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墨门江湖》txt下载

强推热门奇幻仙侠小说墨门江湖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野牛,主角是陆不言。书中主要讲述了:秋风萧瑟,夜空如洗。山风吹过,卷起地上的枯枝败叶如蝴蝶般翩翩飞舞,为这寂寥的空山,倒也凭添了几分生气,月冷如霜,照在林间,洒下一片清辉,清冷的月光下,赫然可见山林间肃立着一座座的孤坟。有的坟前立着墓碑……

完整版《墨门江湖》txt下载

《墨门江湖》 免费试读

秋风萧瑟,夜空如洗。

山风吹过,卷起地上的枯枝败叶如蝴蝶般翩翩飞舞,为这寂寥的空山,倒也凭添了几分生气,月冷如霜,照在林间,洒下一片清辉,清冷的月光下,赫然可见山林间肃立着一座座的孤坟。

有的坟前立着墓碑,有的仅是一个破落的小土包。

在一座大坟前的空地上,左右立着一尊青石雕刻张牙舞爪的守墓兽,兽首狰狞,正虎视眈眈地凝视着面前一道瘦小的身影。

是一位少年。

这少年约莫十一二岁,轻衣薄衫,此时午夜山谷中虽秋意逼人,却不见他有丝毫的寒意,正大马金刀地踞坐在一段烂木的枯干上。

山风啸唳,拂动他额前的一缕垂发,林间不时传来阵阵野兽山鸦的怪鸣嘶吼声,他亦脸色如故,不悲不喜。

眸如寒星,如老僧入定般凝视着面前的墓碑:

十二世祖考陆公居山府君墓

忽然,他抬头傲视苍穹,目光望向漫天的星辰,渐渐柔软,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片追忆往昔之色……

……

“啪啪啪……”

陆不言把目光从红绿灯上移开,扭脸一看,见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头,正在旁若无人地拍打着他右侧的车窗玻璃,眉头不由皱起,心底油然生出一丝不悦。

“真讨厌!”嘴里嘟囔了一句。

近几年,这种在马路上流动的骗子俨然成为一种新兴的职业,他们不是乞丐,如苍蝇般三五成群流连于各红绿灯路口、闹市区、写字楼、商场的周边,向有车一族或少不更事的青年男女们兜售一些车上的挂件、符牌之类的小玩意儿,以此来敛财。

“干嘛?”

那老头指了指车窗,陆不言有些不情愿地按下了车窗按钮。

那老头竖起右掌,一脸正色,肃然道:“施主,老衲空深,是九陀山的游方和尚,今日与你有缘,这是特意为你量身打造开过光的紫微楞严咒六字真言护身符,给你个福缘价,二百五十元好了,保你财源广进、洪福齐天!”

红你大爷个头!

还真把我当成二百五了,你们这帮可恶的骗子!陆不言不由暗自腹诽。

“不要!”他干脆利落道。

说罢,车窗徐徐升起,不想再搭理他了。

“哎……别……不要……你夹着我了……疼……”

我倒……这糟老头子坏得很,不但是特马个骗子,还尼玛兼职碰瓷……这帮老油子属狗皮膏药的,一旦粘上,还抖搂不开了呢,真是倒霉!

无奈,车窗又徐徐落下。

“你怎么还耍上无赖了?我忙着呢,没闲工夫搭理你,少在这扯淡!走开!”陆不言不由有些火大,音调随之升高了几分。

“嘿嘿……”

那老头呲着一口令人反胃的黄板牙,颇有种大灰狼诱骗小女生吃糖果的猥琐感,“施主,有话好好说嘛!不要急着拒人于千里之外,我见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与我实在是投缘,也罢,这符我挥泪斩马谡,一百块送你了!”

……

我看你头方,伤不起!

流氓不可怕,就怕遇见如老头这般厚颜无耻之徒,竟能说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话。

陆不言有些无奈,叹口气,遇到这种老流氓,别无他法,唯有破财免灾可解,不如花点小钱早早打发走算了,免得他再纠缠不休,一念及此,随手从手边的杂物筐里摸了一张钞票,那是刚才买烟找回来的零钱。

打发道:“就这些,爱卖不卖。”

老头一看,见是一张二十元的钞票,不由地两眼冒出绿光,一把就抢了过去,生怕他反悔似的,又随手把护身符递给他。

说道:“这紫微楞严咒六字真言护身符可不是一般的宝物,只赠有缘人,施主,你可要好生保管,莫要等闲视之,这宝物日后就归你了!”

说罢,留下护身符,老头飘然而去,只留下陆不言一人坐在车内凌乱。

……

哎……

陆不言叹口气,看看手里这个破烂玩意儿,又望向老头那远去的背影,心情不免有些郁结,心说,我怎么就着了那糟老头子的道了呢,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傻钱多的二百五么?

