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重生之古代女首富养成记裴念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主角是裴念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重生之古代女首富养成记》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在下美狄亚是网文大神哦。简介:裴念休息好之后,才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已经开始咕咕乱叫了,她吃了一点张珩之藏着的馒头,已经放了好几天,又干又硬。她觉得难以下咽,身边又没个水喝,她便和着庙外面滴下的雨水咽了下去,嘴里又苦又涩,但她想这总…

重生之古代女首富养成记裴念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重生之古代女首富养成记》第7章 白玉锁

裴念休息好之后,才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已经开始咕咕乱叫了,她吃了一点张珩之藏着的馒头,已经放了好几天,又干又硬。

她觉得难以下咽,身边又没个水喝,她便和着庙外面滴下的雨水咽了下去,嘴里又苦又涩,但她想这总好过饿着肚子呀。

而且就是这么难吃的饼也只能吃一部分,剩下的还得留着明天继续再吃。

她又想起火灾前发生的事情,心里还很气愤,此时也很不想看到张珩之和王秋满。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她也没有地方可以去,现在还有一个小儿子整天等着吃饭,她只能继续和他们一起相互扶持下去。

这里已经入秋,天上的小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她听着雨声裹紧了衣服,就着他们趁白天没下雨时收集的干草铺成的席子,生了火堆,就在破庙歇下了。

裴念应该是太累了,刚躺下没多久她就沉沉地睡去了。

好像过了很长的时间,她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朦胧之中,突然听见一声稚嫩的孩童声音在轻轻喊着她。

“妈妈!”

她睁开眼,还在刚刚的庙里,只是周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妈妈!”又一声传来,好像是在外面的声音。

她吃力地起身,向寺外声音的方向走去,外面是一片长得高高的杂草,她在里面越走越黑。

那声音还是不断传来,她渐渐加快脚步,忽然就穿出这片草丛,眼前浮现出一扇熟悉的大门。

这正是她从前的家,她打开门就进去了。

她可以确定声音就是从卧室发出来的,她慢慢地朝房间移动,声音也越发清晰。

走进卧室,看见一个小姑娘,穿着看上去很昂贵的藕色丝绸衣服,头上扎着两个圆圆的小髻,手里还拿着糖葫芦,砸吧砸吧地吃着。

看见裴念之后,她就笑嘻嘻地喊着,“妈妈!”

居然是晴晴!还是穿着古代人衣服的晴晴。

难道晴晴也和自己一样,从大火中来到了这里?

裴念忍不住地哭了出来,她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儿,正好好地站在她面前,胸口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妈妈、不哭,答应过晴晴的。”女孩奶声奶气地说道。

“晴晴,妈妈终于找到你了,是妈妈不好,没有保护好你。”裴念怎么也忍不住了,刚刚经历过生死离别的她,将晴晴一把抱在怀里痛哭道。

“妈妈、不哭,晴晴、一直乖乖的。”

晴晴又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擦拭着裴念脸上的泪水。

“晴晴、想妈妈了,妈妈想不想晴晴?”

“妈妈当然也想晴晴了,咱们以后都不分开了!”

“可是、晴晴要走了,妈妈要好好的。”

晴晴拉过裴念的手,将小手轻轻覆盖在上面,给她递了一个小东西,怀里的晴晴突然就消失了。

她一声惊呼,突然猛地坐起,定睛一看,还是在刚才的破庙。

原来是梦!

她喘着粗气,身上全是冷汗。

睡在一旁的张珩之也闻声惊醒,见着裴念惊恐的样子,他猜到她估计是做噩梦了。

“做噩梦了?”

“是的,我梦见晴晴了……”

“你是说晴儿……”张珩之提到晴晴也哽咽起来,“也不知她现在身在何处,过得好不好。”

裴念感觉手中好像还捏着什么,想到刚刚晴晴地给她一个东西,她赶忙打开手掌,看到一个白玉锁在手里。

这个白玉锁,她清楚地记得是在晴晴快要抓周的时候,她在一家古董店,特别给她买的一个小项链。

她还记得当时的老板,看起来特别神秘,在她选中了这个白玉锁之后,老板还夸她很有眼光,说这锁可以连接赠送者和受赠者之间的心灵,可以保佑她们母女俩不论天涯海角相隔多远,也能感应到彼此。

难道,这就是她能够梦见晴晴的原因?

