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最是情深不负你》全章节在线阅读

火热小说《最是情深不负你》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小吓信腾,主要讲述了:“跟你回去……”陆漫重复了一遍韩律城的话,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韩律城,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所以舒静回来,你不急着陪她,反而拼命在我面前找存在感?”韩律城怔了一下。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人说这种话了。上一…

已完结小说《最是情深不负你》全章节在线阅读

《最是情深不负你》免费试读第23章 他欠她一条命

“跟你回去……”陆漫重复了一遍韩律城的话,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韩律城,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所以舒静回来,你不急着陪她,反而拼命在我面前找存在感?”

韩律城怔了一下。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人说这种话了。

上一个是江庆离。

而现在……是陆漫。

他……

韩律城心底,只是闪过某个想法,立刻反驳似得开口,“你别想的太美,我喜欢的只有……舒静!”

陆漫:“所以呢?”

韩律城:“我来找你,是因为你还欠我三个亿!陆漫,舒静的事情,就像你说的,我可以不计较了,但你害我损失三个亿的事情怎么算?我韩律城也不是慈善家,你知道我的性格,在商场上,只有我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我!”

陆漫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提这件事。

她面色平静,且没有半点惊讶的问韩律城,“是不是我还清那三个亿,就可以还我自由?”

韩律城知道陆漫现在的条件,别说三个亿,就是一百万块,她大概都拿不出来。

“没错!”

“壮壮也会还给我?从此不干涉我的自由,也不出现在我面前?”陆漫继续问。

这一次,韩律城有些迟疑。

“韩先生的承诺,也不过如此!”陆漫嘴角多了一抹嘲讽,“说到底,还是大气不足,小气有余!”

韩律城被陆漫这么一激,立刻答应了,“是,只要你还我三个亿,这三个亿,不能是别人给的,必须是你自己亲手赚的。”

他必须排除遗产继承,或者赠予这种事情的存在。

现在的陆漫,靠自己的双手,根本不可能赚到三个亿。

“这你可以放心,陆家的法定继承人序列,已经排除我,我也不认识什么能轻易赠予我三个亿的人。搞不好,我这辈子,都要成为你的‘奴隶’了!”

陆漫将奴隶两个字,咬的极重。

韩律城心底,突然生出巨大的不安。

因为陆漫的态度,也因为她现在的表现,极力想逃离自己。

“韩律城,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如果我跟你回别墅,对你心爱的女人舒静来说,是多大的打击!”陆漫再一次提醒韩律城。

“伴娘!”韩律城嘴里吐出两个字,又补充,“我让你当我和舒静结婚的伴娘。”

在韩律城说出让陆漫当伴娘的那一刻,陆漫心底抽痛的厉害。

她强忍住所有的疼痛,冲韩律城露出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笑容,“可以!不过我也有要求,你们的婚礼,必须要等到三个月以后,我现在身体状态这么差,皮肤不好,还瘦,穿伴娘服肯定不好看,给我三个月时间,让我好好养养,到时候说不定还能艳压一把舒静。”

韩律城想也没想就点头,“好!”

“韩先生,现在很晚了,我想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行吗?”

陆漫说完,韩律城也松开了她。

陆漫去酒店前台拿备用房卡,结果被告知房卡已经被韩律城拿走,再也没有备用的房卡了。

就在陆漫准备去喊壮壮开门的时候,韩律城递给服务员一张身份证,“开一间房。”

房卡韩律城直接递给陆漫,陆漫看了他一眼,拿着房卡上了楼,却没想到,韩律城跟着一起上楼,然后进房间。

“你……”

韩律城一脸嫌弃,“一张身份证开一个房间,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你……”

陆漫气的就要出去。

韩律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走吧,去喊壮壮,不过我们在外面闹那么大的动静,他都没起来,不知道你现在去敲门,他会不会起来?

不管会不会,等你一出去,我就不会再开门了,到时候在外面冻一个晚上的,可是你!”

韩律城说话,给陆漫的感觉,就是小人得志。

偏偏他说的,又句句在理。

她如果出去,只要叫不醒壮壮,就要吹一夜的冷风。

陆漫马上就要自由了,没必要为了人渣丢掉性命。

她不能出去。

哪怕就这么和韩律城挤在一个房间。

见陆漫久久不动,韩律城脸上多了一抹窃喜。

很快,他掩饰好自己的笑容,率先爬上了房间里唯一一张床。

陆漫一开始打算睡沙发,可不知道怎么,就是找不到空调遥控器,房间冷飕飕的,她本来穿的就不多,最终只能选择和韩律城在同一张床上。

一夜,陆漫几乎未合眼,可韩律城却睡的香甜。

一个晚上,连身都没有翻一个。

手机陆漫隔着口袋里握在手心无数回,可她不敢拿出来看,怕被韩律城看到她在赚钱。

如果是韩律城,他一定会阻止。

陆漫隐忍了一夜,直到天亮,韩律城去旁边房间找壮壮,陆漫才拿出手机看股票。

此时,股票已经收市,庆幸的是,陆漫买的那十几只股票都没有问题,还是上升阶段。

陆漫长长的松了口气,收起手机,刚好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她一开门,壮壮和韩律城都在外面。

父子两个,大约已经交流过了,虽然互不理睬,但目光都在陆漫身上。

韩律城:“早餐,吃完了,再回别墅!”

