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陈白玦陈大少爷)

热门网络小说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是著名作者白鹭成双的最新佳作,主角是陈白玦陈大少爷。主要讲述了: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一阵凉意从脚底板直达内心,小草僵硬了半天才机械似地回头。陈大少爷穿着一身白色寝衣,披着披风,站在她身后,眉目微凉地睨着她。这场景好比老鼠刚出动走两步,大猫咪跑过来往你背后一蹲,喵了…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陈白玦陈大少爷)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一阵凉意从脚底板直达内心,小草僵硬了半天才机械似地回头。

陈大少爷穿着一身白色寝衣,披着披风,站在她身后,眉目微凉地睨着她。

这场景好比老鼠刚出动走两步,大猫咪跑过来往你背后一蹲,喵了一声。要不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好,定然会拔腿就跑了。

“少爷…”努力想着措辞,小草急得汗水直冒,眼泪都出来了:“奴婢只是…睡不着出来看看月亮。”

陈白玦被她眼里的泪光闪得怔了怔,脸色竟然柔和了下来,走到她身边坐下问:“为什么看哭了?”

这就是考验一个捕快的职业素养,以及在当卧底的时候的语言组织能力和故事创造能力了。

想起自己的鸡腿,再想起牢里那个要吃她鸡腿的黑影,小草抽泣两声:“奴婢的父亲还被关在天牢,含冤这么多年,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每天吃一个鸡腿。奴婢来了陈府才可以挣鸡腿,却不想得大少爷垂青,收做了贴身丫鬟,现在出不得府,父亲他也没鸡腿吃了。一想起这个,奴婢就睡不着。”

天衣无缝啊!简直天衣无缝啊有木有!

陈大少爷沉默了一会儿,轻笑一声:“这个简单,你每天的鸡腿,我吩咐人替你送去不就好了?”

“真的吗?”眼睛立马亮晶晶的。

陈白玦点头,温柔地摸了摸小草的头发:“你也是可怜人。”

他眉目被月光加了特效,看起来格外令人沉醉。小草抬头对上他的眼睛,目光都有点迷离。

喜欢摸她头的只有段十一,每次都有一种宠物被顺毛的感觉。但是这人这样看着她,倒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正被面前这人疼爱着的……

等等,这陈大少爷,莫非是想泡她?!

一个激灵站起身来,小草退后两步道:“奴婢困了,先回去睡觉了。”

陈白玦的手留在空中顿了顿,然后轻笑着收回去:“好。”

小心肝这个扑通扑通跳啊,小草连忙滚回被窝里去,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钥匙。

他等会要是摸着脖子上的绳子顺手一扯,那她岂不是要完蛋了?

两把钥匙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小草皱眉想了一会儿,第三把钥匙,如果不在别处的话,那只会是在陈白玦身上了。

可是,等等啊,为什么陈大少爷没有中迷药,还能出来跟她唠嗑?

她分明记得自己往陈白玦的房间里也吹过迷烟啊,难不成过期了?

这有点糟糕,一次不能偷齐三把的话,明天他们一醒来就发现钥匙不见了两把,肯定会换锁,那她这一晚上的折腾,不就白费了?

不行不行!

小草一个翻身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黑不溜丢的寝衣,立马去隔壁丫鬟的房间里偷了件纱衣,裹个小披风,再点个蜡烛往脸上画个妆。

捕快有时候是需要有所牺牲的,像她这么美丽动人的捕快,定然是要出动美色的。钥匙要是在陈大少爷身上,那她只能深入虎穴了。

说真的,她真的不是看上了这大少爷的容貌,也真的不是想去侵犯他,只是工作需要,看着情况来吧。

月黑风高,段小草衣袂飘飘地往陈大少爷的房间飘去。

她有信心啊,刚刚陈大少爷都对她那么温柔,现在她一上妆一打扮,他肯定更加温柔。这温柔来温柔去的,钥匙就悄悄到手了也说不定。

陈白玦房间里的灯还没熄,门也没关,像是在等着谁来。

一点没察觉的小草同学,就这么兴致勃勃地推门进去了。

陈家大少爷很有高手风范,桌上放了两杯茶,静静地端着一杯喝。

这场景,如果进来的是个刺客,亦或是其他什么人,陈白玦就可以很装逼地说:“我等你很久了,来尝一尝这雨后龙井可够香醇?”

这样一来,气势上就震撼了对方。

但是,进来的是段小草,陈白玦刚准备开口念台词,抬头就看见一张姹紫嫣红鼻青脸肿的脸。

香醇的雨后龙井全数喷了出去。

段小草伸手抹了一把被“雨水”滋润的脸,学着院子里的丫鬟一样跺脚娇嗔:“少爷您这是做什么!”

陈白玦的心情有点复杂,看着面前这倒霉孩子,无奈地伸手将她拉过来,掏出自己的手绢,一点点擦她脸上的东西:“没注意来的是你,可惜了这一脸的妆。”

小草委屈地垂着眼睛,目光在他腰上扫来扫去,没看见钥匙包儿,就是不知道他身上的袖袋里有没有。要是身上没有,那就只能在屋子里找了。

大少爷擦着擦着,顺着小草的目光往自己身下看了看,莫名有点脸红:“你在看什么?”

小草赶紧收回目光,嘿嘿笑了两声:“没什么。”

一张脸擦干净了,身上穿的还是件儿薄纱。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想的,穿薄纱是挺好,可是里面还有黑色的寝衣,外头还有个披风。

陈白玦有点无语,随手将帕子丢了,看着她问:“这么晚了找我有事?”

小草点头,眼睛左看右看:“陌生的地方睡不习惯,想来找少爷聊聊天。”

陈白玦:“……”

打小在这院子里,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回遇见,可面前这姑娘来这么说一句,他觉得有点好笑,好笑的同时,嗓子又有点紧。

大概是太久没开荤了,饥不择食。明知道这人是有目的的,他还是没叫人进来抓住她。

“想聊什么?”

大半夜的,孤单寡女的,黑灯瞎火的,能聊啥?

小草一本正经地道:“奴婢会推拿按摩,少爷要不要试试?按摩着,咱们再聊聊人生。”

陈白玦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而后点头,起身就去趴在了床上。

小草也跟着过去,跪坐在他身边,捞起袖子,看着他身上的穴位,深吸了一口气。

“得罪了,大少爷。”

陈白玦知道,人的背上呢,全是穴位,把背给一个陌生人,真的是很不明智的选择。然而他给了。

这段小草呢,也当真不出意料,一下手,就是他的睡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