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万成林可可小说(鸿雁在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鸿雁在云

主角:万成林可可

作者:梦里尘外

最新章节:第9章 放弃摆摊跑业务

简介:农村大学生万成毕业后按部就班工作五年,三十岁首次创业失败,又遭遇感情风波,一度离婚,后来再次创业,得知前妻林可可还单身,两人经历一番波折复婚,携手创业终于成功。

鸿雁在云免费阅读

《鸿雁在云》第1章 毕业和工作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有一个人坐在火车上,透过玻璃窗望着眼前葱葱郁郁的高山树木,不禁想起晏殊的这几句诗词来。

此行,是求学,要为将来谋出路,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他叫万成,十九岁,来自西北的一个农村家庭,考上了宝番(虚构的城市)大学(虚构的大学),现在他正在去宝番大学的路上。父母没有陪着他去,就他一个人。

万成下了火车,拎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左手提着在火车上还没吃完的桶装方便面和一些瓜子花生等零食,右手拿着报到单,眼睛来回在车站广场上不停张望。

“同学,是去宝番大学的吗?我看你手里拿着宝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万成听见,往右转过头,只见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手里撑着一把伞,五官长的很是好看,白净的皮肤,一双白色高帮鞋,蓝色修身牛仔裤,一件薄薄的白色外套,显得格外清纯。

“对对,就是的,我正在找你们呢。”

“跟我来吧,到这边等等吧,今天还有很多人都要来的。”

万成看她,个头还不到自己的肩头。九月是秋雨的季节,刚刚还毛毛雨的天气,忽然就下大了。

“来,躲躲雨。”那姑娘站在万成身边,手伸直了举着伞,万成看着她露出的手臂,又瘦又白皙。“还是我来拿吧,我个子高。”万成从她手里将那把伞接了过来。姑娘也不推辞,莞尔一笑。

“你叫什么名字?”

“万成,一万两万的万,成功的成。你呢?”

“王双儿,三横一竖王,成双成对的双,儿孙满堂的儿。我比你高一届,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的。”

“好!”万成说出了这句话,王双儿笑呵呵的,真如一朵绽放的花儿一般好看。

“留个电话吧,万一有什么事好找你。”

王双儿给了万成电话,又问万成怎么一个人来,万成说了,王双儿竖着大拇指直夸赞。

到了宝番大学,万成看着比高中时候还大的校园,看着比高中时候还多的人,看着眼前这些青春气息十足的男生女生,眼前的这些女生,可比高中时候那个总爱嫌弃自己乱吐痰的同桌女生好看多了。

分了宿舍,宿舍里住了八个人,东南西北都有,一个带着南方口音的人说:“今晚上聚餐,我请大家吃饭。”“真的假的?你请客吗?”“吃啥?”“行啊!”

那一晚上吃饭,万成知道了有个人家境殷实,他叫张维千。性格开朗,爱笑也爱开玩笑,偶尔还说一些荤段子,惹得宿舍里的人哈哈大笑。

过了一学期,宿舍里八个人有六个人都喜欢通宵上网,玩游戏乐此不疲,还有一个人自己买了电脑在宿舍玩,这个人自然是张维千。

万成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多,要省着点用,张维千不想玩电脑的时候,万成就玩几把过过瘾。

大学校园生活是有趣的,也是无趣的。每当万成百无聊赖的时候,他就看书,在校园的树林里,听风吹树叶哗哗响,听鸟儿叽叽喳喳叫;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享受没有噪音的世界,听书纸翻动的声音。有一天周末他想去树林里的石凳上看看书,却发现一对情侣在那里搂搂抱抱,他只好换地方。在图书馆的楼梯口,又见到一对情侣隔着楼梯护栏亲嘴,万成只好假装看不见。

有一天万成去图书馆看书,看得太投入,一抬眼发现已经晚上快九点了,合了书本正要走,忽然发现自己的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女生,她低着头看着书,手里的笔还窸窸窣窣写着什么,穿一身藏青色薄外套。万成抬头看了一圈,发现他的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只有他和她两人紧挨坐着,万成心想,难道是桃花运来了?

