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角叫贺嘉司辰的小说在哪阅读

作者是超级小飞侠的热门新书再遇是星辰火爆上线,主角是贺嘉司辰,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简介:贺嘉是机场回家的路上接到闺蜜季婷电话的,一路风尘仆仆赶到这家五星级酒店,踏进旋转门还没来及喘口气,便被大厅等候区沙发上的季婷拉进了电梯。618门口,两人无声对望,呆愣的站了片刻,贺嘉有些茫然的问身旁的…

主角叫贺嘉司辰的小说在哪阅读

《再遇是星辰》第1章 你是谁?

贺嘉是机场回家的路上接到闺蜜季婷电话的,一路风尘仆仆赶到这家五星级酒店,踏进旋转门还没来及喘口气,便被大厅等候区沙发上的季婷拉进了电梯。

618门口,两人无声对望,呆愣的站了片刻,贺嘉有些茫然的问身旁的闺蜜:“婷婷,里面的人真是杜旭?你看清楚了?”

“嗯,是他,我不会看错的。”季婷小心翼翼的看了贺嘉一眼,心一硬接着说:“还有刚才和你说的,校吧里的好几篇风月帖子都和他有关。之前没告诉你,是我一直当八卦来着。今天是真巧了,我在对面咖啡厅等的人还没来,先看到了杜旭和一女的……进去了”季婷越说声音越小,忍不住频频转头看她。

贺嘉拿出手机拨号,片刻门内传出了轻微的熟悉铃声,是杜旭无疑。

电话接通的很快。

“喂,嘉嘉。”

“嗯,阿旭,我出差回来了。想你,我去学校找你吧?正好晚上一起吃饭。”

“今天啊?”

“嗯,怎么了?”

“今天我实验室比较忙,有个比较重要的理论要验证。”

“那算了,明天吧!”

“好啊,不过你有时间吗?昨天你还说你们副主编总是压榨你们组,都没有吃饭的时间。”话筒里杜旭的声音还和往常一样的温柔。

“明天我请假呗,刚出差回来,主编好说话。”

“好,那你明天过来吧,我在学校等你,么么……”贺嘉淡定的挂断电话,稳了稳心神后抬手敲门。

从敲门到门打开,中间也就只有几秒而已。可就这几秒,对于贺嘉来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门里面身穿睡袍的杜旭擦头发的手慢慢僵住,吃惊的看着门口的两人。

“你 ……你们怎么在这?嘉嘉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杜旭神色慌张的想要说什么,可对上贺嘉冷冷望向自己的目光,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他一直知道贺嘉的底线?知道她心软,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怎么都好哄,但这次……

卫生间的水声还在继续,一句甜腻的女声飘出来:“阿旭,不是说好一会出去吃饭吗?你怎么订餐了呀,今天还想和你一起烛光晚餐呢。”

屋外的吵闹声被里面的人错听成了服务员的送餐声,杜旭的脸色更黑了些,痛苦的瞄了一眼卫生间的门。

“这就是你所谓的重要验证?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算了,你别说,我不想知道了,咱们分手吧。”贺嘉是想狠狠对着他发泄一番的,可话还没说两句自己先绷不住了,哽咽着,慢慢红了眼眶。怎么也不敢相信前一刻还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下一刻就能出轨别人。

一听到要和自己分手,杜旭先着急了。伸手想要拉贺嘉的胳膊却被她侧身躲开。

一旁站着的季婷上前一步挡在了两人中间,怒目直视着对方为闺蜜打抱不平:“杜旭,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你追嘉嘉的时候是怎么和我们说的,是怎么向嘉嘉保证的,现在做出这样的事还想怎么样?敢做不敢当啊?”

