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最新章节,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思夜雪的新书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胡氏灵柯孙兰花林富贵。主要讲述了:林富贵被人按着,又被胡氏夹枪带棒的讽刺了一番,一时气的只顾得喘着粗气,但也不敢反驳,毕竟胡氏说的话确实在理。林永堂也在胡氏的安慰声中渐渐平息了怒气,强打起精神,对着林富贵问道:“林富贵,盼娣是你的亲女…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最新章节,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免费阅读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林富贵被人按着,又被胡氏夹枪带棒的讽刺了一番,一时气的只顾得喘着粗气,但也不敢反驳,毕竟胡氏说的话确实在理。

林永堂也在胡氏的安慰声中渐渐平息了怒气,强打起精神,对着林富贵问道:

“林富贵,盼娣是你的亲女儿,你为何要这般打她?”

其实这也是所有人疑惑的事情。

诚然这年头都有打孩子的习惯,但那也是关起门来自己打,闹成这样,甚至于林富贵这种恨不得将孩子打死的,更是没见过。

林富贵也知道不能将实情说出来,便不肯出声。

众人见状,急忙催促,但林富贵此时就是个锯了嘴的闷葫芦,被逼急了就只说这是家事,别人管不着。

见林富贵不答,林永堂也没了耐心:

“林富贵!林家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村中不能有杀人犯,你若是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但若是你再敢这般打孩子,就休要怪我无情!”

林富贵没有反驳,但也没有同意。

胡氏和林永堂哪里不明白对方的心思,目光转到那边瘦弱的小姑娘身上,林永堂对着胡氏点点头。

胡氏心下明了,转移了话题,上前对着林富贵发问道:

“林富贵,我大伯娘现在身体不好,你们家赶紧找人来伺候,还有医药费你也尽快拿出来,否则……”

说着理了理身上的衣服:

“我们就去衙门找大人评评理。”

胸口满是鲜血见林来宝一直没有苏醒,出来找人的孙兰花正好听到这句话,顿时喊道:

“嫂子,这使不得!”

众人目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入眼的便是孙兰花灰色麻布衣上的大片血迹,急忙后退了几步。

林永堂皱眉看了眼林富贵,目光扫了灵柯一眼,最终又重新将视线落在了孙兰花身上。

也有不少人的视线在灵柯和林富贵身上游离。

灵柯明白这是人之常情,毕竟谁看到父亲打女儿,且母亲身上还满是鲜血都会认为定是这女儿的错。所幸她也不是十分在意外人眼光的人,倒是面不改色。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林富贵一脸凶神恶煞的瞪着灵柯。

灵柯虽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也不能背黑锅啊,一脸不解:

“您这么看我干什么?林来宝又不是我打伤的。”

听到灵柯这般说,众人有些不明白,毕竟林家两口子可是把林来宝当心肝疼的,怎么可能会动手打自家的宝贝蛋。

听到林来宝的名字,孙兰花想着那边昏迷的儿子,急忙对着林富贵哭道:

“他爹,来宝还没醒,咱们赶紧请大夫啊!”

林富贵死死盯着灵柯,恶狠狠的喊道:

“孽女!”

灵柯被气笑了:

“您这说的我可不认,您想卖了我,我不同意,您就要打我。现在您自己打伤了来宝,又来怪我?”

灵柯几句话,便让周围人脑补了一出大戏。

林富贵咬牙,想要解释,但他又不能将自己被女儿威胁的事情说出来,只好吃了这个闷亏。

“走!”

恶狠狠的瞪了灵柯一眼,林富贵挣脱开众人的束缚,对着那边的孙兰花吼道。

孙兰花脑海中全是吐血的儿子,哭着便要回家。

那边胡氏自是不依:

“站住!”

见林富贵面色不虞,胡氏也没有退缩,而是道:

“我大伯娘的事,咱们还没有商量好。”

开口的是胡氏,自然是孙兰花上前,但眼下她更担心儿子,语气也不太好:

“嫂子,我家是真有事,您就不能过两天再说?”

胡氏也被对方这不耐烦的语气气到,语气微冷:

“你家有事,我大伯娘就没事了?她老人家现在还在床上躺着,话都说不出来,觉得自己拖累了我们,若不是我们拦着,她都要寻死了!”

说着,胡氏想到刚刚大伯娘那双绝望的眼睛,眼角微微泛红。

孙兰花并没有被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到,而是反驳道:

“她自己想寻死,关我什么事!都那么大年纪了,死了也算是为你们减轻负担!”

胡氏还没开口,那边已有不少村人斥责:

“孙兰花!你在胡说什么!”

“就是,孙兰花你还要不要脸!你把赵大娘打成那样,现在还咒人家死!”

……

妇人们围着孙兰花,顿时怒骂起来。

胡氏被气得喘着粗气,但眼下目的还没达到,朝众人道谢了几句后,重新对着孙兰花开口:

“孙兰花,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现在就让成材成茂套牛车去官府!”

这话一出,原本等着媳妇解决问题的林富贵急忙上前:

“嫂子,何至于此!”

胡氏冷哼一声,没有多言。

这边林富贵和孙兰花轮流说着好话,但胡氏满脸不接受,二人心中越发焦急。而那边林成材领着王大娘走进了人群。

王大娘不着痕迹的凑到孙兰花身边,将人扯到一边后,小声开口:

“兰花,你看盼娣也不听话,且她对你们有些怨恨,与其留在家里,不如直接把她送出去。况且你家还欠着赵大娘钱,用个埋怨你们的姑娘抵债,这不是正正好么。”

孙兰花自然不愿,但眼下也的确没有别的办法。目光转到那边看戏的女儿身上,心下一凉,若是放这么个祸害在家里,她的来宝估计还有的罪受。

想到这里她最终点了点头,扯过一旁还在赔礼道歉的林富贵,轻声商量起来。

林富贵一开始并不同意,但孙兰花又说了几句,也只好满腔愤恨的点头。

推开身前的人,孙兰花走到胡氏面前:

“嫂子,我家情况你也清楚,眼下来宝也病了,我们是真的没钱。”

见胡氏一脸冷漠,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她只好继续开口:

“您也说了赵大娘需要人照顾,我们让盼娣去照顾,您看这行吗?”

胡氏挑眉道:

“那盼娣的口粮呢?总不能你家做错了,还让我们给你养女儿!”

孙兰花咬了咬牙,最终道:

“我们把盼娣过继给赵大娘!”

众人哗然。

灵柯也是没想到对方竟说出这种话,不过视线转移到那边正一脸满意的王大娘身上,心下明了。

王大娘虽和孙兰花不对付,但原主这个小姑娘却经常帮对方打水,对方这番好意,她记住了!

孙兰花的话,正中胡氏下怀,但她仍旧面露不满:

“盼娣都这么大人了,万一以后你们来找她,我们岂不是养了个白眼狼!”

孙兰花本就有着让女儿过继后仍听家里话的打算,眼下心思被戳穿,也明白自己要摆出态度说道:

“您放心,我们肯定不会再上门找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