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墨门江湖陆不言小说免费阅读

奇幻仙侠小说墨门江湖 的作者是野牛,主角是陆不言。书中主要讲述了:陆府,退思小院。陆不言把那两具从乱坟岗带回来的男女尸骨,搬进了三间靠山耳房中的一间,他也把自己关进那屋子,不停地摆弄着那一堆白森森的骨头,一根一根,一块一块,像小时候玩的拼图、搭积木的游戏一般,不厌其……

墨门江湖陆不言小说免费阅读

《墨门江湖》 免费试读

陆府,退思小院。

陆不言把那两具从乱坟岗带回来的男女尸骨,搬进了三间靠山耳房中的一间,他也把自己关进那屋子,不停地摆弄着那一堆白森森的骨头,一根一根,一块一块,像小时候玩的拼图、搭积木的游戏一般,不厌其烦地在里面拼凑。

这事儿听起来简单,但你若不亲力亲为,绝体会不到这其中到底有多繁琐,多复杂。

要知道,人体共有206块骨头,它们相互之间连接构成人体骨架,人体骨骼又分为颅骨、躯干骨和四肢骨三大部分。

其中,颅骨29块、躯干骨51块、四肢骨126块。

最复杂的部分当属四肢骨那部分,一是数量多,二是太琐碎,最难以区分,譬如手掌部分的骨头,从大拇指到小拇指,再就是每一节的指骨,左右手同一部位的骨头,它们之间的细微区别估计得用放大镜,亦或是显微镜才能辨别出来,但也不一定。

颅骨部分虽然数量少,却也很复杂。

非但如此,更需准确无误地分辨出男尸和女尸,而这无疑又是极难的,只能从大小、长短、粗细这些细微处来一一甄别,其中的艰辛无以言表。

从日出到日暮,又从月明到星稀……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一连七八天过去了,陆不言一直都待在退思小院,足不出户,过着单调枯燥如苦行僧般的苦逼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前世连夜加班,连轴转的难忘岁月。

忆往昔,不堪回首!

这院子除了余良能自由进出外,其他人一律都被拒之门外,每日的三餐饮食也皆由她们做好送来,再由余良负责端进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陆不言更是如人间蒸发般,杳无踪迹。

伺候他的丫鬟水仙,七月,门房的八斗叔、牲口把式歪嘴李、厨房的花四娘……

闲来没事便经常念叨起那个活泼跳脱,没什么架子的少爷来。

如此一来,躲在屋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某人,免不了经常毫无征兆地喷嚏连连。

他的父亲陆之义、母亲庄氏、叔母孙氏、堂弟陆不辞、堂妹陆非嫣……

那个经常带给他们快乐,活泼跳脱,一肚子鬼点子的少年,消失了。

一日,陆之义私下里悄悄问余良,“言儿这些日子一直都把自己关在那间破屋子里,也不露面,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余良笑道:“东翁但放宽心,到时自然见分晓。”

说罢,更不多言,负着手,溜溜达达地一路向西……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陆之义无奈地摇了摇头,心说,也不知自己花钱费力请这么个大仙来教自己儿子,到底是福还是祸,是对还是错。

长叹一声,一切随缘吧!自己向着另一边也负手而去。

另外,他养的蜡嘴、靛颏、绣眼、叫天子、猫头鹰,就连那只整天牛逼哄哄,任谁都理睬的傻雕,这些日子来,都没人逗弄搭理它们,它们也懒得叫了,简直无聊透顶。

这日子过得寡淡无味极了,都快淡出鸟来了!

总之,大家很想他。

陆府,内宅。

四岁的陆非嫣趴在门框边,瞪着两只漆黑乌亮的大眼睛看向屋内,见庄氏正在刺绣,便如小猫扑蝶般“嗖”地一下奔了过去。

庄氏自有了陆不言后,心心念念想再生一个女儿,却一直未能如愿,虽看医吃药,却也无济于事,再无所出,弟妹孙氏在刚生下陆非嫣三个月后,陆之信便猝然离世,孙氏整日里失魂落魄,以泪洗面,再也无心照料孩子,庄氏心疼便把她抱养过来,帮忙照料,一来二去,陆非嫣反倒和庄氏越发亲近,不是母女更胜似母女。

“娘!”陆非嫣甜甜地喊了一声,便扎进庄氏怀里。

这一声娘叫的奶声奶气的,她顿时觉得心都快化了,这孩子……

陆非嫣自小养在庄氏身边,从咿呀学语学语到蹒跚学步,一天天渐渐长大,慢慢学会了说话,这第一声娘自然叫给了庄氏。

“是嫣嫣呀!”庄氏爱怜地抚着她的小脸,肉嘟嘟,粉嫩嫩的,忍不住伏首亲了她一口,笑道,“唔……好香……”

“娘……痒……”陆非嫣咯咯笑起,小兔似的在她怀里乱拱一气。

……

闹过一阵后,陆非嫣仰起小脸,问道:“大锅捏?我想找大锅玩!”

庄氏闻言忍不住叹口气,她这一说不免勾起了自己的心思,又不得不哄她,“大哥在学塾呢,这几日在用功,嫣嫣听话,等过几日大哥就回来了,到那时咱们再找他玩,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找大锅玩!”

陆非嫣异常坚定地摇晃着她的小脑袋,头上扎的蝴蝶结也随之乱颤,“我要给大锅送好吃哒!”

