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孟岩小说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悬疑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Ada薇的一本新书《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 ,主角是孟岩。书中主要讲述了:瓢泼的大雨在半夜倾泻而下,雨水拍打在砖瓦片上,偶尔有几声闷雷划过天空,整个村子的灯光都被熄灭形成一种压抑的死寂,嘈杂的雨声和树叶沙沙作响在建筑物里不停回荡。高高耸立的瘦高小楼宛如恶魔一样吞噬了所有生气……

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孟岩小说免费阅读

《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 免费试读

瓢泼的大雨在半夜倾泻而下,雨水拍打在砖瓦片上,偶尔有几声闷雷划过天空,整个村子的灯光都被熄灭形成一种压抑的死寂,嘈杂的雨声和树叶沙沙作响在建筑物里不停回荡。高高耸立的瘦高小楼宛如恶魔一样吞噬了所有生气。

此时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冒着雨朝着小楼疯狂跑去。

他一踏进小楼底下的木头门后就脱下湿透的麻布衫,雷雨还在急切地下着,男人拧着衣物然后迫不及待地穿好,他慌慌张张地瞧着四周紧接着又往楼上走去。

小楼一共有三层,其中只有第三层有类似于窗户的空缺,其余两层都是被砖砌死不透一丝缝隙,男人几乎是摸着黑走在破旧的楼梯上,潮湿的木板吱呀作响在黑暗中有种说不清的阴森可怖,他的心里在打鼓脚步却仍然没有停歇。

直到三楼他终于看到了微弱的光亮。

地面上摆着一堆破家具以及发霉的木头箱,这里原本就是放杂货的,男人适应了黑暗后一步一步走近东北角的一个箱子前,那个箱子很大,但也只有他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不禁露出贪婪的表情轻轻打开了箱子盖。

里面铺满的稻草里藏着一堆珠宝首饰和一包被塑料袋包好的现金。

这是村里的葛二杰偷偷藏的。但是葛二杰前两天死了,这个秘密也只有他知道,要不是某天他悄悄跟着葛二杰来到这里他还不知道这瘪犊子藏了这么些个宝贝,如今这些东西可都是他的了,男人搓了搓手忍不住去掏那些宝贝。

耳边突然炸起一声闷雷令他不自觉颤了一下。

男人觉得有些奇怪,他刚才在雷响的一瞬间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那声音就在他的耳边飘忽但绝不是外面的雨,像是呼吸,又像是一阵阴冷的风,声音转瞬即逝只在他的脖颈处留下一层汗毛。

男人蓦地回过头,空荡荡的小楼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突然感到有些心虚和莫名的恐惧,心里自知这个地方不能久留,他随便在地上找了一个小袋子然后想把宝贝都塞进去,可是当他的指尖触碰到珠宝时却又听见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似刚才而是非常清晰。

是女人的声音。

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唱什么。

声音的来源不知道是从楼下还是从窗外。

断断续续的,却又分不清是在哭还是在笑。

那声音忽远忽近好像就在他身边。

男人被吓了一跳顿时坐在地上惊慌地回过头,周围的建筑还是空荡荡的,然而那唱曲声依然在他的耳边徘徊根本就没停下,甚至在他大口喘气的当口中逐渐变得凄厉,那种刻意压抑的凄厉却更为骇人。

「……往生不来背影常在,害了相思惹尘埃……谁等谁回来……」

尖锐的嗓音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男人颤抖着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他连忙转过身拿起袋子就要把宝贝装进去立刻逃跑,可是就在他回身的那一刻他突然看到窗户处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就这样模糊地站在雨幕前。

身姿妖娆的女人背对着他在轻轻舞着。

咿咿呀呀的歌声好似从天边传过来的透露着隐隐哀伤。

如瀑布般的长发遮住整个身体,男人的眼睛里都是刺目的红,些许是红嫁衣,又或者是红色戏服,那个身影在暴雨和闪电中显得尤为轻薄。

他忍不住大叫一声连宝贝都不要了就拼了命往楼下跑。

他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大声喊着。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都是他们!这都是他们做的!根本不关我的事啊!!!”

男人在黑暗中被脚下的楼梯绊了一下差点摔了个狗吃屎,然而令他恐惧的是,那个歌声非但没有远离反而离他越来越近,就像那个女人此时就跟在他身后一样,他在满目的黑中仿佛被屏蔽了五感只能听到那个歌声,这让他更加害怕得连滚带爬继续跑。

可就在他快要跑到一楼的时候却突然僵在了原地。

身后的歌声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男人颤抖着双腿,因为他看到在一楼和二楼的交接处有一个红色的影子正直直地站在那,如瀑般的长发垂直在地面上,他看到那个人影正对着他慢慢抬起了头。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伴随着闷雷响彻整个东水村。小楼又恢复了最开始的安静,如果有人此时又不怕死地路过此地,他们一定就会看到小楼三层的窗户前正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轻轻跳着舞,她腐烂而又空洞的嘴唇里咿咿呀呀唱着什么。

「……往生不来背影常在,害了相思惹尘埃……谁等谁回来……」

……

孟岩是被噩梦惊醒的。

他又梦到了小时候的事,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三次梦见小时候的事,他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座诡异的坟前,他努力想要爬出去却依旧无法动弹,他还试图看清坟前墓碑上的字却同样看不清。

孟岩看到那个歪歪斜斜步履蹒跚的人再次向他走来。

他这次知道那个人的手里正拿着什么。

满腔的恨意以及惧意令他不停地挣扎。

他感觉自己的双手被什么东西束缚住,当他条件反射挣脱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随后他就猛地睁开眼从炕上坐起来。身边坐着的是大高个简辉,而他的左脸上正隐隐显现出一块红印。

孟岩瞬间就愣住了。

“对……对不起,你还好吗?我不是故意的!”

