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村乱小说,村乱根壮媚儿

如果你喜欢看神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江煮的一本书《村乱》,这本书的主人公是根壮媚儿。简介:由于昨晚喝了酒,根壮一大早起来头昏昏沉沉的,胸中像有团烈火在烧。想起昨天玉米地看到的一幕,更是呼之欲出难以自制。灌了几口凉水,火势渐小。低头看了看,整理了一下裤子,换了件衣服去了吴老二家。根壮虽然住在…

村乱小说,村乱根壮媚儿

《村乱》第二章婚礼糗事

由于昨晚喝了酒,根壮一大早起来头昏昏沉沉的,胸中像有团烈火在烧。

想起昨天玉米地看到的一幕,更是呼之欲出难以自制。

灌了几口凉水,火势渐小。

低头看了看,整理了一下裤子,换了件衣服去了吴老二家。

根壮虽然住在果园,但靠山屯就巴掌大个地方,放个屁的功夫就到了。

好家伙,整得还挺热闹,大门上贴着喜字,窗户上也贴着鸳鸯戏水的红色剪纸。

人来人往的像蚂蚁搬家似的摆桌子的,端盘子碗的,屋里屋外忙个不停。

新媳妇是邻村儿的老姑娘,二十五六了还没嫁出去。

具体原因不知道,反正岁数是不小了。

吴老二一早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就去接亲了,此时还没回来。

根壮刚一进院,代东赵大爷喊道:”咋才来呢,厨房还缺人手,赶快过去“

根壮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厨房是临时用木杆子塑料布搭的,里面除了两口灶台,旁边桌子上放了一个案板。

掌勺的是临时请来的老师傅,常年做宴席,经验丰富。

水娥早就来了,正蹲在地上择菜。

看了跟错一眼,又继续忙手里的活。

根壮又想起了昨天玉米地的事,立刻有了反应。

掌勺老师傅回头看了他一眼。

“小伙子,把这盆鱼拿到井沿儿洗干净”

根壮一顿,答应一声,弯着腰进了棚子,抱起大盆就往外走。

井就在院里,是口压力洋井,一压就出水那种。

满满一大盆鱼,少说三四十斤,根壮捧在胸前有些挡视线。

他歪着头向井边走。

忽然,感觉腰部撞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

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没想到又跟了过来。

根壮满腹疑惑,赶忙放下大盆。

“啊!……“的一声。

大盆下传来女人的叫声。

根壮心里一惊,把大盆换了个地方,放在地上,扭头查看。

原来是杨桃正撅着屁股洗菜呢!

”杨桃啊!对不起,我没看见你在这儿“

杨桃擦着手,表情复杂的瞪着他,眼神喷着火。

”对不起,我真没看见“

杨桃向下看了一眼,捂着嘴乐了。

”你刚叫我啥呢?“

”杨桃啊!怎么了?“

杨桃抿嘴一笑,小声说道:“没大没小,叫婶儿”

根壮叫了一声婶儿,转身就溜了。

新媳妇娶回来了,名字叫荷花,人长得还行不难看。

只是长了张狐狸脸儿,看谁都感觉有一种妖媚感。

吴老二的父母是乐开了花,看来抱孙子是有指望了。

新人拜过天地父母,新娘子就被送入了洞房。

不一会儿吴老二出来招呼来的宾客。

他一把拉过根壮给他递了根烟问道:“二狗子没来?”

根壮把烟夹在耳朵上说道:“没看见啊!估计不能来”

吴老二拍了一下根壮的肩膀。

“他要是来了,你看着他”

院子里摆了十来桌,客人们早就坐好了。

代东赵大爷拉着长声儿大喊道。

“上菜……“

席面儿不错,八碟八碗,但没有什么太稀奇的东西,无外乎鸡鸭鱼肉。

酒是散装的老白干儿。

礼可不能白拿,人们都甩起腮帮掂起槽牙一顿猛造。

根壮与老师傅以及帮忙的人坐了一桌。

这时,二狗子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一屁股就坐在了根壮身旁。

拿起筷子,就夹了个丸子放进嘴里。

杨桃一见是二狗,调侃道:“忙也不帮,礼也不拿,好意思吃啊?”

二狗子剜了他一眼,撇着嘴说道:“我能来,那是给他脸了”

说着,把酒盅一墩。

水娥一直低着头默默吃饭,时不时的偷偷看二狗子两眼。

杨桃一听二狗子这样说,脸儿一仰说道:“要不是你,人家早就娶媳妇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不管男女都没少喝。

俗话说:结婚三日无大小,村里的小年轻与一些老年们儿吵着要闹洞房。

也有些人悄悄的就走了。

水娥见这帮人无聊,也准备回去。

二狗子见她要走,悄悄的凑了过去。

“你要走啊?”

水娥头也没抬,红着脸小声说道:“嗯,家还有事儿呢”

二狗子看了看左右无人,贱笑着把手就放到了她腰间。

“别闹!让人瞧见”

说着,软软的拿开他的手。

临走,意味深长的撇了二狗一眼。

吴老二被众人簇拥着推到了洞房,新娘子蒙着红盖头。

“赶紧动手吧,你要是不行我来”

二狗子借着酒劲嬉闹。

吴老二恨恨的看他一眼,没出声儿。

杨桃在一旁接话道:“毛还没长齐呢!还你来”

二狗子打了个饱嗝,不忿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毛没长齐,你见过?”

众人哈哈一阵大笑。

杨桃掐着腰儿说道:“小屁孩儿,调戏起婶子来了,看我见没见过”

“把这小子的裤子扒了,让大伙瞧瞧长没长”

说着上前就去拉二狗子,围观的老娘们也一哄而上,但村里的男人们却没一个敢动手的。

二狗子虽然是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但双拳难敌四手,挣扎了几下,就被放倒了。

杨桃骑在他肚子上,把个二狗子压的“啊啊”大叫,一群老娘们七手八脚的就去扒他裤子。

见这帮疯婆子要来真的,二狗子脸色有些挂不住,眼看着就要翻脸。

但这帮人也没个分寸,嬉笑着继续行事。

根壮了解他,一旦二狗子翻了脸,那事态可就严重了。

今天毕竟是主家大喜的日子,一旦闹起来,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想到这儿,他上前去拉杨桃。

“行了,别闹了,是闹洞房还是闹二狗啊!”

杨桃仰头嬉笑着,慢慢站起身。

“小屁孩,哪都有你”

说完,冷不防的给他来了个脚拌,根壮没防备,一下就摔倒在地。

本来根壮一米八的大个儿,又是个大小伙子,本该不会被轻易放倒。

一是他没防备,加上杨桃是农村妇女,常年从事体力劳动,劲道自然不小。

二是他今天喝了不少酒,脚下无根,这才让她得了手。

杨桃又一屁股坐在了根壮的肚子上,又嬉笑道:“不扒他,那就扒你”

洞房内众人又是一阵起哄,拍着手有节奏的大喊鼓劲儿。

“扒,扒,扒……”

得到大伙的支持,这群老年们像打了鸡血般疯狂进攻。

也不知道有几只手扒他的裤子,根壮急了,腰向上猛挺,想把杨桃给颠下去。

见他不老实,杨桃又加了把劲儿。

挣扎了一会,怎奈浑身发软,四肢无力,像虚脱了一般。

“婶子,好婶子,我服了,我服了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根壮就感觉一凉。

同时,原本热闹的洞房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杨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顺着众人惊讶的目光扭过身向下一看。

也不由的大惊失色。

杨桃“妈呀”一声就跳了起来。

根壮提起裤子转身就往外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