是否也说明,她现在正好好地在什么地方生活着?

是这个白玉锁让她们两人能够在梦里相见?

这是否也是她们脱离火场,能够重生的契机?

“这个白玉锁,我还记得,当时是你在庙里求来的一对,一个在你手上,还有一个在晴儿身上戴着。”张珩之说道。

“一对吗?”

“是的,这你也忘了吗?你当时说这个白玉锁是你特地在庙里找大师求来的,因为大师说咱们晴儿命里有魁星庇佑,将来必定是大富大贵之命。只是……”

张珩之突然想到了什么。

“只是什么?”裴念追问道。

“那个大师说,只是她将来命里必有一劫,如果想要她平安顺遂,必定要将这白玉锁日日佩戴。”张珩之复述着之前的裴念告诉过他的话说。

那么,为了晴晴的安全,她一定要将这个白玉锁贴身佩戴,不得离身。

裴念马上将白玉锁挂在脖子上,塞进衣服的最里层。

按照刚刚张珩之的说法,和梦见晴晴两件事情来看,至少可以说明,晴晴现在在这个世界过得很安全。

那么她现在只有两件事情需要做。

第一,她须得时时随身佩戴好这个白玉锁,不得遗失。

第二,她要照顾好诚诚,然后想办法找到晴晴的下落。

至于张珩之和王秋满,此世的他们似乎也没有前世的记忆,她也不好将前世的账算到今世的头上,否则也很不公平。

如今他们正四处逃荒,还是得先一起想办法渡过难关。

但是和张珩之做夫妻,裴念现在已经不能接受,以后只能以家人的身份继续相处。

等之后有机会了,再与他和离。

太阳慢慢升起了,天空还是挂着阴霾,最近几天的雨水已经渐渐少了,有了转晴的迹象。

“好消息呀!好消息!你们听说了没呀!”一个从城里方向来的难民激动地、气喘吁吁地向破庙里跑来。

“哼,都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众人不信。

“这次是真的好消息!听说陛下感叹上苍降灵,后悔不已,终于查明真相,如今已经处置了那告密的人。”那人又说。

“什么?真处置了?”这下倒有几分可信了。

“比真金还真!今儿个早上刚放的榜,我亲眼看见的呐,城门都开啦!这能假吗!”

“那咱们武东国以后还下雨吗?还发大水吗?咱们还会再无家可归吗?”

难民们积压了许久的委屈终于在此刻释放,这长达三年的逃荒之路终将要结束了。

“早知如此,早点处置了便是,还需得拖到今日,害的我们这些老百姓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

裴念甚是欣慰,她刚来,逃荒就要结束了。

这样硬邦邦、难消化的大饼她也不想再吃了。

而且如果是太平盛世的话,晴晴的日子也会很好过。

“那咱们要回永泰吗?”张珩之问王秋满,要不要回到老家永泰县。

“咱们家当时也是被淹得什么都不剩下了,如今已经过了三年,也走了几千里路,现在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了。与其回去,还不如就在这里扎根下来……”王秋满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望向裴念继续说,“这里好像离江都府不远,我记得江都府是裴念的老家。裴念啊,你可还有什么亲戚能联系上的吗?”

什么?老家?这她哪里能记得,“娘,不记得了。”

“江都府?你们可是要去江都府?”一旁的难民一听来了兴致。

“这江都府可是好去处,乃是膏腴之地,粮食富足。”

“是呀,那江都知府更是善名远扬,听说他在此地已经上任数十年,十多年来一直是勤政爱民。他从前着手建成的梅江堰,这次水涝可是起了大作用的,举国上下多少地方遭难,就江都府一直稳定地产粮,咱么之前在梅江这一片吃的那些个赈灾粮,都是江都府给拨出来的!”

“当时刚闹饥荒的时候,江都知府便号召全城捐款捐粮,亲自带头每餐只吃杂米粥,青菜叶,还下令全城百姓不可再有奢靡浪费之举。从库房中省出的一大批粮食往外运。要是没有他,咱们可早就饿死哩!”

这么厉害呢,裴念心想,树大好乘凉,要去就得去江都府了。

她要尽快安顿下来,然后开始攒钱,等钱够了她就可以去找女儿了。

“娘,那咱们就去江都府?”

“走!”王秋满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