意,即便以未见过骑兵的宁不凡来看,这也是训练有素的精英死卫。

“公主殿下。”

为首将领下马单膝跪地,低头高声喝道:“末将来迟,请治末将死罪!”

这是一铁血汉子,肌肉横扎,脸上有一条从眼睛下方到嘴角的狰狞伤疤,着实令人心惊。

姜格面色柔和,连忙扶起汉子,轻声道:“胡将军,你自小看我长大,也知我并非刻薄之人,又何必这番作为,柳村毕竟是一个不可知之地,此间情况复杂,你能及时赶来!我心甚慰,怎么能仍对你心怀芥蒂。”

胡将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殿下,此地不宜久留,自殿下入柳村,不足半日,我们便遭遇三番伏击,皆是作寻常强盗打扮,实则是训练有素的军中精锐。”

“二虎,你带一半精锐,护送公主先行离去,暂回江北城,我留一半人马去探明敌情。”

江北城是天风与北沧交界处一孤城,四周皆是伏兵,此时去江北躲避是最好的选择。

“遵命!”

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跃下马,把马牵到姜格身边,恭敬说道:“殿下请上马。”

姜格转身看了眼毫无波澜的宁钰,略带思索,又向胡将问道。

“那些,强盗打扮的军士,与我皇族玄甲黑犀营相比如何?”

“怕是不遑多让。”胡将冷声回道:“这次公主殿下前来寻访奇人,过往路途皆由皇族铁甲黑犀营层层把守,明面上的守卫便有四五百人,暗地里的一流高手人数也暗藏数十,可……就在这层层把手下却有百余人,忽然出现这荒无人烟之处,殿下必经之地,此事甚是蹊跷。”

他冷哼一声,森然道:“此间事了,末将必深查其中缘由,殿下不必忧心,末将必将护卫殿下安危!二虎,牵马过来。”

宁不凡俯身将耳朵紧贴地面,仔细倾听。

“胡将军。”他轻声喊了一句。

胡将也是久经战阵之人,自然知道面前的公子哥在做什么,他挥挥手,二虎领会其意,连忙将耳朵紧贴地面,一些纷杂马蹄声入耳。

“这声音,是轻骑!”

有轻骑在四面八方迅速靠拢,人数未知。

“若现在分散逃离,必死无疑,凝聚起来冲击一处,尚有一线生机。”

宁钰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意说着这些话语,仿佛此事与他的性命毫无关系。

“不可耽搁。”胡将唤来一人让出马匹交由宁钰。他深知,此番正是寻找此人,才会遭遇如此险地,此人很重要,必须保其性命无碍。

“宁公子不怕?”尊贵的公主并无丝毫畏惧之色,她骑在黑色铁骑战马,并无生涩之感。

宁不凡抚摸着黑马锐利的绒毛,他摇摇头:“刚刚倒是不怕,毕竟事已至此,怕也无用,而现在,我确实有些怕了。”

“为何?”

“我不会骑马,若是等会儿厮杀起来,可能会摔死。”

……

“在天风国境内,行刺姜王之女,天风国公主。扰我天风边疆,踏我国土,这是凌辱!”胡将铿锵一声拔出佩剑,仔细用手磨砂,感受剑刃的锋利冰寒,目光一闪:“好大的胆子!”场面寂静无声。

他挥剑向上声音森然彻骨:“这群不知所谓的乌合之众,竟然胆大包天的想合围我玄甲黑犀营?哈哈!他们不知道我们各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勇士吗?狭路相逢,勇者胜!唯有战争!让我们便从绝路逢生,众将士!可愿随我杀出一条血路!?”

“末将愿死战!”

“末将愿死战!”

“末将愿死战!”

层叠的壮言从数十人口中嗷嗷叫喊出来,他们胸怀激荡,热血激昂,恨不得敌人马上过来将之杀的七零八落。

好家伙,宁不凡眼皮微跳,这姓胡的将军绝对是个不得了的狠人,虽深陷算计,却想着用三十几人包括他自己的生命杀出一条血路,眼下士气已经被他廖廖几句话燃起,即便现在有安全撤退路线,这群烧红了眼的玄甲黑犀重骑兵也绝不会后撤一步。

三十几骑闻风而动,朝北方冲去,那是江北城方向。

不多时,前方出现一股轻骑,约莫四五十人,为首之人衣裳敞开,坦胸露腹,脸带狰狞之色。

“杀光他们!”

“嗷呜。”一群贼人怪叫着向胡将等人冲来。

轻骑速度极快,一晃眼,两拨人马相交,金戈交加,兵器近身交接,发出磨耳嘶响。胡将一马当先,一剑横胸斩杀一匪徒,错身半提马缰,便与匪首交上了手。

似慢实快,两批人马刚交汇一处便有十数人倒下,每个人都悍不畏死,铁甲黑犀重骑仗着防具精良,占据着些许优势,一冲之下,反倒让被保护起来的宁不凡和姜格冲出了包围,他们身旁的二虎急声道:“二位向北走,此地离江北不远,半日可到。末将回身相助胡总兵。”

说着,他招呼着冲出的人马再次调转马头回身冲去。

又一股尘烟升起,他们的后方再次出现一波轻骑,向两拨人马冲来,足有数百人。

姜格声音略微颤抖:“宁公子,你我快走,不能辜负胡伯伯一番心意。”

所幸,玄甲黑犀营的马匹皆是经过训练的良驹,浑身铁甲束缚,套上马鞍,便可供人驱使,即便从未骑过马的宁不凡,也可稳妥驾驭。

“停下,”宁不凡双眼微眯,他最后望了眼远处已被朦胧尘烟里陷入重重包围的玄甲黑犀营,这些热血男儿不知经过此役能活下几人,或许连带那位刚猛的胡将和二虎也会一同命丧荒野。

“你可知为何,那些人紧紧咬住胡将,二虎他们,却放任你我二人离去?”他意有所指。

“走,往西。”他拍拍马头,黑马领会其意,调转方向加速前进。

“北方才是江北城,我们往西?那是北沧国领地。”姜格望着渐远的一人一马,高声呼喊。

“你若想活下来,就听我的,稍后与你细聊。”

小说《蝉声且送阳西》第4章 深陷算计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