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是大神级网文作者白鹭成双的代表作,主角是陈白玦夫人。主要讲述了:一瞬间院子里鸡飞狗跳,陈管家正在账房里呢,就被众人直接抬到了大少爷院子外头。空气里回荡着奇怪的声波,一圈一圈泛开。涟漪过处,所波及之人无不口吐白沫,白眼直翻。“这是做什么!”陈管家捂着耳朵大吼一声。弹…

小说《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一瞬间院子里鸡飞狗跳,陈管家正在账房里呢,就被众人直接抬到了大少爷院子外头。

空气里回荡着奇怪的声波,一圈一圈泛开。涟漪过处,所波及之人无不口吐白沫,白眼直翻。

“这是做什么!”陈管家捂着耳朵大吼一声。

弹得如痴如醉的小草同学被这一吼回了神,停了手茫然地看着他:“咋啦?”

她这不是弹得挺好的么?这“妙音”的音色当真不错,好好听。

陈管家喘了两口粗气,一把将她拉起来,又皱眉看了看那琴:“谁让你在这儿弹的?万一吵着了大少爷……”

得了,不用说万一了,院子的门在陈管家过来之前就已经打开了,门口站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们看。陈管家话还没说完呢,就转头看见了。

“大少爷……这,这丫头是新来的,不懂规矩,吵着您了。”

陈家大少爷陈白玦,年方十七,能文能武。小草伸着脖子看了好一会儿,嘿,长得还真挺好看的,一双剑眉尤其惹眼,叫人想伸手上去摸摸,看会不会划伤。

“这琴是谁的?”陈大少爷无视了管家的话,径直走到了“妙音”面前蹲下。

小草眨眨眼,道:“我的。”

“你的?”

声音里好像有那么点儿不以为然,但是看着他清澈的眼睛,小草对自己说,一定是她听错了。

“这是夫人院子里的丫鬟。”陈管家笑着道:“少爷若是喜欢听她弹琴,小的就禀告夫人一声,将她送来您院子。”

这就是光明正大的塞人啊,远处听着的家奴们心里都门儿清。这大少爷一贯讨厌关系户,又是个叛逆的主儿,怎么可能会…

“好。”陈白玦点了头。

周围一片安静,小草眨了眨眼,哎?果然是被她的琴声感动了么,这么好说话?

陈管家一脸受宠若惊,连连朝小草使眼色:“还不谢谢大少爷?”

“奴婢多谢少爷恩典。”小草起身想行礼来着,然而膝盖上还压着琴,一个不小心琴就往地上翻滚了。

陈白玦微微皱眉,立马伸手将“妙音”给捞住,有些心疼地道:“可别摔了这宝贝了。”

看样子还是个识货的。

小草干笑两声,跟着陈白玦屁股后头进了那一向大门紧闭的大少爷院子。

管家屁颠颠地就往夫人院子里去了,看热闹的也都散场,夹杂着一些带酸味的揶揄。

怎么就给这丫头走了狗屎运了?

陈白玦穿了一身竹青对襟长袍,个子很高,走起来也是玉树临风。小草盯着人家的腰一直瞅着,对比了半天发现,嗯,这少年腰比段十一还细。

“这琴,你从哪里得来的?”陈白玦将琴放在石桌上,轻轻拨弄一声,声音清脆,无半分杂音。

“朋友送的。”小草盯着自己的鞋尖,镇定地回答。

陈大少爷的眼眸深了深,轻笑了一声道:“他还真是大方。”

小草有点紧张,面前这少年气场也太足,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看穿了。

但是接下来他什么都没问,而是道:“你往后就在我身边伺候吧,正好我身边少了个人。”

少的是那落雪的未婚夫啊,小草连连点头,心想自己还真是幸运,直接从新丫鬟一跃成为了陈家大少爷的贴身丫鬟,成功靠近了案件疑点的中心。

陈白玦性子有些古怪,与陈员外和陈夫人关系都不算太好。但是府里上上下下的事情,都会知会他,下人也没有敢放肆的。

跟了他,晚上自然就不能回六扇门了,小草也怕回去被段十一发现琴不见了,打断她的腿,所以就立马卷了小铺盖,住进了陈白玦的院子。

这样一来,这府里有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直接去问了,用一种好奇宝宝的无辜神情。

“这柴房里关的是谁啊?”

院子西边的柴房里总是有碰撞声,小草拉了个人来问。

“里头是大少爷曾经的随从,叫青灰。”别人告诉他:“不要靠近那边,大少爷有过吩咐的,靠近了,会家法处置。”

小草恍然地点头,看了看那柴房上的散把大锁,转身继续去给大少爷倒茶。

人要是疯了,一把锁就能锁住,为什么要三把呢?而且这三把钥匙,肯定还在三个不同的人身上。

哪里像是关疯子,分明像是关他们害怕放出来的重要东西。

“小草。”陈白玦已经换了寝衣,手里还抱着“妙音”,神色十分柔和地道:“晚上好好休息,不要乱跑。”

像是关心,又像是警告,手里的琴还响了一声,音色纯正。

那种心虚的感觉又来了,小草笑得傻兮兮地点头:“奴婢知道的。”

不乱跑,天天伺候少爷然后睡觉,段十一还不扒了她的皮?

夜幕降临,小草躺在被窝里,屏气凝神,用段十一教的方式,静静听着整个屋子的动静,然后扩大到整个院子。

风声,鸟虫声,隔壁的呼噜声,以及,柴房里始终没有停歇的碰撞声。

有人在挣扎,在愤怒,在企图冲破什么。

睁开眼睛,她一个鲤鱼打挺,换了件儿黑色的寝衣,开门做梦游状往外走。

这院子里除了她这个贴身丫鬟,还有一个老婆子,两个奴才,四个粗使丫鬟。要是陈白玦将钥匙放在三个人身上,会是哪三个人呢?

保险起见,梦游的小草还是先去给每个房间都吹了点绿色环保无污染的迷烟,然后轻手轻脚的,从老婆子的房间开始找。

一切都很顺利,按照常人的思维,老婆子身上是有一把的,就挂在腰带上,小草很容易就拿到了。第二把第三把极大的可能在那两个看起来就力气很大的奴才身上。

力气再大也是要被迷香撂倒的,小草进他们房间翻了一圈儿,终于找到了第二把钥匙。

但是,这两个奴才是一个房间,她连地毯都掀起来看了,没有第三把钥匙。

奇了怪了,第三把钥匙在哪里?

迷香的效用有一个时辰,所以她不急,找不到就出去看看月亮,顺便想想段十一现在在做什么。

托腮刚做好了沉思状,背后就冷不防响起一个声音:“不是告诉了你,不要乱跑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