杜旭想反驳,还没开口,卫生间的门开了,出来的那抹身影让门口的两女生更吃惊,贺嘉脊背瞬间绷直。

女生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杜旭,缓慢而坚定的走到贺嘉面前:“嘉嘉,是我对不起你,但我不后悔,我喜欢他,比你喜欢的时间更久。你们在一起前我就喜欢,可那时我自卑,从来不敢表现出来,每次看你开开心心的约完会回来,我都心疼的要命,看见你们在一起我从来不敢上前,哪怕是打招呼,只要有他在,我都没勇气出现在你们面前。”女生停顿了一会儿,看了背后的杜旭一眼接着说:“我嫉妒他喜欢你嫉妒的发疯,我没有你那么好的家庭,没有你那么聪明,我……”

贺嘉看着女生流泪的双眼低声问道:“这就是你的理由,不在乎他有女朋友,不在乎小三的身份,更不在乎咱们之间的友情?陈小婉,你真的很让我刮目相看。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你至于这样在我背后插刀?好吧!现在我和他分手了,恭喜你啊。”贺嘉冷冷的说完,转头拉着还在震惊中的季婷想要离开。

“嘉嘉,别这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别分手好不好?”杜旭拉住贺嘉的手不放,低声哀求。

“放手,我们完了”

不难过是假的,从没想过,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居然被自己的同窗加好友撬走了,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谁遇到这样的奇葩事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出租车上,季婷不安的看着身边双眼微红,怔愣望着车窗外的贺嘉,想安慰却无从开口。是啊,怎么安慰呢!

陈小婉是两人大学同学兼室友。从南方的一个小镇考到Q大,别人都在享受大学校园生活时,她在为自己学费、生活费奔波在各个打工场所,不打工的时间大部分都泡在图书馆。整天省吃俭用只为完成学业。据她说,能上大学都是镇长拿着成绩单和自己父母再三讨价还价的争取来的,按照父母的意愿,高中毕业的她本应该找个男人嫁了,男人给的聘礼是要给弟弟盖房子用的。这样自强的人今天说她也自卑,羡慕别人的家庭、羡慕别人的男朋友。为了喜欢的人,不惜挖好朋友的墙角,这还是一起生活了4年的同窗啊。

出租车停在贺嘉公寓楼下。昏黄的路灯下,贺嘉关掉不停响铃的手机。季婷拉起她有些凉的手,替她把散下来的碎发别到耳后:“嘉嘉,今晚我陪你吧,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好不好?”

贺嘉犹豫了片刻,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啦,你明天不用上班啦?小心你们所长找你谈话。再说我也没事儿,一路上我也想明白了,注定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对吧。现在分手还不晚,万一以后结婚了再遇到这样的事我才没处说理呢!”贺嘉故作轻松,安慰闺蜜也是安慰自己,并不想自己的糟心事影响别人,闺蜜也不行。

回到家,贺嘉外衣都懒得脱直奔卧室。直到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眼泪才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一颗颗断了线似的划过眼角没入浓密的发丝间。

贺嘉想了很多,自己和杜旭的感情,自己和陈小婉的友情,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事会落在自己身上。杜旭和陈小婉两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居然一点没有察觉。身体累,脑子更累,乱七八糟的东西充斥在脑中让贺嘉只感觉心烦意乱。

不知过了多久,漆黑的房间里贺嘉猛然睁眼,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今天再不找个发泄口自己非爆炸了不可。她有些后悔放季婷离开了,有她在还有个人能陪着自己。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微微化了个淡妆遮盖住自己哭的有些红肿的双眼,贺嘉打车来了之前好几次听朋友提起的号称本市最豪华最安全也最受有钱人青睐的酒吧- Li天堂。

豪华是真豪华,金碧辉煌的硬装软装和不要钱似的。别的酒吧都是尽可能多的增加卡座方便更多人进来玩。LI天堂不同,它的卡座都安排在四周,隐私性好是好,但真的是少的可怜,估计老板不差钱,怎么舒服怎么来。

离简洁大气的吧台不远的整个大厅都是高出20公分的玻璃舞台。蓝紫色灯光从舞台下方投射上来,和酒吧上方肆意舞动的氛围灯交相辉映。舞台最中间还有一个专供领舞用的小型舞台,此时几个着装清凉的美女正在扭动腰身,性感热辣的带动着整个酒吧的气氛。

安全应该也很安全,刚到酒吧大门就看到8个戴墨镜的西装服务员略微斯斯文文的和进来的顾客打招呼,里面灯光暗的角落也不时能看到类似着装的人员无声的走来走去。敢在这里闹事,估计分分钟能把人敲晕了扔出去。

至于说最受有钱人青睐,这还真不好说。目测至少比其他酒吧好很多,没有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整体档次看上去不那么鱼龙混杂也是真的。