简辉揉着左脸表情有些痛苦,那道红印显然就是被他打的,而大高个男孩应该是看他在睡梦中不老实想要把他叫起来,却没想到遭了这么一击。

简辉摇了摇头于是对他比划道。

「你做噩梦了,你还在梦中乱叫。」

……?

原来他是说不出话吗。

简辉看他表情更疑惑了想到他可能看不懂手语,他拿出兜里的小笔记本,上衣领口处别着一支圆珠笔,他用笔在纸上又把刚才的话重写了一遍。

孟岩看懂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是啊,晚上做噩梦了,我好像还不太习惯所以就情绪失控了点,不小心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不要紧,但你该起床了。」

孟岩看完那些字后又看向艳阳高照的窗外。昨晚的暴雨把乌云都冲刷了个干净,此时外面大晴天,太阳高高挂起显然时间已经不早,而屋里只有他和简辉两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背包还在肯定都没走远。

他自知耽误不得便立刻从炕上爬起。

走出门的时候还被暖阳晒得恍惚了一瞬。

门外的小道上三三两两站着几个人正在讨论什么,杨明军和唐季也在里面,顺子和老村长似乎起了争执,小翠依旧站在顺子旁边安抚他的情绪,老村长杵着拐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贺芸清也在旁边急得跳脚,唯有王妍妃还是那般冷静的模样。

孟岩疑惑地走近然后就听到顺子大声斥责道。

“我不信这件事跟他们毫无关系!之前还好好的,可是他们才来了一天就出事了!村长您要是再不把他们赶出去说不定村里会出更多事!”

“哎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呢!”唐季果不其然开始反驳:“我跟老杨刚才都解释多少遍了,我们昨晚一直都在房间里睡觉,下那么大暴雨你以为我愿意出去淋成落汤鸡吗?你这个人脑子能不能有点常识!”

“可是你们要怎么解释你们一来梁大叔就失踪了!他以前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我他妈怎么知道!谁管你们谁谁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我看你们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你到底能不能听人好好说话!”

唐季本就脾气暴现在就差跟人动起手来,杨明军立刻好言好语地劝解,孟岩听了半天也大概听明白了,就是村里有个人失踪然后就突然赖到他们身上了。

村里有人失踪,还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说是巧合他是绝对不信的。

孟岩抿着唇上前走了几步。

“顺子哥,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梁大叔,我们就不要跟他们吵了……说不定真的不是他们做的呢?”

“你还向着他们说话,小翠!”顺子愤怒地瞪了女人一眼。

“你也不是不知道梁大叔的为人,如果不是平时有人叫他出去他怎么可能出门,更何况昨天还下着那么大的雨!”

“梁大叔除了贪财就是好色,说不定这帮人拿了什么好处让他出门,再把他杀害也说不定!”

“……你这人说话真就越来越离谱了。”唐季被杨明军牵制住所以无法动手,孟岩听到这话也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个理由真就牵强到离谱。

“顺子小哥,我们都是外来人,根本就不了解这个村子,再说我们也没有理由去杀害一个村民,你说的那个梁大叔我们连见都没见过,他们甚至都不认识我们。”杨明军绞尽脑汁搜刮着措辞。

“要不这样,我们先别吵了让村长来决定,我们可以帮你们找人,但……但希望各位先不要把我们赶出村子。”

“你们到底还想在这里赖到什么时候!”顺子似乎想要把他们赶出去的愿望出奇的强烈。

许久未说话的老村长捋了捋山羊胡子发出一声轻笑,他杵着拐杖慢慢走近几人,先是拍了拍顺子的肩然后客气地对几人说道。

“杨先生,唐先生,请不要动气,我们顺子也是为了村里好,所以说话有些不合规矩了点,请各位多担待。”

“哪里哪里……我们也是理解的。”

“老梁是个光棍,平时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但是跟街坊邻居的关系也都挺好,所以我们自然就对他上了心,而且他每天早上都会去村里的小卖部里买一盒烟草,一直都是雷打不动,只有今天他没有出现。”

“我们去他家等他也发现老梁很久没有回来了。”老村长有些担忧地叹息一声。

“如果能堵住村里的悠悠之口想必也是好的,杨先生,麻烦你了,我们也想尽快找到老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唐季撒开杨明军的手又暗骂了一声晦气,杨明军笑着应了下来,贺芸清翻了个白眼转身拉着王妍妃就回了屋,简辉又拿出他的小本子刷刷地记着什么。

等到村里的几人都相继离开后杨明军的脸色才终于沉了下来。

孟岩在他旁边站了许久才慢慢开口出声。

“杨先生,您也察觉到不对劲了是吧?”

杨明军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那我们还能怎么办,只能答应他们先找,虽然可能又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是怎么失踪的,杨先生您有什么想法吗?”

“暂时还没有,顺子他们也没说,只是一大早就过来跟我们理论,口口声声认定我们就是让梁大叔失踪的凶手,还非要把我们赶出村子。”他说到这里不由得又沉思了片刻。

“小孟,你不觉得那个顺子从刚开始就对我们敌意特别大吗?”

“……”

孟岩当然知道,而且想必他们每个人都知道。

“杨先生,您是说?”

“看来你的直觉是准的。”杨明军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那房子后面的瘦高小楼,在三层窗户的缺口处仍然漆黑一片,他莫名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仿佛里面曾经发生过特别可怕的事。

“先回去吧,让老唐冷静下来再说。”

“好的。”

小说《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