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我做老千的那些年马小虎,我做老千的那些年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马小虎的新书我做老千的那些年 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初六苏梅。书中主要讲述了:梅姐的一双媚眼,依旧紧紧盯着我。“和我装傻是吧?我这个人运气是不错,但我不相信,我运气会好到最后一把牌,能抓到天胡清一色七对!好,就算是我运气爆棚,可接下来的几把牌,为什么我要碰什么,杠什么,你总能准……

我做老千的那些年马小虎,我做老千的那些年小说免费阅读

《我做老千的那些年》 免费试读

梅姐的一双媚眼,依旧紧紧盯着我。

“和我装傻是吧?我这个人运气是不错,但我不相信,我运气会好到最后一把牌,能抓到天胡清一色七对!好,就算是我运气爆棚,可接下来的几把牌,为什么我要碰什么,杠什么,你总能准确的给我打出来?”

说着,梅姐故意停顿了下,才又说道:

“尤其还是在陶花和那个男的联手出千的情况下。你说你不开事儿,我会信?”

我不由一愣。

原来梅姐竟然早就知道,陶花和那个男人合伙出千。

可她明明知道,为什么不点破,还要和他们玩呢?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我没解释。

也并没有因为梅姐是我的经理,而表现的客气恭敬。

相反,我和从前一样。

冷淡的,如同和陌生人对话。

之所以这样,并非是我不懂人情世故,故意装X。

而是六爷曾说,一名职业老千,除了要有瞒天过海的千术。还要有一身铮铮傲骨。

不然,就算你技术再高。

你的金主,也不会对你有半点敬畏之心。

只会把你当成赚钱的工具人。

一旦出事,背锅的肯定是你。

我的冷漠,梅姐没生气,反倒笑了。

“初六,你知道吗?在整个天象洗浴,你是唯一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你就不怕我给你开了?”

我依旧沉默。

“把手伸出来!”

梅姐忽然又说。

我看了她一眼,没明白她的意思,但我还是伸出了手。

梅姐轻轻握着我的手。

不时的在我手掌上面摩挲着。

她的手细软而又光滑,如同素锦。

这动作,有些暧昧。

但梅姐似乎浑然不觉。

接着,她又用手指在我掌心慢慢滑动着。

这种感觉沙沙的,痒痒的。

我不知道梅姐要做什么,我也没问。

任由她把玩着我的手。

好一会儿,梅姐才缓缓开口。

“好漂亮的手啊,不做老千,真的可惜了!”

我哑然。

类似的话六爷也曾说过。

他说我的手细长而又厚重,最适合掌藏乾坤。

这就是天生做老千的手。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梅姐放开手后,起身拿起了车钥匙。

但马上又停住了脚步,从抽屉里抽出捆好的一沓钱,扔到麻将桌上。

“不管你是不是出千,反正今天因为你上来我才赢的钱。这一万就当给你吃喜了……”

这钱也算是我应得的。

我没推让,把钱收了起来。

其实我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梅姐明明知道陶花和那男人出千,她还要和他们一起玩呢?

但梅姐不说,我也不问。

梅姐开的是一辆红色的奥迪A4。

我坐在副驾上,安静的看着前方,也不说话。

车走了好一会儿,梅姐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好奇的问:

“初六,我有点好奇。你话很少,还从来不笑。现在上了我的车,居然连去哪儿你都不问。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

我依旧沉默。

见我不说话,梅姐淡笑了下,又说:

“你越这样,我就越好奇。你是故意装酷,还是天生冷漠?”

看着车外,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其实一个女人,不应该对一个男人好奇的!”

我年龄不大,但口气却有些老气横秋。

梅姐不由的笑了。

她转头看了我一眼,戏谑反问:

“哎呦,你不会想说,因为我对你好奇,就会看上你吧?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自信,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

梅姐又笑了。

她笑的花枝乱颤。

前胸也随着笑声,起起伏伏。

我知道梅姐为什么会笑。

这笑声虽然不是讥讽,但却也有几分嘲笑。

作为天象洗浴的经理。

梅姐见过太多男人了。

达官显贵,商贾巨富,江湖大佬。

这些人中,想一亲梅姐芳泽的人,不在少数。

而我和她接触的这些人比,渺小如尘。

她怎么可能看上我呢?

转头看了我一眼,梅姐故意逗我说:

“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你这小脑袋想的,可真够天马行空的。好,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啊。就算我看上你了,跟你了。你拿什么养我?”

“钱!”

“钱?哪来的钱?指着你在洗浴每个月一千块的工资,那我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去?”

女人都是现实的。

但我理解她的现实。

谁又不喜欢钱呢?

我反问:

“那你的意思,只要有钱,你就会跟我?”

“做梦吧你!”

梅姐不屑的撇了撇嘴。

能感觉到,虽然她对我不讨厌。

但我这种大言不惭的话,她还是有几分反感。

不过,她的不屑,却成功的激起了我的好胜之心。

做梦?

那这个梦,也要你在我的床上做。

我没有想到,梅姐带我去的,竟是一家地下赌场。

这赌场设在一家酒店里。

安保很严,想要进去,必须有熟人带。

并且,还不能走正门,要走地下停车场的专用电梯,才可以上去。

赌场算不上大。

但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外面摆放的是老虎机,打鱼,歌王之类的赌机。

而里面,则是百家乐、21点、骰子、轮盘等。

因为是晚饭时间,赌客不算多,能有个百十人左右。

梅姐对这里很熟悉,带我转了一圈后,又指着楼上的方向说:

“楼下是散客区,楼上是VIP,里面什么玩法都有。客人也可以自己组局……”

梅姐说的自己组局,指的是客人可以自己带人来玩,赌场也可以找人陪客人玩。

至于玩法,完全是由客人决定。

什么扑克、牌九、麻将、骰子,全都可以。

只要有钱,你就是玩石头剪刀布,赌场也会找人陪你玩。

而这种局,赌场的收入,主要是靠抽水。

我没明白,梅姐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

难道是她认定我是老千,想和我来这里搞钱?

见我没说话,梅姐马上问说:

“要不要玩两把,我去换筹码?”

我马上摇头。

“不了,我没玩过!”

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到梅姐的眉眼间,有些淡淡的失望。

但我说的,确是实话。

我确实没在赌场赌过。

跟着六爷的这些年,他带我走遍大江南北,去过无数赌档赌场。

但,他从来不许我上桌。

用六爷的话说,这是修炼心魔。

因为只要一上桌,就必定想赢。

只要想赢,就必定会出千。

当你技术不稳,心理不够强大时。

一旦出千,就等于入了无间地狱。

就算这次不被抓,早晚也会被抓。

只有把内心修炼到通达,即使万马千军,也视若无人之境时,才能上桌,才能出千。

梅姐似乎还有些不死心,又追问我:

“初六,想不想多赚点钱?”

小说《我做老千的那些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