“来杯……最烈的酒”贺嘉颓然坐到吧台前靠角落的高椅上。

酒保手上调酒的动作不停,抬头瞄了一眼面前说话的人。20来岁的小姑娘,身着淡青色丝绸长裙,修长莹白的脖间搭配着一长串复古玛瑙项链直垂到胸际,复古文艺范十足。深棕色长发随意挽在脑后,瓷白精致的小脸上圆睁着一双鹿眸,性感的粉唇微抿着,显的整个人青春知性又靓丽。

“女士稍等。”片刻,一杯色泽红亮的长岛冰茶放在了贺嘉面前。

坐在暖黄色吧台前,五颜六色的灯光不时投射到贺嘉脸上,看不出情绪的小脸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些微红,原本清亮的双眸也显得微有醉意。形单影只的独饮和不远处舞台上的纸醉金迷形成鲜明对比。

最先发现贺嘉喝醉的是酒保小哥。一上来就要最烈的酒,还以为贺嘉酒量应该不错,结果一杯下去就有些醉态了。贺嘉再次要酒时,小哥委婉的提醒了句:“女士,我可以给您调制一杯果酒,要不要尝一尝?”

“不用,还要长岛。”贺嘉拒绝了小哥的好意,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醉一场,醉了就不用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美女,有幸请你喝一杯?”一精英范小青年自来熟的坐在贺嘉旁边的高椅上,自认为很有品味的摘下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随手放在吧台,笑眯眯的盯着贺嘉漂亮的侧脸说道。

从贺嘉出现在吧台就不自知的吸引了好多人目光,独身、貌美肤白、明艳清透。进场开始只是喝酒,乱瞟一眼都没有,这是一个为了买醉而来的美女啊!但大部分人都仅限于观望。有贼胆的还真不多,毕竟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个酒吧闹事的还真没几个。

青年见贺嘉不理,再次开口:“美女,交个朋友呗!”说着手指曲起还在贺嘉酒杯前敲了两下。

贺嘉慢慢转头冷淡的看着青年嗤笑了声,她知道酒吧对独身女性并不友好,可今天自己就是想来,人多,谁都不认识谁,这样的环境让她不至于太过压抑。她只想喝酒,看别人狂欢,自己就算了。随后安静的趴在了吧台上,声音懒懒的喊住不远处依旧忙碌的酒保小哥:“帮我开个包厢。”

“女士,这个时间普通包厢已经没有了,只剩二楼的VIP包厢,每间最低消费5万,您看能接受吗?”酒保小哥好心提醒,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很少有独身女性来酒吧开VIP包厢。而且看贺嘉的衣着打扮并不像那种出手阔绰的富二代。

这里果真是销金窟啊,开一个贵宾包居然要自己几个月的工资。贺嘉犹豫了一瞬,想想自己今天受得委屈,又看了眼身边叽叽喳喳的男人。突然和自己和解,不就5万吗?不想任何为难自己的事了。

“可以,开吧!”

“二楼左手边第一间。”酒保告知包厢位置,贺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跄的走去二楼。

和一楼相比,二楼清静空旷的过分。圆弧造型,金碧辉煌的装潢成功彰显出此处的价值。扶在走廊栏杆上更是可以俯瞰整个一楼众生百态。

贺嘉晃晃悠悠推着自己左手第一间有些厚重的大门。心里还在抱怨这门推起来太重了设计不合理时,厚重的大门从里侧被一直等候差遣的服务生拉开了。

“哎呀,你们每次就是这么招待贵宾的吗?回头让你们领班到我办公室一趟,这都多久了,快点过来。”说完还小声教训贺嘉“你这上班都不看时间的吗?都几点了还不换衣服,你们领班就是这么给你门培训的?”

