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又名穿成老妇:被糙汉将军独宠成宝是由酒七所著,主角是闫筱刘浩天。书中主要讲述了:闫筱不动声色的听着厨房里三兄弟协商的谈话,直到听完,她才转身回房。厨房中的三兄弟,自以为计划完美,殊不知他们的计划都被闫筱听完了。天彻底黑下来,三兄弟也终于将晚饭做好,负责送饭的是老大刘文聪。刘文聪端……

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 免费试读

闫筱不动声色的听着厨房里三兄弟协商的谈话,直到听完,她才转身回房。厨房中的三兄弟,自以为计划完美,殊不知他们的计划都被闫筱听完了。

天彻底黑下来,三兄弟也终于将晚饭做好,负责送饭的是老大刘文聪。

刘文聪端着吃食进来的时候,闫筱正坐在床上,靠着床头柜,背后也垫着补丁许多的枕头。

闫筱抬眼扫了大儿子一眼,没吭声。

刘文聪见娘只扫了自己一眼,并未吭声,走过去将吃食送到娘跟前。

“娘,这是我们做的晚饭。”

闫筱看了一眼碗里的饭菜,瞧着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原主记忆中,三个儿子就老大、老二会做饭,但那个味道不咋地,而每次原主吃了后,都会夸‘好吃’、‘极好’之类的话。

现在是她闫筱,她可不会昧着良心说谎。

她伸手接住碗筷,见刘文聪杵着不走,便问:“你杵这做什么?”

“我看着娘吃。”刘文聪讨好般笑道。

“你在这里看着我吃不下。”

刘文聪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有些受打击的样子,委屈道:“娘~”

“别叫了,没事就出去,看到你们我就头疼。”别以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姐姐我就能够心软认了你们,你们还在待观察期间,目前不予转正。

她想先看看这三个孩子的心性,看看在她做出过分的事情后,他们会不会非常生气的跟她断绝母子关系等等。

刘文聪有些受伤,声音很弱的说:“那娘吃完了喊一声。”

他说完便转身走出房间,跨出门后转身把门关上。

在堂屋吃东西的刘玉成、刘恒宇见大哥受伤的样子,想安慰又不知道怎么安慰。这要是以前,他们娘早就不生气了。看来娘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的那种。

“娘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大哥、二哥,要不然你们还是别去了吧,万一被娘发现,那我们就真的完了,搞不好娘一气之下会上吊。”刘恒宇很小声的说道,然而他刚说完就被大哥、二哥瞥了一眼。

“这次若不是你说漏嘴,娘会知道?”

刘玉成瞪了弟弟一眼,若不是这个弟弟不耐揍,他真的想狠狠地揍一顿。

理亏的刘恒宇不敢多言,只能埋头吃饭,也没细嚼慢咽,直接菜裹饭胡乱咀嚼两三下吞下去。实在是这菜不好吃,他没法细嚼慢咽,突然怀念他娘做的菜了。

房间里,闫筱刚吃了一口菜,差点没吐掉,但她给忍了下来。家里穷,难吃也不能吐,得吃下去,不吃哪里有力气训儿子。

她一口饭裹着菜,边吃边心里吐槽:“闫三娘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这么难吃的饭菜,你居然说好吃,简直就是睁眼瞎……”

吃着吃着,一碗饭菜不知不觉就没了,腹有饱意的她,心情也好了不少,再看身处的房间,她也没有之前那么难以接受了。

闫筱深吸一口气,她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

吃完饭的她,也没叫人进来拿碗筷,直接下床穿上草编的鞋子出去。

房门一开,外面正在吃饭的三兄弟齐齐看过来,最近的刘玉成见娘拿着空的碗筷出来,立即起身过去将碗筷接走。

“娘,你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添一碗?”

闫筱扫了一眼刘文聪、刘恒宇一眼,然后对面前期待着什么的刘玉成说:“这饭菜是什么味道,你们心里没点数吗?以前那是不想打击你们,才昧着良心说好吃,你们还真当好吃了?这么难吃吃一碗就够了,再多一碗都不行,希望明早上的早饭会有所改善,要不然我就不吃了,饿死算了,反正不想活了。”

若是有个手帕,她一定拿出戏精一翻,给他们来个嘤嘤娘。

呵!

她可不会跟闫三娘一样惯着他们,慈母多败儿,接下来她可是要做个严厉的母亲。

她说完转身回房,将门关上,杜绝了极度受伤的刘文聪、刘玉成,还有傻眼了的刘恒宇。

刘恒宇手中的筷子掉在桌子上,发出啪嗒的响声,这才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大哥、二哥,你们没事吧?”

刘恒宇觉得大哥、二哥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他们的娘从来没有说过这么狠的话,从来都是哄骗着大哥、二哥,可这次他们的娘居然实话实说,这得多打击人啊。

刘文聪、刘玉成的确被打击到了,他们的一腔热血,被他们的娘这么一打击,瞬间拔凉拔凉。但二人没有怪娘,因为他们做的饭菜确实难吃,不过有点难受,也在想着明早上该如何把饭菜做好吃一些。

刚才他们可是听清楚了,如果饭菜不好吃,他们的娘就不吃了,这是打算节食饿死自己吗?

娘想死了?

得到这个结论,二人心中警铃大响,面部疑重。

刘恒宇看大哥、二哥不怎么吃东西,关心的询问:“大哥、二哥,你们怎么不吃?”

二人同时看了三弟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明早的饭你做。”

刘恒宇:“???”

“我们会教你。”

两个做饭不好吃的人教一个不会做饭的人,做出来的饭菜会好吃吗?

刘恒宇很疑惑,但也没有反对。这次娘真动气了,平时大哥、二哥很照顾自己,这次就让他帮大哥、二哥分担分担。

回到房间里的闫筱可没躲在门内偷听他们对话,而是直接把门栓上,然后进空间。

她把银子丢在角落,然后趴在灵泉面前,将晚饭前在院子中折的一根晒干了的细竹管拿出来伸进灵泉中,竹管外面她擦得光亮,里面怎么样,她懒得管,反正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吸着灵泉水,她浑身通畅,感觉充满了力量,只是这喝着喝着,怎么有股臭味?

她嗅了嗅,然后发现这臭味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坐起来拉开胸前的衣服一看,那扑面而来、更加浓郁的臭差点让她晕过去,好在她屏住了呼吸。

‘经验丰富’的她,猜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了,立即离开空间,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侧面的窗户翻出去,然后跑到房屋后方,翻墙离开,落地的时候差点崴着脚,心里吐槽了一下这个身体。

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