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角叫上官苑郑析支赵显剑客的小说在哪阅读

小说狼行天下是作者蛇心野良所著,主角是上官苑郑析支赵显剑客。主要讲述了:仔细想来,相遇至今上官苑是第一次看到赵显徽动兵器。以往这丫头只是将其视作仇人,却没想过这个仇人的武功究竟有多高。直到今天,沉浸在王府华美之中的上官苑被狠狠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没想到,坐下后才说了一句话,…

主角叫上官苑郑析支赵显剑客的小说在哪阅读

《狼行天下》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仔细想来,相遇至今上官苑是第一次看到赵显徽动兵器。以往这丫头只是将其视作仇人,却没想过这个仇人的武功究竟有多高。

直到今天,沉浸在王府华美之中的上官苑被狠狠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没想到,坐下后才说了一句话,这个男人便拔刀相向。当她看到真正的郑析支,这个丫头终于明白,有大事发生了。

郑析支生得虎背熊腰,乃是出生氐族,被汉人称作胡人。相比于中原人士,胡人大多体格健壮,不论参军练武,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上官苑想起上官家几十口人,正是一夜之间被身旁之人所杀,再看郑析支明显来者不善。这个以往只知道游山玩水的丫头毅然决然取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狠狠向赵显徽刺去。

谁能想到,赵显徽这个时候都防着上官苑,两根手指轻轻夹住匕首,任凭上官苑如何用力也抽不回去,反而被赵显徽一把夺了过去。

眼见机会来临,男子剑客拔剑猛刺而来,却被赵显徽刚刚夺来的匕首顺势挡下。

书架后的郑析支立马双手握刀,手臂青筋猛爆起,偃月刀砍出一个半圆,木桌当场炸裂。赵显徽虽然躲过这一刀,可那强横的冲击力还是将其震退,这位年轻信使顺势退出屋子,落在院子里,双手各持一匕首。

郑析支与那男子剑客都不理会上官苑和老酒头,一冲而出,追着赵显徽去了。

面对郑析支和男子剑客的攻击,赵显徽次次躲得惊险,每次躲避时都会以阴险角度给予反击。不过因为以一敌二,每次快要得手时总要被另一人干扰,迟迟僵持不下。

上官苑一点不担心赵显徽会死,相反对她来说,这个仇人死了才好。

“老酒头,他打得过吗?”上官苑问道。

老酒头更悠闲,岔开腿大大咧咧坐着,提着王府的名贵酒壶,狠狠灌了一口,这才回道:“那剑客约莫刚到二品,郑析支更是沙场磨砺出来的老牌二品。”

上官苑不急着惊喜,继续问道:“那你还不帮他?”

老酒头悠悠然道:“这小子虽然还没迈过二品门栏,但万万不可小觑,他的如今的境界是一次次生死险境拼出来的,郑析支和那剑客任何一人挑出来,都不是他对手。”

“老夫虽然与这小子同行,但他的战斗,除了死到临头,老夫一律不会插手。”老酒头又喝一大口,抓起一只鸡腿撕咬起来,含糊不清道,“今天就算出手,也帮不上忙。”

不等疑惑的上官苑发问,老酒头又道:“丫头,今天就给你说说武夫是如何划分境界的。”

“凡人学武,终究只练三样,体,技,气!”

“有一副钢筋铁骨,才有与人对战的本钱,但光练体也无用,没有办法去运用自己的力量,便是莽夫。至于那气,便是我们常说的内力。”

“如那剑客,虽然体格不怎么样,却有一股绵长之气,将内力运用自如,加之灵转剑招,这便是大多数剑客的模板。”

“郑析支则是靠的体和气,虽然没有什么招式,可他每次的蛮横攻击都附带雄浑内力,挡不住,躲也要被余波震荡。”

“至于小徽子,基本没有什么内力,全凭体技达到如今境界,若是能找到合适的修炼内力的功法,别说二品境,离一品都不远咯~”

“练体者,按照一拳砸穿几块军用铁板来计算境界;练技者泼一盆水,不靠体气,以收回多少计算境界,但这种方式其实并不准确,只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罢了;练气者比较直接,以周身窍穴开通多少来计算境界。”

上官苑听得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记下多少。

眼看赵显徽逐渐落入下风,老酒头终于行动,却不是出手救人,而是对站在书房外的老管家笑脸询问道:“老伙计,府上可有剑南春?”

郑府自然会有各种美酒储备,老管家却摇摇头。

老酒头无奈,只好撇撇嘴回书房去了。

院子里本来种有几株芭蕉,如今早被剑气刀势毁去,本来养在大水缸里的鲤鱼在地上扑腾几下,再无生气。

撞毁水缸的郑析支一身猩红,却仍双手持匕首,大口喘气,死死盯着同样大口喘气的俩人。

郑析支和男子剑客毕竟内力要比赵显徽雄厚,回气自然也要快点。俩人刚回过气就一冲而上,欲要趁其旧气去而新气未接的机会结束战斗。

然后,俩人暴起出手的一瞬,赵显徽竟然强行停止换气,血液一瞬逆流,再而急速流转。拼着这样自伤一万的方法,在一瞬蓄力,如晴天惊雷一闪而逝。

男子剑客瞪大双眼,缓缓倒下,这位被邀请来相助的剑客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和另一位二品高手联手的情况下,会被一个还未跨过二品门栏的从二品一击必杀。

这一击,赵显徽很贪心,贪心到即便以一敌二还妄想同时击杀俩人。以至于男子剑客虽死,郑析支却险之又险挡下那直刺要害的攻击。

郑析支狞笑着转身,正好看到赵显徽因为强行气血逆流而口吐鲜血倒地,提着大刀慢慢走去。

老酒头终于按耐不住,身形爆冲而出,却因为守候在房门外的一道身影而急退回书房。

看上去和普通老人没什么区别的老管家依旧一脸温和笑容,站在书房门口。

“这是郑府与赵家之间的恩怨,梯田就不需要管了吧。”

从相遇后便始终是一副不理天下事的懒散老信使第一次神情凝重,狠狠咬牙,一把抓过上官苑所背剑匣。

撕去布条,露出其中的紫檀剑匣。只见老酒头猛一拍,剑匣就展开一个槽位,其中一柄森寒铁剑飞掠而出,随着老酒头的心意去攻击老管家。再一拍,又出一槽位,形如青竹的玉剑飞去。第三拍,剑如毒蛇。飞掠而去,第四拍,钝剑玉如意去而无影踪。

这一天,已经消失于江湖的玲珑九剑再次出世,而且一出便出了九柄。

为了牵制那所谓的管家,老酒头聚精会神用了八柄,最后第九柄随着主人心意去救人。因为没有气机牵引,效果自然不好,可暂时压制一个二品小宗师还是勉强可以的。

江湖是健忘的,对于蒸蒸日上的江湖来说更是如此。几十年前称霸江湖的武夫换在如今可能连前五都进不了,可别忘了,那仍是曾经的武林翘楚,是力压一世的狠人。

几十年前的江湖,人们的眼中只有俩人,玲珑九剑公孙无忌与白羽枪仙张秀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