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803怪奇调研所》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悬疑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亖天工的一本新书《803怪奇调研所》,这本书的主角是万奇童向南。简介:“我妹妹现在怎么样?”马西风关切地问。“不妙。”吴友德面色少有地凝重,“一般的邪祟,在锁符镇压下,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消散。现在看来,缠上她的,不是普通的玩意儿。实话实说,我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帮帮我!…

完整版《803怪奇调研所》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803怪奇调研所》第8章 客气点

“我妹妹现在怎么样?”马西风关切地问。

“不妙。”

吴友德面色少有地凝重,“一般的邪祟,在锁符镇压下,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消散。现在看来,缠上她的,不是普通的玩意儿。实话实说,我没遇到过这种状况。”

“帮帮我!”马西风双手攥拳,两眼通红,“她是我唯一的亲人。”

吴友德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帮你,可是兄弟,隔行如隔山,我没那本事啊。

这样,我再替她加一道‘锁’,或许能暂时保住她的灵台意识不会被邪物侵蚀。

你尽快带她去找专业人士吧,一定要快,晚了我怕……”

说话间,他已经掏出了一张黄纸,小心翼翼地对折起来。

车厢门忽然被打开。

门外,乌压压站着五六个乘警和乘务。

看这阵势,万奇直觉不对,上前一步问什么状况。

话音未落,一个身高马大的乘务就大声喝斥:

“少废话,都站在原地不许动!”

“你什么意思?!”万奇也抬高了调门。

他不是轻易能被唬住的人,更擅于见人下菜碟。

这种情况下,以什么态度应对,主要是看对方身上披着什么样的‘皮’!

那乘务又一瞪眼,却被一个黑脸的中年乘警拦了一把。

中年乘警之前‘检票’的时候见过。

他先是侧脸朝马兰看了看,平和地问:

“这姑娘怎么样了?好点没?”

“本来还行,现在,快被你们这位小同志的威风给吓死了。”吴友德悻然道。

这不符合他油滑的性格。

之所以是这种态度,是因为,男乘务猛不丁那一咋呼,惊得他手一抖,把黄纸给撕裂了一道口子。

“我是这列车的乘务警长,郑大龙。还是先把病人送医务室吧。”

郑大龙扫了一眼车厢内其余三人,“你们,也都跟着来一趟。”

万奇和马西风同时看向吴友德。

吴友德闷哼一声:“去吧。”

马西风拒绝了想要上前帮忙的乘务,自顾背起马兰率先走了出去。

吴友德慢悠悠走在最后,低声对万奇说:

“这趟是单位出差,我只带了两张符纸啊。”

万奇只能是无奈叹息。

老吴不止一次说过,他有一手特殊的能耐,从不轻易展露。

这次,他总算是小露了一手。

虽然还不知道‘锁家’‘锁符’是怎么回事,万奇却早已留意到,吴友德先后拿出的两张巴掌大的黄纸,看似普通,仔细观瞧,上面却有着金色描画的细密纹路。

如果这黄纸真能镇邪,第二张现在被撕破了,失去了作用。

就马兰如今的状况,可就更加不乐观了。

经过之前的硬座车厢,老棉袄和白衣人,以及那个从头到尾没看清样貌的小孩儿,已经不在了。

到了警务室,郑大龙先让人叫医务替马兰查看。

马西风忍不住低声问:“老吴哥,我妹子她?”

事到如今,老吴也只能告诉他,没了符纸,现下自己也是黔驴技穷,不过让他不必太担心,自古官差都受紫微星庇护,刚直不阿的差役身上更是有浩正罡气。真要是邪祟作乱,倒是也能护她一阵。

马西风关心则乱,只是点头。

万奇却听出些‘玄机’。

不禁扭头问:“什么叫‘真要是邪祟’?你,确定有邪祟?”

吴友德横了他一眼:“你啊,还是病得厉害。

我们是不是在出差?

是不是中途遇到了事?

遇到了事,要么置身事外袖手旁观,要么,就是参与进来;

你我,现在可以说是莫名其妙参与进来了;

咱现在该干什么?

是凭本事能耐把事儿蹚平了?

还是懵逼到底最后做大冤种任凭什么结果都擎受?

要我,这两样我都不选。

我只插科打诨,明哲保身!

你居然还关心是不是真的有邪祟……”

万奇和他对视片刻。

两人同时点头,同时低声道:“回头我们得好好聊聊。”

“谁允许你们交头接耳的!”之前那个身高马大的乘务陡地冲到跟前吼道。

马西风微微抬起眼皮,冷声道:“我怎么这么烦你呢?”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马西风身子一绷,想要起身,被万奇一把按住。

吴友德同时起身,冲对方点头哈腰地讪讪道:

“兄……同志,我前列腺不咋好,想,嘿嘿,想上个厕所。”

那乘务年轻,火气盛,本是有些跋扈的。

可就在万奇按住马西风的时候,他对上了万奇的眼神。

原本嚣张的气焰,竟霎时灭了七分。

这个看着斯斯文文的小子,貌不惊人,可看他那气势,怎么像是如果自己敢抗拒他,下一秒,他就会冲上来把自己整死似的?

虽不自认,但他的确被万奇眼中瞬间透出的凶狠吓到了。

吴友德一说要去厕所,恰好给了他个台阶。

他倒退了半步,转向郑大龙:“郑哥,我带他去厕所啊?”

郑大龙抽了口烟,忽地嗤笑一声,对他说:

“以后对人客气点。”

随即起身,却是冲万奇勾了勾手:“跟我到隔壁聊两句吧。”

小办公室内,郑大龙把之前收取的身份证递了过来:

“我们已经查证清楚,你和吴友德,这趟只是普通的公职出差。”

他一抬眼皮,话锋忽地一转:“那个纸人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

万奇秒回道。

郑大龙一扬下巴:“说你知道的,详细说说。”

“是这样……”

郑大龙问的算是直接,万奇也不含糊,也不刻意隐瞒什么,只平铺直叙把看到‘腿儿姐’的情形说了出来。

“你说,你亲眼看着她爬到上铺;然后,你就出去买饭了?”

郑大龙点了根烟,“呼……你去买饭前,吴友德喝酒了吗?”

“没确认过。”万奇摇头。

“那也就是说,你出去前,吴友德没喝酒;但是不排除在你去买饭期间、吴友德因为喝酒犯迷糊,真人换成了纸人……那,马西风呢?还有马兰?他俩是后补的卧铺票。他们去车厢的时候,你在哪儿?”

“买饭啊!”万奇平静地回答道。

之前他和老吴已经给马西风打过掩护,郑大龙此时只是核对细节。

万奇似乎真没撒谎,只是,‘遗忘’了在去餐车前的一小段记忆。

真要被查出猫腻,较真的话,相信他的主治医师冷慧兰也可以作证

——他万奇有病,的确存在间歇性失忆的可能。

烟雾缭绕间,郑大龙和万奇对视片刻,突然用带有几分惋惜的口吻道:

“你不是法盲,应该知道,携带、运输某些个违禁品,超过一定的数量,量刑会多重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