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最新章节,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Ada薇的新书《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 ,这是一本悬疑小说,主角是孟岩。书中主要讲述了:再往前走就不能进去了。老村长把他们挡在了祠堂外——刚才那名老者的确是这个村的村长,他干瘦的脸上依旧笑得和善,贺芸清巴不得拉着王妍妃离得远远的,她刚才在抬棺材的时候整个人都被阴冷的空气刺得头皮发麻。杨明……

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最新章节,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免费阅读

《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 免费试读

再往前走就不能进去了。

老村长把他们挡在了祠堂外——刚才那名老者的确是这个村的村长,他干瘦的脸上依旧笑得和善,贺芸清巴不得拉着王妍妃离得远远的,她刚才在抬棺材的时候整个人都被阴冷的空气刺得头皮发麻。

杨明军跟村长说了几句话后就退了出去。

孟岩直到离队伍好几米远才终于喘了一口气。

“刚才那群人真是太吓人了……你们感受到了吗?我总觉得他们都没有呼吸!”

唐季瞪了贺芸清一眼然后说道:“你瞎说什么呢,现在可是白天,就算乌云黑成这样也是白天,白天那些孤魂野鬼能出来吗!再者你别老这么疑神疑鬼的没意思。”

“我说的可是实话!难道你们都没感觉到吗?”

“我哪有心思感受那玩意儿,刚才那棺材快把我冻傻了!”

“……说起那棺材,我也觉得有些古怪。”

贺芸清抱住双臂不由得打了个激灵,王妍妃悠悠看了她一眼,孟岩听到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说的第一句话。

“村里办丧事的时候就不要讨论这些东西,人都说死者为大,说多了容易惹祸上身。”

“小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声音有些清冷,有点不太符合她年轻的外表。

“按照风水上的习俗,办丧事时一不能说棺材重,二不能乱说话,三不能衣着鲜艳,四不能嬉笑打闹,然而咱们刚才可是把所有的禁忌都看了个遍。”

“如果直到现在还纠结那些没用的话,那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

贺芸清听到她的话先是愣了一下,她和唐季都神色复杂地撇过了头,倒不如说他们根本就是明白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现实罢了。

“他奶奶的,真是晦气!”唐季啐了一口转身看向别处。

孟岩在几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后走到杨明军身边对他小声说道。

“杨先生。”

“怎么了,小孟?”

“你刚才有没有听见有个女人在哭啊?就是在我正前方,有一个女人快到祠堂的时候突然哭了?”

杨明军蹙了蹙眉,他显然对孟岩的话感到诧异。

“小孟,你是碰见什么了吗?”

“……果然你们都没听见是吗。”孟岩强压住心中的恐惧咽了咽口水,他刚才看了一圈都没有人提那个哭声,如此一问果然只有他听见了,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他们不可能没有反应。

“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就是走在我面前的女人,她一边哭一边嘴里还说什么‘太重了……真的太重了’,越往前走她的哭声越大,但是我看了她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她的身体也没有接触到棺材。”

“或许我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的声音随着他的话语逐渐变小,杨明军看了看四周,他上前一步拍了拍孟岩的肩膀,手底下的力度像是在安慰又像是给自己力量,男人的眼神沉重嘴上却很温和。

“别害怕,我们迟早都要面临这些东西,这个世界我们根本无法掌控,唯一能做的就是千万要小心,然后再一起活着回到列车上!”

“你以后就跟着我,我会尽量保护你的。”

孟岩看着他的脸正想点点头,远处的祠堂里突然传来一阵高亢的嗓音,唢呐声再次应声而起,唯一不同的便是又增加了细碎的鼓声以及女人的哭嚎,这个哭嚎与之前听到的又不一样,没有那般撕心裂肺,却显得更加阴沉可怖,伴随着类似于跳大神的唱曲儿在耳边不断徘徊,歌词咿咿呀呀的根本听不出来在唱什么。

孟岩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相信其他人也是。

贺芸清已经堵住耳朵躲在了唐季和简辉的身后。

“他娘的!这地方可真是邪门儿!”唐季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几个人又在祠堂外等了十几分钟那些声音才终于停止。

老村长从远处慢悠悠地走过来,他身上的红色丧服已经脱去,身上穿的是很平常的灰色麻布衣,手里杵着拐杖走得很慢却很稳,他看到六个人站在那还是同样和善地说道。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老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杨明军迅速迎了上去。

“老村长,您客气了,我们并没有等多长时间。”

“年轻人,你们这次来我们东水村,是有什么事吗?”

“啊,我们是旅游文化考察队的,这次来东水村主要是为了考察当地的人文风情,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发展成旅游景点,这里山清水秀我们已经仰慕许久了。”

“哈哈哈,仰慕许久吗?”老村长不由得哈哈大笑:“我们这里偏僻得已经很久没人来了,更别提什么旅游胜地,你们可能要空手而归了。”

“不打紧不打紧,只要您肯收留我们一段时间,我们不会打扰各位的,只是简单做个考察,希望村子能答应我们的请求。”

“好吧,看在你们这么诚恳的份上。”

老村长捋了一把山羊胡子随即往后看去,孟岩看到祠堂方向又走出来几个人,其中有一个长相魁梧的高大男人旁边带着一个女人,女人年龄在二十岁上下,她的手中拿着两个簸箕,他们身上都已经换上最平常的装扮。

男人和女人走近就听老村长对他们说道。

“顺子,这几个人是从城里来的,要考察我们村的环境,将来可能要发展成旅游胜地,这几天就让他们住在你们家吧。”

“……村长,您怎么可以让陌生人随便进村子!您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不安好心!”