还有,今天这红绿灯是坏了吗,怎么这老半天信号灯都一直没变呢?

百无聊赖,陆不言随手打开那包刚买来的烟,抽出一支塞到嘴里,火起烟燃,一口烟雾吞吐,似要把胸中的郁闷也一同释放出去,袅袅青烟顿时丝丝升起,正在这时,手里的护身符突然光芒大盛,那光芒夺人耳目,他的精神一阵恍惚,犹如噬魂摄魄一般,不禁被那道光所吸引,不由自主地随着那烟雾一起升腾……

……

往事不堪回首,一行晶莹缓缓落下,被那少年一把抹去,复又伸手入怀,摸向了胸口的位置,唔……那东西可还在,心中不禁五味杂陈,深叹口气,竟然发出一声与他这个年龄不相符的感叹。

哎……

他,就是被那个坑爹的护身符带着穿越而来的陆不言,今年是武朝景元十五年,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二个年头。

灵溪陆家,在这方圆数十里之内也算得上是一门望族了,家有良田三四百顷,骡马成群,可谓是锦衣玉食之家,不过,家族中却一直是人丁不旺,到了十二世陆居山这代竟凋落成单传,更在四十三岁那年殁了,只留下陆不言的父亲陆之信与他叔父陆之义兄弟俩。

成年之后,陆之信娶妻庄氏生下陆不言后,便再无所出,而陆之义却在生了一儿一女后,三十八岁时竟撒手而去。

来到这世间,实非所愿,但既来之,则安之,亦无他法。

过了良久,陆不言缓缓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口清冽的空气,这气息中既饱含着野草泥土淡淡的芬芳,也蕴含有山中林间的松香,精神为之一振,踏着这月光,负手朝着林间的碎石泥径行去。

前行二三十丈,来至一道水沟边,清清的山溪水无声流出,没入一片茂密的杂草从中。

扑啦一声,一只野鸟自草丛中忽地飞起,一道黑影随之现身,嘎嘎怪笑了起来,在这深更半夜的荒野僻林间,令人不寒而栗。

“谁?”陆不言倒也不惊不慌,沉声问道。

那人黑布蒙面,模样看不清楚,又穿了一身黑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那人说话的声音更是难听至极,好似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令人听了不免有些气滞。

“小子,胆子不小啊,一人竟敢走夜路,也不怕被小鬼捉了去?”

“小爷我不做亏心事,自然不怕鬼叫门,我就是捉鬼的,有本事你来啊!”陆不言有些不屑的叫嚣道。

黑衣人闻言不由一愣,他自出道以来,还从未遇见如此胆大狂妄之徒,尤其对面还是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他也胆大了,看来,今夜应该好好给他上一课了,让他知道知道“怕”字,到底该怎么写。

“嗬!还嘴硬,我倒要让你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爷爷我的拳头硬。”

话音未落,那黑衣人早已纵身跃起,暴喝一声,“小兔崽子找死!”

左拳击出,疾如闪电,不等招术使老,右拳又已从左拳底下穿出,这招正是“通天拳”中的“偷云摘月”。

陆不言不慌不忙,待他拳至,左掌后发先至,挥掌格开,右掌随即击向那人的肩头。

黑衣人右肩微沉,左手又挥拳击出。

陆不言身子微微一侧,低头避开,左拳突然张开,途中拳开变掌,直击化成横扫,一招“水中捞月”,只听拍的一声脆响,打了黑衣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吼吼!打脸了啊!啪啪哒!

这正是伤害性不大,而侮辱性极强,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一个小孩子打了一记耳光,我特马不要脸吗,黑衣人不由大怒,飞起一脚狠狠向陆不言踢来。

陆不言一个转身,堪堪避开,身形斗转,冲向了右侧,左腿如响尾蛇般倏地窜出。

砰的一声,这一脚又踢中他身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接二连三在这小子的拳脚上吃亏,黑衣人这回彻底暴怒了,双眼中布满血丝,反手自身后抽出一把刀来。

刷的一刀,便向陆不言兜头砍去,一招“举火烧天”砍向面门,出招既狠且辣,直奔要害而去。

陆不言见他开始拼命,也不敢大意,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一个闪身,刀锋从他右臂一侧砍下,相距不过三寸。

陆不言一惊,暗道:“好险!”

此时,自己手中既无兵刃,气力上又不占上风,如此缠斗下去,时间一长难免不出意外,而黑衣人胆敢深夜行凶,必会有所倚仗,并不是易于之辈,自己如何才能脱身险境呢

小说《墨门江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