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最是情深不负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小吓信腾完结版

小说最是情深不负你主角是小吓信腾,主要讲述了:陆漫又一次在搞卫生的时候,摔在了地上。这一次,情况比任何一次都严重,因为她正好踩着凳子在擦玻璃。凳子大概是被人破坏了,陆漫踩上去没一会儿功夫,就从上面摔了下来,头重重的磕在墙角上,鲜血汩汩的往外冒。等…

最是情深不负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小吓信腾完结版

《最是情深不负你》免费试读第17章 哀莫大于心死

陆漫又一次在搞卫生的时候,摔在了地上。

这一次,情况比任何一次都严重,因为她正好踩着凳子在擦玻璃。

凳子大概是被人破坏了,陆漫踩上去没一会儿功夫,就从上面摔了下来,头重重的磕在墙角上,鲜血汩汩的往外冒。

等韩管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陆漫用来堵伤口的毛巾,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韩管家急急忙忙安排人过来给陆漫止血,家庭医生简单的给陆漫贴了个疤,有头发挡着伤口,如果看的不仔细,根本不知道,陆漫还受着伤。

韩管家有心给陆漫放假,可没多久的功夫,就接到了韩律城的电话。

韩律城:“让那个女人接。”

管家将电话递给陆漫,“少爷的。”

陆漫不想接,可韩管家一直举着手机,根本不给陆漫做选择的机会。

最终,陆漫接了电话。

“喂……”

“别墅的卫生搞干净了吗?”韩律城劈头盖脸就问卫生的事情,陆漫额头上的伤,抽痛的厉害。

但她不习惯撒谎,而且也没有必要,这里是韩律城的地方,他想知道任何事情,这别墅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告诉他:“没!”

“陆漫,你这女人,可真好意思,吃我的,住我的,居然连卫生这种小事都搞不好,你……到底有什么用?”

面对韩律城的指责,陆漫一言不发。

她早就已经习惯了,韩律城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似得指责。

许久没有陆漫的回应,电话那头的韩律城,更生气了,“陆漫,你是死人吗?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陆漫张了张嘴,说出一直以来的事实:“没有意义!”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冤枉你?不给你解释的机会?”

“难道不是吗?”

“你对我有意见?”

“不敢!”

韩律城问一句,陆漫回答一句。

只是每一句话,都能将韩律城气个半死,如果现在陆漫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做出自己也想象不到的事情。

因为是电话,所以韩律城看不到陆漫的表情,他甚至觉得,此刻陆漫在嘲笑自己,所以想也没想,他命令道:“陆漫,过来接我!”

“你……”

“开车过来,我记得你有驾照的!”

如果前一句话,陆漫觉得韩律城在无理取闹。

那么后一句话,在陆漫看来,就是嘲讽,就是侮辱。

陆漫笑了,心里痛极的回答,“韩先生是在侮辱我吗?让一个瘸子接你?还是你想看着我车毁人亡?”

“陆漫,你……”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挂了!”

陆漫不想再听韩律城的声音,她掐断了电话,将手机还给韩管家,“谢谢您!”

礼貌的话语,让韩管家愣了一下。

其实这段时间和陆漫相处下来,他觉得陆漫这个人,真的不坏。

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她除了不说话,其他方面都挺好的。

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好的人,偏偏雇凶撞人。

一想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已经躺了五年的舒静,韩管家又将自己流露出来的那一点点同情心,全给挤了回去。

这个女人,一定是伪装的!

“陆小姐,你当初答应了少爷什么样的条件,你应该清楚,所以……您最好不要违背少爷的意思,这对你没有好处。”

韩管家公式化的话语说完,转身离开。

至于韩律城,在被陆漫挂断电话之后,当场就砸了手机。

和他一起的江庆离差点被他吓死,“我说律城,这手机也没得罪你,你摔了它干嘛?”

“你这是在为它打抱不平?”韩律城看向江庆离,双眼迸射出一道寒光。

“什么啊,一个手机而已,又不是摔不起!我是听说,你将你儿子接回去了,怎么样?父子关系相处的如何?”

江庆离不说还好,一说韩律城更生气。

来家里这些天,韩千烨也就是他儿子,除了喊他韩先生,喂,就没喊过别的称呼。

他快要被气死了。

也恨陆漫的绝情,居然给那么小的孩子灌输他很坏的思想。

要不是这样,孩子怎么会不认他这个父亲?“

“不说话,就是不好咯!想想也是,你们这父子关系,也算是半路父子了,人家排斥你也正常。不过律城,陆漫……”

江庆离提到陆漫,立刻换来韩律城一番怒瞪,“你想做什么?”

江庆离:“我说律城,你要不要反应这么大?我就提一下陆漫的名字,我又没说做什么,再说了,我能做什么?人不是都在你家里?”

“你怎么知道他在我家?”韩律城抓住问题的关键所在。

糟了!

他这猪脑子,怎么就将这么重要的事儿,给说出来了。

“那个……也没什么,我就是好奇,所以查到了一些东西,说实话,律城你对一个女人,未免也太狠了吧?当年在……”

江庆离从韩律城说陆漫给他生了儿子,就开始调查陆漫了。

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才知道,原来韩律城这么狠。

不仅亲手将人送进监狱,还安排人五年来不间断的欺负陆漫。

好几次,都差点将人给打死了。

孩子也是在受重伤之后,才被发现的。

江庆离看到那报告,都觉得触目惊心,想想都觉得可怕。

“我狠?那女人更狠,我公司的机密文件就算了,可她凭什么动舒静?舒静要躺医院躺一辈子,她呢?五年牢而已,现在不是好好的出来了?”

韩律城愤怒的说着。

“可你也不能……”

“你这么护着她,是为了什么?看上她了?”

韩律城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这个。

在他看来,江庆离根本不可能随便同情一个女人。

除非,这个女人有让他高看的地方。

可陆漫还有什么?

陆家早就和她断绝关系了,就算不断绝关系,陆家他瞧不上,江庆离也一样。

至于陆漫本身,他承认,曾经的她或许有些商业才华,可她现在的身份证,连银行卡都办不了,根本没办法钱生钱。

“你胡说什么?我看上她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算了,你自己都无所谓,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