“……”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急忙过来拉住贺嘉手腕扯到包厢中间豪华的欧式沙发旁。点头哈腰的对长沙发上坐着的年轻男人谄媚道:“司少,这是给您准备的饭后小甜点,您试试合不合口?”说着把贺嘉按坐在年轻男人身边,眼神示意贺嘉行动起来。

司辰是这里的常客,平时一帮子官二代富二代喝酒聚会都喜欢来这里,私密性好,安全性高,最主要这里还是发小朱磊的场子。

今天酒吧经理看司辰只带着保镖过来,自作主张安排了一个陪酒小姐上来。结果误把贺嘉当成了陪酒的。

“……”

贺嘉酒劲上来脑子有些转不动,迷迷糊糊的眨着迷蒙的双眼看身边的年轻人。一身得体的灰色休闲西装,干净利落的短发下一双慵懒寡淡的黑眸,挺鼻薄唇。此时大脑不能正常工作的贺嘉只感觉面前的年轻人特别干净帅气,并没有察觉到从自己进包厢开始,年轻人越来越迷茫凝重的神情。

“帅哥,虽然你很帅,但姐姐要告诉你哈,姐姐不是……姐姐不是你们找的人,我走错包厢了。再见啊!”贺嘉一边嘴上调戏着司辰一边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可惜有些高估自己酒后的肢体协调力,还没站稳,左脚就被右脚绊到,上半身猛地扑在了司辰交叠的长腿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微胖中年人没反应过来,司辰沙发后不远处的保镖也没反应过来。

还是保镖的动作更快,急忙上前就想把贺嘉扯开。这在保镖小吴眼里真是见怪不怪了,总有些女人被司少外表迷惑,或有意或无意的往上扑。

还没碰到贺嘉,司辰一个冷厉的眼神扫过去制止了小吴拉人的动作。转头又对中年人说:“这里不用伺候,带着你的人出去。”

轻轻的扶起贺嘉坐好:“你是谁?”

“我是贺嘉啊!”酒劲上头的小姑娘还是很乖巧的,有问必答。

“贺嘉?”

“到。”傻傻的对答逗笑了司辰。浅淡的幽香中夹杂着清浅的酒气,这还是一个小酒鬼。

“你是S市人,外婆家在W镇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贺嘉疑惑的皱眉看向司辰。

“不告诉你,你住哪?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还要喝酒。”

“刚才也是你自己喝酒的?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喝酒啊?”司辰好脾气的问贺嘉。

“……”

“你告诉我原因,我陪你喝酒好不好?”

“……”

“好吧,我不问了,我陪你喝酒好不好!”司辰有点无奈的扶额叹息,这小姑娘还和小时候一样,脾气拧巴的够呛!不想说不想做的事别人再怎么哄都没用。

两人无厘头对话有些吓到站在两人身后的保镖。虽说司少不是冷库无情霸道总裁那号的人,可也不是善心大发的爱心人士啊,这么有耐心还挺温柔的哄小女生自己还真是第一次见。

司家少爷再怎么着也是这四九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先不说背后的各种关系,就他自己都是一个传奇。

这位大名鼎鼎的司少绝对算得上含金汤匙出生,父亲是司氏财团董事长,母亲是沪上医疗大亨的独生女,从小到大都是长辈眼中的金疙瘩。读书更是一路顺风顺水,出国留学期间跟风创业都能把公司做到成功上市,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回国不久便接手了集团总经理一职,直接间接促成了多起产业并购案,使得司氏集团一跃成为多元化发展的企业龙头。

然而这样的天选之子,至今还是单身。据说唯一交往过半年的女朋友在其出国留学前夕还分了手。之后倒也遇到过不少合适的优秀女性,可是总找不到那种对的感觉。

“小吴,拿支酒杯过来。”小吴从小吧台上拿出一支酒杯放在司辰面前的茶几上。

“红酒可以吗?”

“嗯”

司辰得到回复,拿起刚醒好的葡萄酒给贺嘉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还要吗?”还在慢慢品尝美酒的司辰差点没被呛到,边上小姑娘一口气豪饮了一杯红酒,完了还咂巴着嘴嘟囔了句这酒好好喝啊!

边上的小吴听到贺嘉嘀咕,心里腹诽:能不好喝吗?这可是罗曼尼.康帝,还是珍藏版的。您这一小杯差不多喝掉了普通人小半年的收入啊!

“你慢点喝,喝太急更容易醉。”司辰又给贺嘉倒了一杯。得,看来今天晚到的好友没有口福了。

第二杯还没喝,司辰眼睁睁看着小脑袋不停摇晃的贺嘉最后倚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