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李洪声晴晴向晴晴丑八怪,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小说免费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君如陌的代表作,主角是李洪声晴晴向晴晴丑八怪。主要讲述了:“晚晚,你怎么怪怪的?你该不会以为那天是我把你推下水的吧?”她又忐忑的问,“我记得我在一本书上看过,说人处于危险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幻觉。你被人救起来后总说是被人推下水的,晚晚,你仔细想一想,那会不会是你…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李洪声晴晴向晴晴丑八怪,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小说免费阅读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晚晚,你怎么怪怪的?你该不会以为那天是我把你推下水的吧?”她又忐忑的问,“我记得我在一本书上看过,说人处于危险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幻觉。你被人救起来后总说是被人推下水的,晚晚,你仔细想一想,那会不会是你的幻觉?还是说,像传闻中的说的,水库那边真的有鬼……啊!”

向晴晴话没说完,突然被向晚摁着脑袋直摁入她刚刚洗好衣服的那盆脏水里。

她的动作太快了,向晴晴呛了一口肥皂水,想抬头,却依旧被向晚死死按着。

向晴晴急了,要呼救,一张口,更多的脏水涌进她的口腔。

她挥舞着双手去抓向晚,可向晚却灵巧的避开她的手,仍是不遗余力的按着她。

绝望和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向晴晴像一条濒死的鱼,无力的挣扎却无济于事。

脑海里一片空白,在她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向晚终于将她水淋淋的脑袋从盆里提起来。

向晴晴一边咳嗽,一边大口的呼吸着,头发连着前面的衣襟全湿了,满嘴都是洗衣皂的涩苦,狼狈不已。

“向晚,你干什么?”她战战兢兢的大吼一声。

而向晚看着她,却只是轻描淡写的笑:“姐,刚才你出现幻觉了没有?”

“你……”向晴晴指着向晚,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向晴晴被向晚气哭了,书都没拿,衣服也没换就往外跑。

刚出大门就和隔壁的李洪声撞了个满怀。

“晴晴,你……你这是怎么了?”李洪声从未见向晴晴这么狼狈过,他紧张不已的问。

向晴晴抹了把脸上的水,背转身,嘤嘤的哭着。

“是不是向晚那个丑八怪又作怪?”李洪声想起向晚那天在他家的可怜样,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天向晚在他家一哭不要紧,可把他妈吓坏了。后来听她们说,向晴晴和她妈被向和平打走了。

李洪声暗恋向晴晴很久了,在他看来,那天向晚来他家告状装可怜分明是故意的。

有句话叫丑人多作怪,说的就是向晚。

“我答应把初三的书借给同学的弟弟,我回来取书,向晚不把书给我,还……还泼我一身的脏水。呜呜……”

向晴晴又委屈不已的哭起来,边哭边小花猫似的拿手背蹭着眼泪,小模样格外的动人。

“不要脸的丑八怪!晴晴,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书给你拿回来!”李洪声正义感上身,义愤填膺的说。

“行,那你拿回来帮我送到我大姨家。”

“知道了!”

他已经进了大门,进入那个小院子时,向晚手里拿着刚刚洗好的他的衣服,正要往拉在院子里的铁丝上晾。

“李洪声,你来了。等衣服干了,我给你送回去。”向晚冲唬着脸的少年笑笑,转身就进屋。

“我不要了!”李洪声赌气道。

“啊?”

“你身上有味你不知道吗?丑八怪,你穿过的衣服谁还能穿!”十五六的男孩子,人格还没有成型,从众心理强,别人欺负向晚,他也跟着往死里糟践向晚。

向晚皱眉,又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哪有味?李洪声,你怎么比女孩子还矫情?”

“就是有,臭味!”

向晚噗嗤一笑:“你说的是你自己吧?你借给我的衣服洗过吗?全是汗味,醺死我了。我就穿了两个小时,实在忍不下去了。刚才洗你这衣服可是倒了四五盆脏水。”

虽然是被一个不太美的女孩调侃,李洪声却还是红了脸。

“去去去,要不是我妈在身边,鬼才借给你!”

李洪声气咻咻的跟着向晚进了屋,此时,向晚已经端坐到写字台前,翻开向晴晴的初三数学书。

李洪声不和向晚说话,伸手就拿桌子上的书,却被向晚一把按住。

“干吗?”

“你说干吗?这书是向晴晴的,你凭什么霸占着?”李洪声一瞪眼睛。

“你没看到我在学习?”

“学习?”李洪声哄笑出声,“五科总分没超过一百分?你学习?向晚,你别让人笑掉大牙行吗?书给我,我看你还是老实扎你的灯笼去吧!乡巴佬!”

他笑的一口大白牙明晃晃的,向晚忍了气,将书一合。

“李洪声,拜托你对女孩子尊重一点。”

“我尊重你个学渣,哈哈哈哈……”李洪声笑的更加放浪了。

这下,向晚真的生气了。

念在李洪声借给她衣服的份上,她才对他这么友好。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时候是真讨厌!

“李洪声,敢打赌吗?”向晚挺直了脊背,突然正色道。

“打什么赌?”李洪声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用不了几天,我就会和你成为同学。下次月考,如果我考了全班第一,以后,我和我爸的衣服全归你洗,你每天天不亮就得给我家扫院子,而且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敢赌吗?”

“全班第一,哈哈哈哈……丑八怪,你做梦呢!”李洪声笑的前仰后合,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他狂浪的笑令向晚生出一股恨意,那种非要证明给所有人看,她没有那么糟糕的恨意。

“还要再加上一条,如果你输了,就在脑门上写上‘我是丑八怪’,一个月不准洗掉!李洪声,敢赌吗?”向晚站起来,与他面对面,凌厉无比的与他对视着,“不敢,你就是个孬种!”

男孩子最怕激,李洪声脖子一梗:“我有什么不敢赌的?赌就赌,向晚,你输了又怎么样?”

“我输了,我就给你家洗衣服,扫院子,说我是丑八怪一个月!”

“你本来就是丑八怪!好!丑八怪,我就跟你赌了!你就等着给我家扫院子吧!”李洪声冲她邪恶十足的扮着鬼脸,手伸到桌子上,又要拿向晚的书。

向晚冷着脸拍开他的手,一句话不说,将那些书收起,往抽屉里一塞,顺便上了锁。

完了,一看她上了锁,李洪声就知道完了,他答应向晴晴的事做不到了。

“现在你走吧,别影响了我复习!”向晚身子抵在抽屉前,下了逐客令。

“你复习个鬼!”李洪声眼看拿回书没戏,这才大喇喇的离开了向家。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