那本合上的书,他又翻开,脑子里想的是怎样开口和身边这个女生认识,那颗心忽然砰砰跳了起来,几乎都要到嗓子眼了。他不止一次扭过头去看她,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万成觉得那几分钟的时间真的好漫长,书本上的字早已经变成了身边这个女生的模样。他听到了女生起身放凳子的声音,她看了万成一眼,没说什么话就走了。

万成眼看着她走远,赶忙收了书本,壮着胆子跟了下去,到了楼梯口,万成终于开口了。

“你好。能……认识下吗?”

那女生听了笑了笑说:“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万成,你呢?”

“我叫路媛。我们走走回去吧,时间有点晚了。”

万成要了路媛的电话,一直送到女生宿舍楼下,他才满心欢喜的回到宿舍。

“哟,回来啦?那女的是谁呀?”住在万成上铺的常左家搂着万成的肩膀问。

万成睁了睁眼睛,把常左家的手臂放了下来说:“你看见了?”

“看见了,长的还不错呢。你谈女朋友了?”

“没有没有,才认识。”万成不愿多说,拿了洗漱东西去洗澡,没一会常左家又来了,站在万成跟前还是笑呵呵的问万成女朋友的事。万成捧了一把水,往常左家身上泼去,“你烦不烦人?”

常左家躲开了,还是笑呵呵的,“要说找女朋友我可是有经验的……”

“喂,你看我洗澡呢?一会洗完了在说话行么?我这光着呢,你在这我不自在啊。”万成捂着该捂的地方,皱着眉头说。

“好好,等你洗完了,咱俩好好聊聊你那个小女朋友。”

“还不是女朋友,常左家你别四处造谣啊……”万成的话还没说完,头顶上一盆冷水从浇了下来。

万成伸出头去看,常左家赶紧笑哈哈跑了,万成身后大骂着:“常左家你神经病啊!”

等万成洗完了澡,宿舍里的人都齐刷刷看着他,张维千拍拍手说:“恭喜,恭喜,热烈恭喜。”其他几个人都拍着手,说着同样的话。万成问:“什么情况?恭喜什么?你们谁中了五百万彩票了?”

张维千神秘兮兮的说:“恭喜你成为我们宿舍第一个脱单的,哈哈!”

“还不是,才认识……”

万成的话没说完,早已经被宿舍几个人笑哈哈的压在床上,几个人叠罗汉,只压的万成喘不过气来,满脸通红只求饶。

后来舍友常拿这事取笑万成,原本没有什么胆量的万成也壮着胆子,频繁和路媛约会,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万成知道了吻的味道,有时候,还要在外过夜。

大二那年秋天,万成和张维千,还有常左家出去吃完饭往回走,三个人还在说说笑笑,常左家忽然拉了万成,用手指了指路对面,“你看那里,那里,是不是你女朋友?”

万成和张维千都望着常左家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是路媛。路媛不是一个人,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生,两个人有说有笑,还互相牵着手。

万成突然间像雷打了一样,一动不动,张维千说:“我晕,这什么情况?脚踩两只船?”

万成往前急走几步,又折回来,“算了,走吧,回去吧。”

常左家拉着万成问:“你咋了?你不去质问一下?”

“怪不得快一个月时间不理我了,原来真的是有新欢了。算了……不强求……走走,回去。”

张维千听了,“回去做什么?走走,再去喝点,昂,老常?”他朝常左家使了使眼色。常左家明白,万成不想去,硬被他们两个人拉走,三个人又去喝酒一直到天明。

时间就这样匆匆,转眼间已过四年时间。二零零六年刚过完寒假,宿舍里几个人都在聊毕业以后的事情,有几个人要去沿海城市,有些要北上,而张维千的工作不用愁,家里早已经安排好了,只等他毕业。

万成和常左家一样,都是农村来的,没有什么背景,只能在毕业前夕尽快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张维千说:“你们俩哪都别去了,就留在宝番(虚构城市名)吧,和我做个伴。”

这天万成正在玻璃橱窗里看张贴的招聘信息,忽然一个声音说:“万成!”万成正看的出神,忽然听见有人说话,不禁浑身一抖,转过头一看,原来是王双儿。

这四年时间里,王双儿像个大姐姐一样,万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会找她。王双儿也很有耐心,总是能把愁眉苦脸的万成开导的高兴起来。即使万成偶尔也会有谈感情的想法,后来见王双儿没往这方面想,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万成傻笑着说:“哎哟妈呀,吓我一大跳,今天怎么回来了?”

