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厉总,夫人又升职了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网文大神举个包子的新书厉总夫人又升职了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主角是厉景尧阮柠。主要讲述了:厉景尧之所以会从总部来到基层,一来是督促员工尽职尽责——二来、也是看看阮柠的新职场。此刻,厉景尧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劈面遇到阮柠。阮柠目光如炬,那小眼刀似乎要将厉景尧千刀万剐。提口气,她已气咻咻靠近了厉景…

求厉总,夫人又升职了小说免费资源

《厉总,夫人又升职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厉景尧之所以会从总部来到基层,一来是督促员工尽职尽责——二来、也是看看阮柠的新职场。

此刻,厉景尧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劈面遇到阮柠。

阮柠目光如炬,那小眼刀似乎要将厉景尧千刀万剐。

提口气,她已气咻咻靠近了厉景尧,无明业火腾腾腾燃起来,遏制不住。

“厉总,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吗?!”

阮柠用力攥着拳头,锋锐的指甲嵌入了手掌心。

当初离开总部,她以为就能逃出生天。哪里知晓,无论到哪里,厉景尧都阴魂不散,他的制裁几乎“无处不在”。

厉景尧眼神阴冷,瞳孔内席卷过飓风,“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厉景尧没有理会阮柠。

阮柠还要说什么,厉景尧已带了助理离开。

……

翌日,晨会结束,阮柠就昨日的事主动找他。

两人站在走廊处聊天,顿时引起马主管、周娟和小丽的注意力。

“呵呵呵,”周娟耸耸肩,阴阳怪气,“看看那狐媚子的骚劲儿,真以为总裁会对她刮目相看呢。”

“哎呀,你别说,人家生的本来就水灵儿,我要是有这个好皮囊,我也……”

小丽还要说什么,马主管已丢来一记警告的眼神。

两人缄默。

室外,阮柠只感觉后背了冷汗涔涔,一种乏力感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

那恨之入骨的眼神几乎让厉景尧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和恨。

厉景尧清楚阮柠是心高气傲的人,但今天的阮柠态度却很卑微。

他靠近她,嘴唇几乎贴在了阮柠的耳朵上,“有你这么求人的?”

“厉总,”阮柠败下阵来,丢盔卸甲,一切的防御都消散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他那深邃的黑瞳内窜过一抹玩味。

“自然是有办法的,你……”他冷笑,“应该不蠢。”

横竖是她以为他在给她“职场潜规则”她,给她“穿小鞋”!他还能怎么样呢?

解释徒劳无益,反而越描越黑,不如就干脆利落承认算了。

阮柠攥着拳头的手暗暗用力,真恨不得举起拳头在那狞笑的脸上招呼一下。

一了百了!

但就在此刻,她勾着唇,悠悠叹了口气:“那么请问厉总您下榻在哪一个酒店,门牌号你发我微信?这样满意了吗?”

厉景尧从未见过这样的阮柠,审慎的看着她,“今天你怎么了,这么低声下气?”

那模样楚楚可怜,我见犹怜,这和记忆中神色冷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自尊自强的家伙完全判若两人。

阮柠也注意到了偷窥者的视线,唯恐厉景尧走了以后引起不必要的非议,转身准备离开,但也不知怎的,忽而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这么直挺挺的摔了下去。

连日来,为了多拿一些订单,阮柠顶着溽暑难耐的骄阳不断的奔波,刚刚到这里,马主管和周娟又安排了不少杂务,她这两日本就没休息好,加上之前抽血身体还没挥舞元气,居然就这么晕厥了。

厉景尧眼疾手快,他一把抄了腰肢将阮柠抱住了。

众人瞠目,大吃一惊。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具戏剧化的翻转吗。

看到这里,周娟冷笑,“不给她个奥斯卡的小金人都委屈她这炉火纯青的演技了。”

“可不是怎么说,我要是会这个,我也是阔太太了,吃穿不愁哦。”小丽酸溜溜的刻薄着,一面还愤愤不平摔打键盘。

此刻,厉景尧已送了阮柠到附近医院。

住院部。

厉景尧蹙眉,焦躁的踱来踱去。

病床旁有一个看护在陪床,一面调整点滴,一面回头看向厉景尧,“是个学生妹吧?你说说你们这些大老板,可真有你们的,家里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

“别乱说。”厉景尧心烦意乱。

这看护却喋喋不休,“等会儿点滴完了叫我,我还要拿东西去。”

厉景尧急忙趋近病床。

阮柠紧闭双眼,面色煞白,看着触目惊心。

“狗男人,我……”尽管浑浑噩噩的,但阮柠在梦里已将厉景尧大卸八块!

与此同时,粉拳挥了起来,他厉景尧哪儿想得到会有这一下?硬生生挨了一拳头。

“你!”厉景尧凌空做了个锁喉的动作。

过了许久也不见那看护回来,看阮柠翻身嘴巴还在翕动,厉景尧随手找了热水过来,让阮柠喝水后,这才看到马主管那边发来的讯息。

一看之下,顿时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为核实情况,厉景尧出了门。

阮柠醒来完全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刚刚的一系列记忆已一扫而空,就在这时,看护进来了,开始数落厉景尧的话。

阮柠想要解释,但看护却不给她机会,七七八八嘈嘈切切看着好吓人的。

须臾,厉景尧进来了,阮柠看看厉景尧,“厉总这下满意了?”

“那事不是我做的,事情还有转圜的机会,现在那人还在看守所,我已联系了探访的时间,那边还在提审,三天后才能见面,所以……”厉景尧靠近,警告道:“这三天,你就不要出幺蛾子,在这里好好休息。”

“我出幺蛾子?”分明出幺蛾子的是他啊,阮柠蹙眉,骂一句“道貌岸然,倒打一耙。”

言外之意,他是猪八戒,厉景尧愠怒,“人都这样了,还牙尖嘴利?”

“你还要表演到什么时候?”

“谁耐烦和你逢场作戏了,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之前就给你说过要你签署诚信协议,你当做耳边风,现在好了,赶快想办法亡羊补牢吧。”厉景尧毒舌完毕,出门。

阮柠听到手机有震动,打开一看,发觉是公司群,里头的同事们就此事已讨论的热火朝天,阮柠仔细分析推敲,忽而发现这事有点蹊跷。

似乎……

不像是厉景尧做的。

躺了半小时,阮柠拔掉了点滴,准备离开,结果才拉开门就撞在了厉景尧身上,这一下阮柠重心不稳,直挺挺倒了下去。

着陆点有个降压仪,不锈钢的质地,棱角分明,阮柠吃惊想要躲避,但已来不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