庄氏拗不过她,只得找了一个婆子带她去。

……

陆府,退思小院。

陆不言每日除了摸骨,便是潜心修炼玄武功,闲暇时,捧着余良送他的那本小黄书,上面记载着千机门用毒的不传之秘。

通过对小黄书的研读,他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因他不单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知识,还有他来自另一个空间的知识积累。

如此一来,他便融会贯通,举一反三。

对于玄武功的修炼,他也进境神速,或许与他天赋异禀有关,短短数日,他的功力竟已突破至第二境,内力也是倍增。

自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反复摆弄、揣摩、研究那堆白骨,同时,他的脑海中也在不断地描摹、勾勒出每一块白骨的轮廓、形状,渐渐清晰,那一堆白森森、冷冰冰的骨头慢慢犹如有了生命般开始活灵活现起来,浮现在眼前……

白骨如一粒种子般,生根,发芽,长出枝杈,生出叶子,绽放出花朵,又如在累累白骨上布满了脉络,生出了血肉……

……

陆不言打开房门,他知道,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自此,他将开启一段别样的人生!

深深地吸了口清冽的空气,外面的阳光温暖和煦,秋风拂面,目之所及,翠竹、白墙、黑瓦,还有在那湛蓝的天空中,成群结队,浩浩荡荡的大雁,正往南方飞去,它们一会排成人字,一会排成一字,一边飞着,一边不断发出“嘎嘎”的叫声……

……

余良正在另一间屋子里摆弄着一堆瓶瓶罐罐,不时的皱眉、摇头,好像不是很满意。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抬头一看,见是久未露面的陆不言,看他一脸的轻松,便知他出关了。

“搞定了?”

“恩!”

“好!”余良现在也变得惜字如金了。

……

“师父……”

“干嘛?”

“下一步干嘛?”陆不言问道。

“接下来,你将学习如何制毒,解毒,要学108种毒药的配方,加上解毒的方子,一共是300多道配方,不知你多久能学会?”余良淡淡道。

“唔……”

陆不言陷入了深思。

他知道,接下来的学习,才是对他真正的考验,师父接下来要传授的肯定不会是寻常的毒药,那么,学习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

“我尽力!”陆不言笃定地答道。

余良亦郑重地点点头,没再过多追问。

他知道,自己新收的这个弟子,已经超出了自己原本对他的期许,在他现在这个年纪的少年中,估计无出其右者,当执牛耳。

片刻。

“这几日你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咱们再开始学习。”

“好的,师父,那我先走了。”陆不言道。

实话说,这些天来,他确实也蛮拼的,虽然通过修炼玄武功,身体的各方面机能都有了显著的提升,与原来的自己相比,可以说,有了质的飞跃,但是,这些天来,有点用脑过度,确实应该放松一下了。

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

“等一下。”

当陆不言刚走到门前时,余良又叫住了他。

“怎么,有事?”

“去你父母那儿见个面吧,东翁数次问起你来,过去请个安,莫让他们太过牵怀。”余良语重心长道。

“……”

陆不言闻言,不由一怔,这些日子忙得昏天黑地的,确实有些疏忽了。

“好的,师父,我先走了。”

余良朝他摆了摆手。

……

难得这么闲暇,这么轻松惬意,走出退思小院,就像放出牢笼的小鸟一般,无忧无虑,心情特别舒畅。

这感觉真好!

一抬头,猛然看到栖在枯树上的那只隼雕,它也发现了他,四目相对,这家伙竟然难得的扇动了几下翅膀,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陆不言走了过去,左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右手抚着它的羽毛。

或是许久未见,隼雕很亲昵地来回转动着脖颈。

或是脑子短路,陆不言伸出食指去逗弄它的尖嘴,隼雕那嘴弯如钩,坚如铁,那傻雕见有肉送到嘴边,猛地一口啄住,再不松口。

“啊……”陆不言不由地惨叫了一声,“你大爷的!”

右手“啪”地一掌击在它脑袋上,这下彻底把那傻雕打懵了,松开了嘴,陆不言的那根手指这才得以保全。

傻雕愣愣地看着他,他看了一眼血淋淋的手指,又看向那傻雕,四目相对,却早已没了刚才的温馨。

隼雕满眼的不屑,你丫的玩不起,还玩急眼了,切!

“不言少爷,这么多天干嘛去了?都没见你呢。”清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陆不言回首一看,见是服侍自己的丫鬟水仙,这丫头生的仪容不俗,眉目清秀,虽无十分颜色,其娇憨之态亦颇为动人。

“想我了么?”陆不言打趣道。

这伤疤还没好呢,这么快就忘了?

“少爷……”水仙一听这话,顿时俏脸通红。

“找我有事儿?”陆不言问道。

“哦……刚才非嫣小姐过来找你,你没在,她这会儿正在屋里撒娇耍赖呢,谁都哄不好,刚才在房中听到外面喊了一声,听声音像你,没想到还真的是呢!”水仙道。

“唔……”

陆不言知道这个妹妹,她虽是个女孩,却是两房中唯一的宝贝女儿,尤其是自己的母亲,比她亲娘更胜亲娘,那真是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星星不给月亮,比对他这个亲儿子还要好上三分,令人看着都有些眼热。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自己又何尝不疼她呢!

小说《墨门江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