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安宁胡玄卿小说《狐胎》在线阅读

火爆悬疑小说狐胎 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蚊子在吐血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主角是安宁胡玄卿。书中主要讲述了:日子虽然贫瘠,但也好在安安稳稳的度过着。可是三年以后,也就是我妈十八岁这一天发生了巨大的变故!那天我妈正种着地,五月刚入夏的太阳还挺毒,晒得她头昏脑涨,田地里返上来的热气好像要把眉毛都燎着。一个起身顿……

安宁胡玄卿小说《狐胎》在线阅读

《狐胎》第2章 一条菜花蛇 免费试读

日子虽然贫瘠,但也好在安安稳稳的度过着。可是三年以后,也就是我妈十八岁这一天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那天我妈正种着地,五月刚入夏的太阳还挺毒,晒得她头昏脑涨,田地里返上来的热气好像要把眉毛都燎着。一个起身顿时感觉头昏眼花,想着赶紧回到家里去后院的井里打一瓢水,解解渴。想到那甘冽冰凉的井水就加快了脚步。

终于走到家,急急的压了井水灌入口中,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这水就像有一股子怪味,没喝两口,哇的一下就吐了!

吐了好一会,还是感觉恶心,直到吐得鼻涕眼泪横飞,嘴里发苦,胆汁好像都要吐了出来才稍稍作罢。

徐老赖看见我妈这个样子满脸嫌弃,让她滚远点吐,别守着井边让他没法打水。

可姥姥看着我妈这个样子感觉有点不对劲,仔细瞅了瞅我妈发育完好的身子,想着刚刚上午还不歇气的种了好几拢地,怎么这会就吐了?

作为生育过的人,我姥姥立马拉着我妈的手问:“小华,你是不是搞对象了?”我妈这么大人了自然听懂了我姥姥言下之意,一时觉得又羞又愤!“你不关心我的身体是不是生病了,在这问一些有的没的,你可真是我亲妈!”说完扔下手里的水瓢就走了。

可一连三四天,每次吃饭或者刚吃完的时候我妈就一个恶心,飞奔到院子里狂吐不止,我姥姥意识到不对,就带着我妈去了乡诊所,检查结果:怀孕59天。

我姥姥气的直跳脚,:“作孽啊!真是作孽啊!昨个范家屯的张婶还过来给你说媒,说这个人家要是能相中,彩礼能给一千八,还能外带一头小牛犊!你这….到底跟了哪个野男人?”

我妈也是眼前一黑,脚跟没站稳差点昏了过去,脑子一片浆糊,怀孕?怎么就是怀孕了呢?自己还是黄花大姑娘,这个事他自己是比谁都清楚的啊!心里一急,眼里含泪夺门而去。

我姥姥一路就在后面追,不断地追问肚子里到底是谁得种,她好去上门讨说法,让对方下聘礼娶了我妈。可我妈咬死了说根本没有这个人,我姥姥以为是我妈袒护对方,就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当年那落后的农村还不兴做人流。

半年后,就在全村人的闲言碎语,和徐老赖的阴阳怪气中,我,出生了。

那个年代,十八岁的黄花大姑娘,还没出阁就怀了孕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可以说一辈子都要被人戳脊梁骨。

我妈的情况似乎更惨,姥姥家的经济状况维持眼下这几口人的生活都困难,饥一顿饱一顿简直就是常事,所以对于我这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子打算如果是男孩就给隔壁村的王大山。

那俩口子一直怀不上娃急的很,如果是男孩他们很乐意要并且还能给姥姥几百块钱。几百块钱对于当时的姥姥家来说可以换粮食吃小半年,所以徐老赖也就默许了我妈在家里养胎直到生出孩子。

可是偏偏不随人愿,我是个女孩,不能为姥姥家换取几百块钱,女孩在那个年代就算白送也没人愿意要的,家家的口粮都是有数的,多一个吃饭的,但劳动力却不如男孩,论谁家都是不愿意的。

所以在我出生的那一刻,我就成了弃婴,当然不是我妈想抛弃我,而是徐老赖,和我那个没有一点主见的姥姥。我妈当时刚生出我躺在炕上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徐老赖便从我妈身边把我抱了过去,我妈从炕上爬起来想追但奈何刚生产完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三两下就被姥姥拦下了。

但奇怪的是,徐老赖刚把我抱出门准备丢弃时,看见土院子里摆满了各种还没咽气的家禽,几只老母鸡,两只鸭子,一只大白鹅,甚至还有山里的野鸡野兔子,全是脖子处被什么动物咬断了喉咙,伤口处还冒着热气留着血,看起来都是刚刚捕杀的。

徐老赖惊讶过后十分欣喜,这些肉食平时家里过年都不见的能吃上一回,就算是拿到集市上售卖也能换两个钱!

