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晴晴齐正新张兰向和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的作者是君如陌,主角是晴晴齐正新张兰向和平。主要讲述了:她这么多年,省吃俭用供向晴晴学声乐,学舞蹈,学各种特长,就是因为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她的女儿和她一样,埋没在这座小城里,她想过高雅富足闲适的生活,可是向和平给不了她,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向晴晴身上。每次看…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晴晴齐正新张兰向和平小说免费阅读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她这么多年,省吃俭用供向晴晴学声乐,学舞蹈,学各种特长,就是因为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她的女儿和她一样,埋没在这座小城里,她想过高雅富足闲适的生活,可是向和平给不了她,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向晴晴身上。

每次看到向晴晴穿着漂亮的礼服裙站在那个灯光璀璨的舞台上,张兰都激动的热泪盈眶,仿佛那一刻,她所有的梦想都成了现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一个残疾的,连三千块都拿不出来的没用的丈夫。

“要是连晴晴都不是学习的料,那向晚就更是烂泥扶不上墙!我没闲钱让她拿去浪费!你女儿那么多年不吃阿胶不也活得好好的?你说,今天是不是她怂恿你来的?”

昨天被向晚摆了一道,现在左邻右舍不知道怎么传她的坏话呢,张兰有家回不了,都要气死了。

从前觉的向晚只是笨,想不到她还一堆坏心眼,她不是使坏吗?她才不助长这歪风邪气。

“你……你再说一遍!”向和平万没想到张兰这么无情,他一阵心寒。

“我再说一遍,没钱!买阿胶没钱,上学更没钱!”

向和平铁青的脸绷的紧紧的,直捏的两只拳头喀吧作响。

“张兰,说这种话,你还是当妈的吗?”突然,他指着她的鼻子,吼道。

两天来,这是向和平第二次因为向晚跟她发火了,张兰委屈不已,瞪他一眼,索性朝后面的库房走去。

向和平却不让她走,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张兰,我再说一遍,把存折给我!”

“说了没有就没有!”

两个人僵持上了,向和平手粗,扯着张兰不放,张兰恼怒:“你干吗?弄疼我了!”

看了半天热闹的齐正新过来,扯开向和平。

“老向,有话好好说,怎么能动手呢?小张这么多年跟着你,可不容易。”齐正新将眼泪汪汪的张兰护在身后,当起了护花使者。

“我和我老婆说话,关你什么事!”向和平还记着刚才两人那亲热劲,很冲的呛了齐正新一句。

齐正新微微一笑,回头,冲张兰使了个眼色。

张兰板着脸的进了里面的仓库。

外面,齐正新从兜里摸出一盒中华烟,抽出一支,递给向和平,被向和平挥开:“我不抽!”

齐正新也不勉强,自己点上吸了一口,幽幽的吐出烟圈。

“老向,不是我说你,男人没钱不能冲女人发脾气,得想想自己的原因。小张对你,够意思了。说吧,需要多少钱?”齐正新从西服的里侧掏出皮夹,打开,头也不抬的说。

“你什么意思?”向和平冷冷的看着他的动作。

“不是来要钱的吗?说个数!”对方一脸豪气实则嘲讽的说,见他木讷的不动,又用手背在他肩上拍了拍,“别为难女人。”

向和平看着对方颐指气使的样子,肺都要气炸了。

拿手拨拉一下刚才被他碰过的衣服,向和平轻蔑一笑,转身就走。

这么多年,第一次,对张兰感到深深的失望。

亏他从前呵护着她,恨不得把她捧到天上去。一个女人,连自己的骨肉都不爱,他还能指望她什么?

向和平一走,张兰就从仓库里出来了。

“走了?”

“走了。”外面的男人指间夹着烟,得意洋洋的说,“我给他钱,他不要,还挺有骨气。”

“他干吗要你的钱?”张兰一怔,没好气的呛他一句,手碰到柜台上的座机电话,想打,又看了眼齐正新,“齐总,你不去忙吗?”

齐正新讨了个没意思,讪讪的走了。

他一走,张兰赶紧给向晴晴打了个电话。

“晴晴,你听妈妈说,向晚不知道听了谁的忽悠,又是让你爸给她买阿胶,又是要上学的。她要真是那块料,我也认了,可她上次那成绩把咱家的脸都丢尽了。总之,不能让你爸把家里的钱都填了那个无底洞。你现在回家,看看她到底是真病了还是装病,又打的什么主意?你爸糊涂,咱们可不能糊涂!”

今天是周末,向晴晴听了妈妈的话就往家奔。

回去的时候,向晚正在洗李洪声借给她的那套衣服。

洗衣服之前,她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之前用过的那套向晴晴的初三课本,此刻就放在桌子上,向晚打算等洗完衣服就去复习一下。

这么多年不学习了,也不知道跟得上跟不上。爸爸答应了让她上学,她总不能让爸爸丢人。

衣服洗了一半,向晴晴回来了。

她进来的时候,向晚只是冷淡的抬头扫了她一眼,没和她打招呼。

“洗衣服呢?”向晴晴打量着向晚,又朝卧室看去。

她一眼就看到写字台上她的那套初三课本。

向晴晴心中一沉。

“晚晚,你怎么知道我要找这些书?既然你找出来了,那我就拿走了,我同学的弟弟朝我借呢。”说着,向晴晴抱起了那摞书,就要出去,却在门口被向晚拦住。

向晚挡在她面前,冷着脸将那些书又从向晴晴怀里拿了出来。

“我跟爸说了,我要重读初三。买新书挺费钱的,就凑和用你的了。”她将书又放回原处,轻描淡写的说。

“你要复读?”向晴晴故意装的一无所知,“上次你月考考的那么不好,王老师不是说了,你基础太差,不适合读书。”

向晚继续洗她的衣服:“从前我糊涂,我现在想清楚了,我得好好学。姐,你看爸妈把你培养的多好,我怎么着也得拿你当榜样啊。你说是吧?”

向晴晴脸色一青,心想,就你一个农村丫头也配和我比!

可是走到向晚跟前时,却又换了副和颜悦色的笑脸。

“晚晚,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不过,那套书我已经答应借给人家了,要不然,我先拿走,回头你入学的时候,再买套新的?”

向晚手上一停,转身,笑盈盈的看着她:“买新的多贵啊,咱家什么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大部分的钱都让你拿去学特长了。姐,我就用你那套。是你同学的弟弟重要,还是我这个妹妹重要啊?你别分不清里外。”

她一句话堵死了向晴晴后面的话,向晴晴看着向晚,总觉的被水淹了一次,向晚好像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从前她傻乎乎的,她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从来不会像这样反驳她。

难道说,向晚真的知道那天是她把她推下水的,所以才跟换了个似的,处处跟她作对?

向晴晴后背冒了一层冷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