王双儿说:“来找辅导员问点事情。对了,你在这看半天,有没有看到合适的企业或者岗位啊?”万成摇了摇头。

“不急,这段时间校招的企业多,你多看看。晚上我请你吃饭去。”王双儿打了一个响指。万成高兴的来回摇着王双儿的肩膀,“姐啊,亲姐啊,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法的?”王双儿哈哈大笑,一把分开万成的两只胳膊,“你别急,有你出血的时候,等你工作了挣钱了,就天天请我吃大餐吧!”

“那是自然。走走,现在就去吃饭去。”

万成和王双儿走在那条不知道曾经走了多少次的路上,万成忽然间有一丝惆怅。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间就要毕业了,他们说的最美好的大学时光就这样结束了。”万成用脚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子,那颗石子蹦着往草丛里去了。

王双儿拢了拢额头的一丝头发,顺在了耳朵后头,“你一定要看准了投简历。”

“投哪家啊?”

“那家德企吧,我们有同学在里面上班呢,工资挺好的,可以去试试运气。”

晚上王双儿请万成吃了火锅,问了问万成女朋友的事,万成说了没有,王双儿只摇头,万成问:“你这摇头什么意思啊?”王双儿擦了擦嘴说:“人家都换五六个女朋友,你就谈了一个,还被人撬走了,我能不摇头吗?你这个人魅力不行啊。”

王双儿打趣一番,自己格格笑了起来。万成吃了口菜,“那交女朋友不要花钱吗?哪里有那么多钱可用的?假期里做的临活都只够补贴点生活费。”

王双儿夹了块煮熟的羊肉卷放到万成碗里,“也是,女人总是花钱地方多。我现在一个月工资都不够我花的,好在我父母都用不到我操心,偶尔他们还给我补贴一些。你就不一祥了,要好好努力呀。”

万成看着王双儿给他夹了菜,顿觉温暖,抿着嘴点了点头。

到了七月毕业季,张维千的工作是去他叔叔的公司做业务,常左家去了一家台资企业,万成如愿以偿去了那家德企。

万成问张维千:“你这跨行了,专业不是浪费了吗?”

“我是想找个稳当的工作,你知道吗?我叔叔五月六月两个月挣了三万,这可比几千块钱工资高多了。管那么多,先去干着呗,干不下去了再换呗。”

万成和常左家听了只是羡慕,张维千招招手:“走,带你们去吃饭。”

万成租了公司附近的房子,有个师父带他,后来考核达标,就让他自己工作了。

万成第一个月的工资没有给家里,而是全都花了请客吃饭。

张维千手握着酒杯笑着,“去干了一个月还适应吗?”万成说:“有人带着,还行。”

张维千又问:“常左家你呢?”常左家吃了块猪头肉,“别提了,去了就上产线大半个月,今天这个岗,明天那个岗,还要熬夜,都快累死了。”

万成听了哈哈大笑,“看来我的运气要比你好点。”张维千也笑。

万成的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我去接个人。”没一会儿,只见万成引着王双儿进来了。王双儿一一点头,张维千和常左家一看来了人,赶忙站起来。

“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好朋友王双儿,都是我们一个学校的,是我们师姐。”万成一边说着话,一边拉了凳子给王双儿让座。

“师姐好”,“师姐好。”

“这是我那两个兄弟,我和你说过的,张维千,常左家。”

王双儿再次点头,“幸会幸会。”

张维千看王双儿,瘦瘦弱弱,颇有点弱不禁风的感觉。“对了,师姐现在做什么工作?”

王双儿说:“和你们不一样,还做专业对口的事情,我已经改行了,现在在一家公司做前台。”张维千笑说:“我也改行了,我做销售了。”

“是吗?做销售可锻炼人了,挣的可比上班挣工资多多了。”王双儿说着话,站起来拿了茶水壶,一一给他们三个倒了水。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