“我相信他们说的话,再者,我们村子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村长!我只是——”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虽然是村里人,但也不能让城里人失了面子,到时候落下个招待不周的罪名。”

老村长三言两语就打发了那个叫顺子的男人,孟岩听两个人的对话不自觉皱了皱眉,这个老人跟刚才请求他们帮忙抬棺材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倒不如说太冷静了,思绪也更清晰了,明明他们才刚刚举行了一场十分诡异的葬礼。

这个村子可真称得上是极其古怪。

顺子旁边的女人只是乖巧地点点头。

“那杨先生,如果在村子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让顺子来找我便是,我的家就在村口的东南方向,您也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杨明军或许也是发现了什么不自然只是讪笑着应了下来。

“好,辛苦老村长了。”

顺子不情不愿地打量着他们,他的家离祠堂并不远,最多也只有三四分钟的路程,孟岩到达地方后发现他家旁边立着一座高瘦小楼,小楼依旧乌漆嘛黑的什么也看不清,两栋房子的距离非常相近就像是小楼罩着这座低矮平房,黑压压的一片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孟岩在心里细细琢磨着。

女人把他们领进家门便温柔地说道。

“你们就住这间房吧,两位姐姐跟我到隔壁的房间,我的名字叫小翠,村里一般来客人都是住在我们家,只因为我们家占地面积最大。”她把簸箕放在门口然后用抹布擦拭土炕。

“小翠,刚才那位先生是不是不欢迎我们啊?”杨明军看着她问道。

“你说顺子哥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村里最热情好客的就属他了,只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顺子哥对外人有些警惕……啊,你们是不是还没吃饭?现在快到晚上了,一会我去给你们做饭吃。”

“不用了,谢谢你小翠,我们自己解决晚饭就好。”杨明军摆了摆手还想继续问什么,他们来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多,刚才折腾了那一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尤其是天黑得根本看不出来是几点钟。

“那个……小翠,冒昧问一下,你们这个村子,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嘛……”

“小翠!你在干啥呢!还不快点来做饭!”

小翠刚说出口几个字就听见门口一阵叫唤,顺子掀开门帘走进屋,他先是警惕地看了看几个人然后一把拉过女人,小翠看到他好像生气了不由得一脸紧张,杨明军张口想劝他,顺子立刻出声堵了回去。

“我不管你们来这是什么目的,但是最好不要搞什么小动作,我答应你们住在这只是村长的提议!”

“先生,我们真的是考察队的——”

“这个跟我无关!反正只要尽快离开这里其他什么都不要问!你也是,别什么事都跟其他人说!”他最后一句是跟小翠说的,小翠微微颤了一下,点点头再不敢出声。

杨明军一行人都察觉出了这事情绝对不简单。

他们双方又进行了几句不愉快的谈话后顺子就带小翠走了出去。

屋子里很宽敞,住四个大男人绰绰有余,唐季二话不说就卸下背包一屁股坐了上去,土炕还没烧火所以显得很凉,但总比在外面瞎吹冷风要强得多。

贺芸清和王妍妃准备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再回去。

“你看刚才那个人的样,脸上紧张得都快掐出水了!这要是没什么猫腻我可不信!”

“老唐,你就少说两句吧。”杨明军一边收拾着背包一边说道:“我们当然都知道这个村子绝对不简单,但能少一事就少一事,有时候当不知道可是比什么都好,你也不想真的把那些东西招来吧。”

“那我可不干,我宁愿一问三不知就这么安全度过几天,谁稀罕知道这个村子里发生什么事儿似的,听多了还晦气!”

“最好是这样,省得你最后好奇心又重又给我们添麻烦。”

“……我保证这次绝对不给你们添麻烦!”

杨明军笑了两声然后把包里的食物分给各位,简辉接过食物依旧沉默着,他的大高个杵在房间的一角就像一个竹竿什么动静也不出,孟岩本就不爱说话此时也不想掺和,他只是在心里一直思考着什么事。

杨明军走到他旁边碰了碰他的胳膊轻声问道。

“想什么呢?东西不合胃口吗,你出来的急所以也没提前准备东西,先凑合吃吧,晚上不吃东西半夜很容易饿着。”

孟岩摇了摇头犹豫地回答道。

“不,并不是这样……我只是在想一件事情。”

“嗯?什么事?”

“杨先生,您有没有觉得村子里的那些小楼特别的古怪?”

男人的眼睛眯了眯,他微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

“你是又发现什么了吗?”

孟岩听见这个又字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面包。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我只是觉得那些小楼让我很不舒服,也许不是外界因素,只是单单看到它们就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感觉,总觉得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这只是一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在刚才好像越来越强烈。”

“您也可以当我是胡思乱想,杨先生。”

“不,你的这个直觉很对。”杨明军收回手同样咬了一口面包:“我们现在生存的地方就必须要相信任何直觉,当然,眼睛有时候也会欺骗你,这个时候就要冷静下来有自己的判断,不能再被任何因素牵着鼻子走。”

“我和老唐他们虽然都经历过两次,但仍然不敢妄下定论,每一个场景的难度系数都是不同,就比如今天这个场面我们从来没见过。”

“或许有一天你会成为拯救我们所有人的文胆智囊也说不定。”

孟岩先是愣了愣,随后知道杨明军是在安慰他于是也跟着轻轻笑了笑。两个人并排坐一起再无话说,孟岩咬着面包听着唐季和贺芸清吵闹,他的心里渐渐给自己留了个心眼,然后再把那些想法都挥散出去。

可能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吧。

至少孟岩目前为止这么安慰着。

小说《无限惊悚列车:下一站会通向哪呢》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