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角叫赵显王元儆小说狼行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狼行天下》小说是网络作者蛇心野良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赵显王元儆。主要讲述了:溱水县内,八百溱水县驻军疾驰,街道屋顶上更有十数位武林人士手持军用弓弩。这些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从郑府逃出来的信使赵显徽。老酒头祭出玲珑九剑,拦下白羽枪仙和郑析支,赵显徽这才有机会逃出郑府。并非赵…

主角叫赵显王元儆小说狼行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狼行天下》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溱水县内,八百溱水县驻军疾驰,街道屋顶上更有十数位武林人士手持军用弓弩。这些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从郑府逃出来的信使赵显徽。

老酒头祭出玲珑九剑,拦下白羽枪仙和郑析支,赵显徽这才有机会逃出郑府。

并非赵显徽贪生怕死不敢一战,只是知道对方的身份后,若是还要恋战,便是侥幸赢了,也必然被郑府其他死士击杀。唯一的活路便是赵显徽先走,只要没有他在,老酒头只带一个上官苑,他若执意要走,区区一个密州还没人拦得住他。

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想从溱水县驻军和江湖人士的联手追捕下逃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离开王府后,赵显徽的目标只有一个,出城!

溱水县虽然只是个县,但因为王府的存在,四面城墙高达百米,所用石材极为坚硬,便是有攻城的投石车也难以在短时间内破城。

想要出城,要么攀附城墙外逃,要么从城门冲出去。

赵显徽没有如人预料般攀附城墙,本就没有什么内力的他,如今身受重伤,早已没有了攀附百米高墙的能力。他所逃方向也非西南北四处偏门,而是整个溱水县的正大门,防卫最森严的东门!

东门早已关闭,不允许任何人出入,城墙和城门洞口遍布有数百甲士,其中有多少人是江湖武夫乔装而成就更不知了。

赵显徽躲在距离城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小胡同里,时不时探头查看外界情况。

这个时候街上行人极少,所以当俩人出现在胡同口不远处时,立马引起赵显徽警惕。

来者俩人,为首一位是个文弱儒生,四十岁的年纪,身正影直,行走时自有一股浩然正气。儒生身后跟着个负剑男子,走路的时候竟然紧闭双眼。

儒生与负剑男子丝毫不在意嘴角依旧挂着鲜血的赵显徽,径直走入胡同。那儒生开口询问道:“菜圃的老农?”

赵显徽不言语,儒生只是察言观色就知道了答案,又问道:“百农架的缠藤老?”

赵显徽神情不变。

儒生又问:“诗文楼的猎文诗人?”

赵显徽不语。

儒生再问:“梯田的耕耘农?”

赵显徽背负身后抓着匕首的手暗暗用力。

儒生点点头,明白答案后开始自报家门:“吾乃密州太守,宋子瞻。”

赵显徽暴起杀人,却被一柄利剑架在脖子上。

当朝大诗人挥挥手,从未睁眼的剑客便收起长剑。宋子瞻又道:“我虽与郑刺史同在一州为官,却不同心,他要杀你,我偏偏要救你。”

赵显徽自然不会轻信,依旧手握匕首,只要这个当朝大文豪有半点要害自己的迹象,就算有那剑客护着,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宋子瞻半点不担心赵显徽会再次暴起杀人,大大方方背对着对方走出胡同,边走边道:“若想活命,就随我来吧。”

……

今天在密州发生的事已然遮掩不住,不过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城外,前不久来到密州的三千龙象铁骑。

不知为何,驻扎在城外的龙象铁骑突然整装待发,矗立城外,却不攻城,只是叫人开门。溱水县驻军却派了数百人在城头持弓拒敌,更让十数人抵住城门。

于是,号令龙象铁骑的王元儆一马当先,身后只跟十位褪去铁甲,背负圆盾的龙象甲士。十一人竟然用飞爪攀上吊桥,期间有四人被射杀坠河。王元儆第一个攀附上,等其余人都上来后,便将绳索劈断,吊桥轰然落下。

一鸣惊人后,王元儆非但不退,竟然顶着箭羽冲入城门洞口内,其余六人架盾掩护。

王元儆抽出背负的两根铁矛,狠狠掷出,竟然洞穿城门,连带着刺死城门后数位甲士。城门更是发出俩声轰鸣,数十人险些顶不住。

王元儆一共负矛十二,溱水县城门便响了十二声,再无人敢堵城门。

十二铁矛用尽,城门依旧未破,王元儆也不退去。在他身后,是三千龙象铁骑!既然溱水县驻军不识趣,那就只好攻城了!

骑军从来就不适合攻城,可这位秦王府将领今日偏要用三千铁骑破这溱水县的城门。

就在龙象军即将开启攻城战时,城门却缓缓开启,走出的却不是什么将军甲士,而是一位文弱儒生,身后跟着负剑男子与颓废咳血的信使。

宋子瞻好歹是密州郡城太守,在密州的话语权仅次于郑析支,在面对三千龙象铁骑的压迫下,他要开门,自然没人敢阻拦。

王元儆见此,转身便走。三千龙象铁骑如洪水退却。

即便到了这一步,赵显徽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双手缩在袖子里,各握一匕首,面对宋子瞻,边退边说着告辞言语,直到过了吊桥才敢转身。

谁人不知秦王府王元儆旗下龙象铁骑号称举世无敌之军,从未有人轻视过。纵使如此,也没人能想到,龙象军攻破一座城池,死四人,伤三人,用时不足半个时辰。

震惊龙象铁骑战力无敌之际,朝堂上不是没有谏言王元儆的行径是公然造反,不过一切言语皆如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众多官员气愤不已时,一首脍炙人口的豪迈边塞诗吸引了许多文人雅士的目光。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天下文人借此抒发胸中气,难道我辈诗人只会无病呻吟?沙场将军的豪迈气概,我们文人一样不差!

如此一来,便再没人去闲言王元儆的造反行径,更少有人能看到,这件事背后,那位由宋子瞻亲自送出溱水县的年轻信使。

……

一老一少信使再相聚时,老者垂丧着脸,再没有了以往的懒散姿态。年轻人呆滞原地,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相遇不过短短半月,年轻人可是信誓旦旦要当个保镖,直到玄真法师归来。结果这才半月过去,估计那人还未走出大奉王朝的版图,那个与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女子,此时却昏迷不醒,毒气早已侵入五脏六腑,只因老人以内力护住心脉才能吊住最后一口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