陆漫接过早餐,这应该算是他们三个人第一次意义上的早餐。

陆漫面无表情,壮壮也是。

反而是韩律城,一脸轻松地样子,似乎在享受早餐的过程。

吃完饭,他们三个人回韩家别墅。

路上,壮壮也没有问陆漫为什么回去,只是紧紧拽着陆漫的手,像是在给她鼓励一般。

陆漫回握住他的手。

只要三个月,三个月后,她就带壮壮过新生活。

陆漫回韩家,对韩家所有人来说,无疑都是一场地震。

欺负过她的佣人,还有等着结婚的舒静。

特别是舒静,陆漫此刻回来,最打脸的就是她。

所以,她恨极了陆漫,卯足了劲儿,要找陆漫的麻烦。

招数还是老招数,舒静以为战无不胜的,这一次在陆漫身上,一点作用也没起。

她根本不出房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躲在房间里。

哪怕吃饭,也只让韩管家一个人送。

舒静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她和韩律城提了好几次,让陆漫出来吃饭,一起聊天。

可就连韩律城也说随便陆漫,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劝说无果,哭诉也无果,就连婚期也硬生生的被推后了一个月。

舒静几乎要被气死。

趁着韩律城不在,舒静在房间里,砸了一房间的东西。

等她砸完,保姆进了房间。

关上房门,保姆成了表妹。

“表姐,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这样就不怕韩律城生气?”

“我让他生气?他才是真的让我生气。现在让陆漫回来是什么意思?你知道那些下人们都是怎么说的吗?都说我还不如一个坐了牢的女人,我的脸全丢光了!都是陆漫,都是她!”

舒静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够了,舒静!你马上就是韩律城的夫人了,你何必跟她计较,她再不济,也就是个小三。”保姆道。

“小三怎么了?小三也有了儿子,我呢?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

“嘘,你小声点,这件事不是说了,不许再提!你要怪就怪你当年太贪玩,年纪轻轻就流了孩子,以至于不能生育!”

“这怪我吗?那些人不是你给我介绍的?”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了,保姆开口:“行了,我们都别说了。要是被韩律城知道,我们都别想过好日子!”

舒静也想到了这一点,很快不吵了。

只是,她们都没注意到,窗帘后,一个一闪一闪的冒着红光的东西,正在运转!

……

舒静一直抓不到陆漫的把柄,加上婚期越来越近,舒静就算有心,也没有精力。

舒静忙着婚礼,陆漫忙着赚钱,偶尔还要应付不知道什么时候抽风,要见她的韩律城。

很快,离韩律城和舒静婚期越来越近。

这段时间,韩律城终于不来烦陆漫了,别墅里也难得再见他的身影。

不过每天给陆漫送饭的韩管家,总会有意无意的透露一些韩律城的消息。

比如韩律城最近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再比如,他到现在,都没和舒静睡在一个房间。

陆漫内心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从不回应韩管家的话。

特别是最近,陆漫已经开始收网了,将投在股市的钱,一笔笔的退出来。

韩律城又找江庆离喝酒了,两个大男人,一开始什么话也不说,渐渐的酒精一上头,就开始说真心话了。

“祖宗,我跟你说,陆漫真的是宝藏,比那个什么舒静强多了!

不是我说,一个女人,除了整天哭哭啼啼,再就是打电话告状,还能干什么?”

江庆离真的喝醉了,要是清醒的时候,他一定不敢说这些话。

“陆漫……厉害……真厉害!”

江庆离一边说,一边笑。

他借出去的五千万,昨天终于有了结果,比约定的三个月,还早了几天。

数额也翻了几倍,不是约好的一亿,是一亿三千万。

另外三千万是陆漫让江庆离帮忙做新身份,江庆离答应了,陆漫是人才,能赚钱。

三个月,等于三个月让他赚了八千万,算上韩律城的三个亿,那就是三亿八。

三个月能赚这么多钱的女人,真的会为了一朵小白花,做那种蠢事?

江庆离不相信。

“祖宗……查……查舒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