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季念贤妃孟婉儿)在线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作者是万事皆宜,主角是季念贤妃孟婉儿。主要讲述了:“他……怎么敢……怎么会……”皇后娘娘不可置信的喊道。两人夫妻多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从未想过有一日,那个人会变成这样。拿着她的面子狠狠的在地上踩,就算不顾她的面子,一次一次的宠幸她身边的宫女,他青…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季念贤妃孟婉儿)在线免费阅读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他……怎么敢……怎么会……”皇后娘娘不可置信的喊道。

两人夫妻多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从未想过有一日,那个人会变成这样。

拿着她的面子狠狠的在地上踩,就算不顾她的面子,一次一次的宠幸她身边的宫女,他青天白日,就这么急不可耐?就不怕文官口诛笔伐!越活越不像皇帝!活脱脱的昏君模样!

好在不是傻的,还未分封。

“娘娘,到底发生了什么?”贤妃焦急的问道。

贤妃是大理寺卿之女,从小和皇后就是手帕交,先生了长公主,生产时难产差点没了,后来皇后娘娘命令太医一定要保住贤妃,最后幸好母女平安,只是往后难以有孕。

只是没想到人一把岁数难以有孕也怀上了,但孩子早产了一个多月,幸好尽心伺候,现在已经六岁,比平常的孩子瘦弱点儿,其他也没什么两样。

多年的交情,看皇后娘娘这个样子难免焦急疑惑,发什么了什么事才让她情绪起伏如此之大。

“妹妹……皇上白日宠幸了本宫身边一个获罪的宫女……好在没分封。”皇后娘娘扶着额头,头痛不已,皇帝也越来越不像话了。

贤妃听到这话,脑中只蹦出荒赢两字,哪里还能不知道,皇后娘娘再担心什么,她也不是刚入宫时什么都不懂的女孩了,闲暇时看了许多书。

国朝的覆灭,昏君做过的事大多数都有白日宠幸的例子,能引起臣子的不满,传出去是百姓谈资,叛乱的借口之一。

贤妃思索一下说道:“姐姐,别担心,这事遮盖过去便罢了,明日下到懿旨把那宫女随便封个位就好。”

“妹妹,你是不知道啊,皇帝近来做的事越来越荒谬,不是明君所为。”皇后娘娘忧愁道。

“姐姐慎言!”贤妃赶忙拦住皇后娘娘,左右看看,还好身边都是亲近的人,为了保险还是挥退了宫女太监。

皇后娘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等着宫女太监走后才接着说道:“更是一再二的宠幸本宫的宫女,这要是分封了,本宫的面子往哪里搁?”

贤妃知道最近的流言蜚语,有些宫人都觉得帝后不和,长此以往,终究不好,可是目前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姐姐,目前只能先委屈一下了,想来往后皇上念着姐姐的好,也不会再过分了。”贤妃宽慰道。

“还能怎样?只希望皇帝别再让本宫失望,颜面尽失。”皇后娘娘恨恨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事,宫内的宫女越来越来越少,太子侍妾选择也少了起来,皇后娘娘吩咐顾嬷嬷把季念真和孟婉儿喊过来问话。

季念真和孟婉儿得到命,心中带着疑惑进入殿中。

季念真在皇后宫里待的久了,虽然没有近身伺候,也知道皇后娘娘和善,平时没什么大错也不会惩戒宫人,也没有初见时紧张,只当平常规矩的行礼。

“想来近日宫中传闻也知道了,近日来总是被太子侍妾选谁的事苦恼,现在宫中只有你们两个年龄和太子相配,本宫给你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皇后娘娘坐上殿中威严端庄。

季念真不想成为谁的侍妾,就算是太子也不行,安安静静等到日子出宫嫁个良人为妻不好吗?

如果说是从皇后宫中放出宫的,吃香的很。既然是竞争就故意输给孟婉儿好了。

季念真想着如果孟夕瑶在就好了,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一会儿得给顾嬷嬷使使银子,帮忙打听打听。

可一旁的孟婉儿内心挣扎了许久,像是豁出去似的终是开口说道:“皇后娘娘,奴婢不想成为太子侍妾,只愿等到年龄出宫!”

季念真有些震惊,平时孟婉儿不吭不响,没想到那么大胆,不想成为太子侍妾,这她都敢说,未免太落皇后脸面了。

皇后娘娘也惊讶不已,孟婉儿和季念真两人她在身边待时间最久,也多少知道她的性格温顺。

因为相处的时间长,也是她比较中意的人选,突然说不想成为太子侍妾,着实惊讶。

皇后娘娘没想到一向温顺的孟婉儿还有如此要出宫的决心于是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出宫?本宫的太子不好吗?”

孟婉儿双手贴地,恭敬磕了一个头回道:“太子玉树临风,气宇轩昂,是无人能比的好男儿!只是奴婢早已定下亲事,是奴婢的青梅竹马,知道奴婢入宫后,也依然在等奴婢出宫后成婚。”

皇后娘娘深深的看着孟婉儿,不知喜怒,转而向季念真问道:“季念真,你在老家也定过亲事了吗?”

季念真对突然转向她的问题有些措楞,她在老家当然没有定过亲,这问题实际是皇后娘娘心中有气,如果她再点把火,一把火就着了。

可是如果说没定过亲,这最后的侍妾位置岂不是落在她身上。

内心挣扎一番,最后只好如实回道:“奴婢没定亲……”

“孟婉儿退下吧,季念真留下。”皇后拿起桌边的茶说道,孟婉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的倒退出殿。

可季念真心却提了起来。

“今后你便听顾嬷嬷吩咐,和顾依柔一起学习。”皇后娘娘等孟婉儿走后便说。

季念真想起孟夕瑶最喜欢太子,可是她被皇上带走,不知是死是活,生生错过给太子选侍,说道:“皇后娘娘,和奴婢一同进坤宁宫的孟夕瑶被皇上带走,错过了选侍,她是最合适的人选,一手茶艺也拿得出手,年纪也年轻……”

皇后震怒,茶杯往上好的红木桌上狠狠落下:“她可比你有福气多了!”

不仅因为孟夕瑶白日里被宠幸,还因为她说出这话隐隐也有不愿!

顾嬷嬷看皇后娘娘生气,暗道这季念真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也好,省的她费心,训斥道:“错过了便是错过了!哪是你说合适便是合适,赶紧退下。”

季念真惊了一下,只好先退下,等顾嬷嬷出来时才跟着打听孟夕瑶到底怎么样了?怎么提到孟夕瑶皇后娘娘这么生气。

“顾嬷嬷,能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吗?夕瑶至今都未归。”季念真偷偷的从袖口拿出一个荷包,荷包里放着散碎银两塞给顾嬷嬷。

顾嬷嬷不动声色的收起荷包,这才回道:“孟夕瑶被皇上宠幸了,估计过了今晚便封位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