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全文免费阅读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小说是作者万事皆宜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季念孟夕瑶季念真。主要讲述了:季念真听顾嬷嬷说的话,脑袋里空白一片。不知道是该为孟夕瑶高兴还是难过,她曾说过要和太子在一起,曾说过皇帝年龄那么大,曾可怜过楚玉。现在却也成了像楚玉一样可怜的人,现在她能为孟夕瑶做些什么呢?季念真失魂…

小说《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全文免费阅读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季念真听顾嬷嬷说的话,脑袋里空白一片。

不知道是该为孟夕瑶高兴还是难过,她曾说过要和太子在一起,曾说过皇帝年龄那么大,曾可怜过楚玉。

现在却也成了像楚玉一样可怜的人,现在她能为孟夕瑶做些什么呢?

季念真失魂落魄的回了偏殿,浑浑噩噩的,第二日竟发起热来。

第一个发现的是孟婉儿,孟婉儿找了汪香梅帮忙,请了医女来看抓了副药,喂着昏迷的季念真喝着药。

一直到接近黄昏时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缓缓睁开眼便看到孟婉儿坐在通铺旁,绣着一件里衣。

“你醒了?醒了就好,一会儿再吃上一副药。”孟婉儿放下手中的活计,扶着想要起来的季念真说道。

“我是怎么了?”季念真扶着昏昏沉沉的头,青丝垂落,浑身无力的说道。

“晨起,到了做活的时间发现你还未起身,喊你也不应,我赶紧上前查看,这才发现你浑身滚烫,请了汪姐姐前来,帮你请了医女。等你病好了,你可要好好谢谢汪姐姐。”

季念真知道她说的是现如今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汪香梅,只点头应道理该如此。

转而想到昨日顾嬷嬷说的话,可怜的孟夕瑶即将封位,眼泪竟控制不住的流出来,拉着孟婉儿的手问道:“你可有夕瑶的消息?”

“今日一早,皇后懿旨,封为答应。”孟婉儿心思通透,早就看出孟夕瑶的小心思,明白季念真为何哭泣,把知道的尽数告诉她,却不知道如何宽慰她。

季念真知道这事已然盖棺定论,无法逆转,而她却成了夕瑶心心念念的太子侍妾。

哭红了眼睛,孟婉儿在一旁轻轻的顺着她的后背,最终实在看不下去说道:“现在孟答应住在云光殿的披香阁,你不如病好后去看看她,现在你就好好的养病。别再哭了,伤了眼睛。”

季念真想着也是,便好好的在偏殿养病。

晚上喝了碗苦涩的药汁,第二日竟大好,晨起时收拾好殿中卫生,等待着后宫嫔妃进殿请安,季念真像往常一样跪坐在偏殿门口,头低着不敢直视前方。

数着进殿的人数,到最后几位时抬起头,正好看到孟夕瑶红着眼眶看着跪着的她,身上穿的不再是宫女的服侍,有种小家碧玉之感,身边还跟了个年轻的宫女。

等人宫妃请安结束,季念真赶忙打扫好殿中卫生,和汪香梅说了一声,前去披香阁。

披香阁偏僻幽静,但是离御花园最近,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云光殿主位是安嫔,无儿无女,因为是皇帝的第一位女人,皇帝念着情分封为嫔位,入住云光殿。

等季念真到了云光殿,容门口的太监通报,塞了一个碎银,这才进了殿中前去披香阁。

孟夕瑶听到她了,勉强有了笑脸,让身边的小宫女出去,独留两人在房间里。

宫女听命,刚关上门,孟夕瑶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下来,季念真看孟夕瑶哭,想想这几天的事情,像是一场梦一般,不知怎么的浑浑噩噩来到了这个地步,心疼的跟着哭了起来。

两人一时之间无人开口,仿佛眼泪就是最好的话语。

“怎么会……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季念真哽咽道。

孟夕瑶拉着季念真坐到床榻上,带着眼泪气愤的说道:“这个老皇帝,真是不要脸。”

“当日回去找着帕子往回赶,没想到一不小心撞到了皇帝,皇帝就把我押到养心殿。”孟夕瑶讲到这哽咽了一下,继续道:“我战战兢兢的跪了一夜,最后实在撑不住了,便趴在地上睡了。再睁开眼便在龙床上,那老皇帝恶心的解我的衣服……”

“我不想的,姐姐。我就算是使出劲喊不要,可那混蛋……”孟夕瑶哭的更狠了,季念真狠狠的搂住跟着她哭。

“姐姐,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孟夕瑶在她的怀中气竭声嘶的说道:“昨晚他还来了,说今日还会来……可我一看到他就恶心。”

季念真不知道怎么才好,努力的想了一会儿便说道,你如果实在不想伺候皇上,便称病吧。

只是刚说完话不久,门外的宫女便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孟答应,刚才御前的小太监来报,皇上马上就来这了。”

孟夕瑶听到宫女说的话,身体发起抖来,可还有着理智,把季念真推出门去,说道:“姐姐快离开吧!皇上要来了!”

孟夕瑶怕那死皇帝万一看上了季念真,要是这样那时两人就真的都是在地狱了,是她不想看到的。

季念真被推出来,孟夕瑶便把门关紧,能想象的到孟夕瑶的状态多不好,可在这时也只好离开。

离开时特意避开了来时的路,走了绕远但皇上并不会走的路。

刚回到坤宁宫,顾嬷嬷便寻来,说是和顾依柔一起学习,好好给太子启蒙。

昨日她大病一场所以并没有叫她,昨日顾依柔已经开始学了。

说罢季念真跟着顾嬷嬷前去另一个殿内,里面已经有两个嬷嬷在那里授课。

一天自是尴尬抱羞,硬着头皮听着。

第二日锦嬷嬷带着宫女让皇后娘娘挑选,而季念真和顾依柔收拾着包袱跟着嬷嬷宫女去了太子府中,连顶轿子都没。

到了府中,沐浴更衣,桃红的交襟衣裙,绣着梅花,青丝梳起,头带着简单的珍珠头面,桃红的宫花。

季念真觉得俗不可耐,根本不是她想要的,可也无可奈何,还要感恩戴德。

这些都是皇后娘娘赏赐的,让她和顾依柔的新婚之夜不那么窘迫,还赏赐了一百两银子做嫁妆。

她只是太子的侍妾,教导太子启蒙,可也是她的第一次,难免紧张,手紧紧抓着手绢,等待从宫中忙完回来的太子。

接近黄昏时,太子萧正泽才从宫中出来,回府时天色一黑,奶嬷嬷吩咐着宫女传膳食,在萧正泽身边服侍着用膳。

用膳后奶嬷嬷开口说道:“太子殿下,今日皇后娘娘送来了两个启蒙宫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