姥姥看徐老赖站在院子里不动,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也走出来看,看见这个景象也是惊的说不出话来,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小华的那个相好,知道孩子出生了特意给送来的?”可看着这满地的鸡鸭鹅的死法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正在疑惑,发现一只狐狸,不对,是一群狐狸!!因为紧跟这狐狸身后的是大大小小少说有二十几只狐狸!!

只见得所有狐狸全都朝着徐老赖做跪拜状,两只后脚半蹲在地上,直立着身子,两只前爪举在胸前作揖。

看见这这个场景,只听徐老赖脚下滴答滴答,一滩黄色液体冒着热气从他棉裤腿流淌出来,原来这个怂货被吓尿了,一动不敢动,姥姥在旁边也是瞪圆了眼睛大气不敢出一声。

这个时候我妈踉踉跄跄的从屋里扶着墙走了出来,挣扎着想要到徐老赖怀里把孩子抢下来,我妈后来说,虽然当时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来的,而且一直想着只要生出孩子就立马送人,但看我生出来的一瞬间就改变了想法,一定要保护我!

徐老赖看我妈抢孩子,也忘了一群狐狸的事,本能的和我妈撕扯我,突然我啼哭不止,也就是这时,一群狐狸顺势把徐老赖包围,冲他龇牙咧嘴,好像在威胁他,如果再不放手,下一秒这一地的鸡鸭就是他的下场!

姥姥赶忙说:“快!快把孩子还给丽华!”我妈接过我以后也瞅清了这些狐狸,但她并没有感到害怕,因为它们帮她夺回了孩子。

这时从狐狸群里走出来一只狐狸,一身狐毛通红,通体没有一根杂毛,浑身油亮精光,身躯也比其他狐狸威猛了许多。

它叼着一大锭金元宝,注视着我妈看了一会,或者说它是注视着我妈怀里的我看了一会。把金元宝放在我妈的脚边转身就走了,一群狐狸也跟着这只狐狸走了,只留下雪地里一串脚印加上满地家禽和那一锭黄澄澄的金元宝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也许是看在那一锭金元宝的面子上,也许是碍于那群狐狸的淫威下,徐老赖再也没有动过把我扔出门的念头,而我,也就在流言蜚语中慢慢长大了。

这些事都是我每每追问我妈,别人都有爸爸为什么我没有的时候我妈跟我讲的,小时候还能被安抚住,后来长大了再听这些就认为我妈是不好意思跟我说她当年是到底跟了谁才有了我,所以编了这些瞎话来哄我,

但后来我遇见了一只狐狸,我知道,我妈当年告诉我的这些事,都是真的。

因为我是早产儿,八个月的时候我就出生了,老人都讲早产儿七活八不活,我妈希望我能一辈子平平安安,生活也宁静祥和。所以给我起个名:安宁。

但老天爷往往就是喜欢跟你开玩笑,你越是想怎么样,他偏偏要跟你反着来,谁能想到,在我长大之后就再也有了安宁的日子。

“安宁!你去园子里给我摘两个辣椒来,这个酱配点辣椒吃才好吃。”

使唤我的人就是我的小舅舅铁蛋,说是舅舅,但也就比我大三岁,从小就喜欢欺负我,姥姥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偏袒他。我反坑过几次但发现最后都会被姥姥打发回来慢慢的就学会逆来顺受了。

我停下手里正在扒饭的筷子,看了铁蛋一眼,想说你自己要吃自己拿,但我知道跟他争执没有意义,起身就向房子后面的菜园子去。

盛夏下午的三四点钟还是很热的,刚走出来就感觉头顶的太阳毒射着我的脸,霎时脸上就密密麻麻出了一层小汗珠。走到菜园子,仔细看了看,想起来辣椒种在最里面了,小心翼翼的避开脚下的大葱,生菜,拨开眼前的枝藤向里面走,没一会就看见了一串串辣椒,随手挑拣了几只就往回走。

刚一转身,一脚差点没踩到一条菜花蛇!密密麻麻的黄色花纹泛布在青绿色的身子,这一条貌似有些年头的蛇赶上我胳膊粗。在乡下田野间长大的我知道这玩意儿没有毒,但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一条。盘绕成一个圈,只有头部昂着看着我,嘶嘶的朝我吐着蛇信子。

眼见是一条无毒的蛇,心下就放松了些,都说蛇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我定了定神,咽了口吐沫,打算轻手轻脚的绕过它去。

可谁知我刚一抬脚,它头部一个后仰,我知道蛇头部后倾就是要攻击人的姿势,脑子一急,顺手就把手里的辣椒往它身上砸,但辣椒又不是雄黄,对蛇怎么能有用处呢?我转身就开始跑,也顾不上脚下什么香菜,生菜,我要赶紧跑出这个菜园子!

小说《狐胎》第2章 一条菜花蛇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