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厄运缠身:国家求我当海外主播!》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厄运缠身:国家求我当海外主播!》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厄运缠身:国家求我当海外主播!》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饺子蘸酒,主角是叶落观众先辈。主要讲述了:深夜,金陵城。一条灯火通明的街巷。和服、彩灯、以及遍布的日式建筑,夏日の祭?一个穿着破烂戎装的男人从纪念馆走出,却看到了街上穿着形形色色和服的年轻人,以及樱花式建筑。他很疑惑甚至绝望:“没守住吗”不远…

《厄运缠身:国家求我当海外主播!》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厄运缠身:国家求我当海外主播!》最新章节目录

《厄运缠身:国家求我当海外主播!》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深夜,金陵城。

一条灯火通明的街巷。

和服、彩灯、以及遍布的日式建筑,

夏日の祭?

一个穿着破烂戎装的男人从纪念馆走出,却看到了街上穿着形形色色和服的年轻人,以及樱花式建筑。

他很疑惑甚至绝望:“没守住吗”

不远处。

滔滔河水之下,无数冤魂齐声哀嚎。

万人坑下的皑皑白骨凄厉惨叫,鲜血写下的三十万似乎已经蒙尘,那两名畜牲因为百人斩而登上报纸炫耀的惨烈。

似乎也已经被岁月磨平。

被杀害的儿子永不再生。

被活埋的丈夫永不再生。

悲苦留给了被恶魔强暴了的妻。

纪念馆不远处。

乱葬岗中。

一个断肢残骸、浑身是血的人,看着满街的和服。

只觉得疑惑。

“老乡,这是哪里?”

近旁一同死去的战友掩面:“是金陵。”

他猛地跪下来痛哭:“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们还是没守住,没有守住啊!”

此时此刻。

类似这样的事还发生在九州无数个城市。

珠海亦然。

郊区。

叶落站在窗前。

他俊秀的脸上虽然看不出半点慌乱,但明显也多了几分凝重,之前那番解释,也就是苦中作乐效仿星爷电影《回魂夜》的台词。

既然某些事躲不掉。

就只能尽可能先让自己不要慌乱。

直播间这些观众,看他淡定的表情,不由得由衷感慨霉神的心态。

“好熟悉的台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吧?”

“不愧是霉神啊,这心态我真服了。”

“百鬼夜行、阴兵借道路过他家门口是吧,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

“他非但不慌,甚至还想去一探究竟。”

“霉神的逻辑果然不能用常理来思考。”

“不是,最近这些灵异事件多的好像有些离谱啊,以前隔三差五虽然也听说,但跟现在比起来,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真感觉最近可能出了问题,有人在背后捣鬼。”

观众议论。

阴风不断击砸着玻璃,哗啦啦的声音令人感到不安。

“咚咚咚——”

珠海午夜的钟声敲响,回荡在城市上空。

叶落皱起眉头,朝着远方看去,此时雾气弥漫斜月沉沉,目光眺望这条路的远处,那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

“轰轰轰——!”

“咚咚咚——”

“怦怦怦——!”

叶落站在窗前,注视着远方。

手握五雷符。

如果愿意,下一刻便是浩荡天雷降临。

他眉宇间越发严肃起来。

直播间有些胆小的网友更是直接反扣屏幕,不敢再看。

可心中的好奇却让他们不愿退出。

但更多人还是疑惑,难不成,他这是真撞见阴兵借道,百鬼夜行了?

一个人真能霉到这种程度吗?

也许……

又或者是节目效果!??

难不成有经纪公司看上了叶落的名气,现在耻巨资加强他的人设,想用各项诡异的事件托底,打造出一个数一数二的网红?

不少观众手脚发抖,头蒙在被子里。

注视着手机屏幕。

叶落站在窗前,却并不显得恐惧慌乱。

“砰砰砰——”

整齐划一的步伐。

好似有大军行进。

郊区原本就居民稀疏、分散,此刻更是家家户户紧闭门窗,强行闭眼,生人勿近,唯独叶落,始终驻足观望。

“居然是真的,霉神是真勇啊!”

“主播还是赶紧溜吧,这种情况要是再不躲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真是阎王爷上来开道了吗?”

“最近这灵异事件是真多啊,刚才我刷手机就看到了不少报道。”

“金陵以及很多城市举办的那什么夏日の祭你们知道吗?今晚正式开幕,但诡异的是这些召开的城市,好像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先辈的英魂,甚至有人听见他们在哭泣!”

“唉,世风日下,霉神赶紧去展区逛一圈啊,最好给一把火烧了。”

弹幕翻滚。

所谓的阴兵借道、百鬼夜行。

也越来越近。

叶落终于看清了他们。

一瞬间。

他心中的凝重、紧张一扫而空,被安定和敬佩所取代。

这哪是什么阴兵借道?

哪是什么百鬼夜行?

明明就是战死沙场的先辈,为国捐躯,以身许国赴国难的先烈英魂!

扯着一面白色旗帜。

字体尤为醒目。

苍劲有力。

又带几分决然。

旗的正中写着一个斗大而苍劲有力的“死”字。

“死”字的左右两侧写着这样的几行小字:

右边:“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家国分上尽忠。”

左边:“国难当头,倭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此旗。

乃是蜀郡战士王某之父。

临别前赠予儿子之物。

叶落仅是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来历——当年与日寇厮杀。

最为惨烈的蜀地川军。

这支队伍纪律并不算最好,装备也与精良毫不沾边,甚至还带着些半大的娃儿、白发苍苍的老汉,人手一杆大烟枪。

每个人都浑身是血,衣着破烂。

有人断肢残骸。

亦有人身躯之上满是弹孔。

叶落从窗户一跃而下,平稳落在地上,站在了他们前方。

“各位先辈,不知从何而来,又要去何方?”

粗犷的中年男人眼神锐利,犹如一头鹰隼,嘴唇干裂,身躯之上四处都是血痕,他此刻似乎有些疑惑、惊讶,半响这才说出话来。

“小兄弟,这是哪里呦?”

“能不能给我们说一哈嘛!”

“老子带着这帮兄弟,找不戳回家的路噻。”

“这一路上问别人打听也没人理,只能就这样漫无目的的乱走,现在遇戳你,能不能给我们说一哈撒?”

中年男人开口,便是一口浓重的川蜀之音。

叶落如实告之。

但这只兵马却传来一阵嗤笑声。

这娃儿,看着年纪不大,倒是会哄人。

咱们一路上看见那么多装着倭人衣裳的娘们儿,还有建筑,你现在告诉我们是在九州,怎么可能。

咱们和那群牲口。

不共戴天。

九州,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

眼神锐利的中年男人似笑非笑:“小娃儿,你可别诓老子噻。”

“这一路上,咱们可看到不少娘们儿穿着倭寇的衣服街上瞎逛,还有之前路过的一条街,那整条街都是倭人房子。”

“就跟租界似的。”

“你现在骗老子是在九州?”

“鬼才相信。”

“说,你到底有何居心!”

……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