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灵柯林富贵林永堂小说免费阅读

网络作者是思夜雪的经典佳作《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火爆上线,主角是灵柯林富贵林永堂。主要讲述了:灵柯收拾好自己,便坐在了床上,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眼下林富贵和孙兰花两口子已被逼到了绝路,不出意外,僵局即将被打破。而她也是时候离开这里,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灵柯刚将木棍握在手中,门口便传来了猛烈…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灵柯林富贵林永堂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灵柯收拾好自己,便坐在了床上,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眼下林富贵和孙兰花两口子已被逼到了绝路,不出意外,僵局即将被打破。而她也是时候离开这里,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灵柯刚将木棍握在手中,门口便传来了猛烈的撞击声。

刚刚本就被大汉撞得有些散架的木门,几下就被彻底撞开,伴随着一阵烟尘,林富贵双目赤红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房间。

伴随着林富贵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灵柯清凌凌的声音从灰尘中传出:

“你要做什么!”

林富贵捏着拳头,指骨咔咔作响:

“林盼娣!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说着一拳便朝灵柯肚子砸来。

灵柯面色一沉,对方可是一个壮年男性,且用尽了全力,若真的挨上这一拳,肯定站都站不起来。

随手将旁边地上的林来宝拎起挡在身前,便见林富贵一拳便打在了对方的胸口。

“咔嚓”

耳边传来骨头的断裂声,林来宝的胸口立刻便凹陷了进去。

林来宝惨嚎一声后,嘴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接着便软倒在了地上。

林富贵刚刚因烟尘没有看清,眼下见受伤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儿子,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那边孙兰花也一直注意着屋中的情况,看到儿子吐血后昏迷,急忙惊呼着上前:

“宝儿!”

灵柯后退两步,从林来宝身边让开。

孙兰花伸手擦着林来宝脸上的血,但那血水却根本止不住的从对方嘴角流出。

林富贵耳边是孙兰花的哭嚎,脑海中是儿子口喷血水的场景,整个人有些恍惚。

灵柯冷眼看着屋中的情景。

虽说林来宝只是个孩子,可让对方受伤的人又不是她,她自是没什么愧疚之心。

林富贵有些茫然环顾四周,看着那边神色淡漠的灵柯,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抄起一旁的椅子,便朝灵柯扔了过去。

灵柯急忙避开,从窗边跳了出去。落地抬头后,视线对上门外正在看戏的三姐妹。

灵柯:这还当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果然这家里,也只有原主才是真正傻的那个了。

就连林招娣,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见灵柯逃跑,林富贵急忙上前去追。

院子实在狭小,且这幅身子仍旧有些虚弱,灵柯便朝外跑去。

林富贵也没了不能丢人的想法,眼下他只有将这个女儿打死的心思。

灵柯边跑,边喊着救命,周围不少人打开了家门,出来看热闹,不过见林富贵好似疯魔般,一时也不敢上前。

灵柯仔细回忆着林家村的地理情况,灵光一现,便朝村外的河边而去。

这个朝代,以孝治天下,不说她这个小身板能不能打得过林富贵,就算可以,若真的动手,她也定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甚至有可能被投入大牢。

这可不是现代,古代的大牢她虽没真正见识过,但电视剧也看过不少,事实绝对比影视剧中的更加惨烈。

回忆着那条河的位置,路过一个拐角时,灵柯没注意,一头撞在了同样准备拐弯的来人怀中。

两人顿时一同后退了几步,不过灵柯很快反应过来,卸了几分力道,倒不至于太过狼狈。

林永堂已和大伯娘商量好,此时正同妻子商量着找谁做见证人,便没有注意,却不想直接被人撞了过来。

抬头看向那边踉跄了几步便站稳,准备继续跑的小姑娘,他急忙出声:

“盼娣!”

熟悉的声音,让灵柯停下了脚步,视线转移到对方脸上,不过却仍旧面露疑惑。

虽然之前这村长确实给她留下了不少好印象,但眼下她在逃命,哪还有心思理会对方。

见小姑娘面露疑惑后还想要跑,胡氏和林永堂对视一眼,一把扯住了对方的胳膊。

灵柯皱着眉头想要挣脱,那边林富贵已来到了几人面前。

林富贵拎着胳膊粗的棍子,双目赤红,好似一头发狂的野牛。

此时他的眼中只剩下了那边的女儿,见对方被制住,眼中满是兴奋,抡起棍子便要打下去。

“住手!”

林永堂见罢,怒喝出声!

而林富贵好似没有听到般,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

灵柯见旁边的林永堂和胡氏已被吓呆,忙抽出自己的胳膊,顺势一滚,棍子正好落在了刚刚她站的位置。

伴随着棍子落地的声音,林永堂也回过神来,一脸怒容的对着那边还想要动手的林富贵喊道:

“林富贵!你现在就给我滚出村子!”

林富贵被村长的声音惊的恢复了几分神智,而此时一直紧跟在他身后想要上前,但又担心受伤的村民们,见对方清醒急忙将他制服。

林富贵没有挣扎开,想到刚刚林永堂的话,和家里的事情,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怒气,恶狠狠的道:

“林永堂!我管教自己的女儿关你什么事!你只是村长,又不是我爹娘,你还管我怎么管教家里的孩子?”

“这是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咸吃萝卜淡操心,我管教女儿你也管,你怎么不管老子拉屎放屁!”

林永堂被对方粗鄙的话语气的说不出话来。

那边胡氏见自家男人被责骂,双目一瞪,叉着腰怒骂道:

“林富贵你说这话还有没有良心!缺不缺德!咱们林家村都姓林,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按照族谱,我们可是你的长辈,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见林富贵似是不服气,想要反驳,胡氏也没有给对方说话的机会,接着道:

“你要是在家里教女儿,谁也管不着,但你这可是在大街上拿着棍子随便打人,若是不小心打到别人出了人命怎么办?我们林家村可容不得身上带着命案的人!”

“你爹娘当初生病没有银子,还是永堂和其他村民借给你家,也算是恩情吧,你就是这般忘恩负义的?”

“再者我大伯娘被你婆娘打的现在还躺在床上,先不说药钱,你家可有一个人去看望过?你们两口子这种无情无义之人是哪里来的脸指责我们!”

“还有永堂他是县太爷亲自确定的村长,你这般说是对县太爷不服?”

&&&&&

小剧场:

林永堂(气呼呼):好气好气!气的说不出话!

胡氏:林富贵你他娘的拿老娘当摆设?老娘的男人自己都舍不得骂,你又是什么东西!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