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人言鬼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宣灼小说

经典小说人言鬼话是网络作者扶以的代表作,本书主角是宣灼。简介:对于中年人如此剧烈的反应,宣灼表示有些不解,但她面上依旧平静,点点头说道:“对,我就是宣灼,您是?”中年人看上去很是激动,他指着自己说道:“我是你四爷爷的儿子,我比你父亲大上一些,你可以叫我一声大伯。…

《人言鬼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宣灼小说

《人言鬼话》第10章 红布盖尸

对于中年人如此剧烈的反应,宣灼表示有些不解,但她面上依旧平静,点点头说道:

“对,我就是宣灼,您是?”

中年人看上去很是激动,他指着自己说道:

“我是你四爷爷的儿子,我比你父亲大上一些,你可以叫我一声大伯。”

“大伯。”宣灼乖巧的叫了一声。

中年人被这一声大伯叫的老泪纵横,宣灼甚至真的在他的眼角看见了泪花。

至于吗?他们好像也不是很熟吧?

她垂眸若有所思,只是还没等她想出来个所以然,大伯就一把拎起她的行李箱径直朝院子里走去。

“来!阿灼快进来,这一路上累了吧?”

宣灼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对于他的问题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一路上,她也知道了大伯的名字——宣海山。

宣海山引着她走向一间空房间,将行李箱放下后对她说:

“大伯一早就打电话告知,说他最近身体不好,不能亲自前来吊唁,但他让孙女替他来了,我本来想着亲自去接你,可实在分身乏术,辛苦你了。”

宣灼摇摇头说道:“没关系,办葬礼劳心费神,还请节哀顺变。”

宣海山闻言,瞬间红了眼眶,但还是顾忌着面子转过身去哑声道:

“这是给你准备的房间,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宣灼将自己的“小仙女亮粉”踢到角落,然后说道:

“我不累,既然来了,作为小辈本就应该第一时间去上柱香,您带我去吧?”

宣海山回头看了她一会儿,有些欣慰地点点头:

“也好,跟我来吧。”

其实宣灼之前走错位置了,她走得是后门,要不是正好碰上宣海山在外面抽烟,指不定还得兜圈子。

从后院走出来,两人很快来到灵堂。

交错的白绸挂在梁上,漫天的白纸钱被卷上天,其中夹杂着些许燃烧后的灰烬,像是灰色的雪。

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哀戚悲痛的哭声,气氛肃穆又沉重。

宣海山带领着宣灼径直走进灵堂,对于她这张陌生面孔的出现,众人神色各异,甚至连哭丧的人也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儿里。

厚重的漆黑棺椁摆放在灵堂的正中央,一个巨大的“奠”字悬在上空,周围充斥着烟尘的味道,有些呛人。

“阿灼,去上柱香吧。”宣海山在一旁说道。

宣灼点点头,从香案拿起三支香,冲着棺材中的人拜了三拜,然后将香插好,直起腰看向宣海山问道:

“我能去看一下四爷爷吗?”

宣海山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面对她的疑惑,叹了口气说道:

“不是不愿意让你看一眼,而是老爹他…他的遗容太过恐怖,怕吓到你。”

“恐怖?”

宣灼不太理解他的说法,况且这些年行走阴阳,她什么样的怪异景象,岂会轻易被吓到?

宣海山看着她毫无畏惧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说道:

“我忘记你是大伯的孙女,肯定非同凡响,像这种诡异的事情说不定是你最擅长的,也罢你就去看看吧。”

宣灼绕到棺材前面,低头看去,就见身穿寿衣的人躺在棺材中,脸上盖着一块红布,像是在遮掩着什么。

她微不可查地一挑眉,“红布盖尸”可不是好兆头,这是要尸变啊!

“红布”指的并不是普通的红布绸,而是浸泡过黑狗血的白布,由于被鲜血浸染成红色,所以才以“红布”作为简称。

而“红布盖尸”则是一种压制尸变的小手段,不过它的效力只是暂时的。

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尸变根源,一旦起尸,便是大凶之物,不仅极难对付,所造成的的伤害更是难以估量。

这时,正好大伯宣海山走到她身边,便顺势问道:

“大伯,为什么要给四爷爷的脸盖上红布?”

宣海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法子也是我无意间在老爹留下的书上看见的。”

据大伯所述,她这位四爷爷竟也是一位术师,而且和自己爷爷同习一脉。

他也并不是爷爷的亲弟弟,而是师弟,自小是孤儿,被太爷爷捡到带在了身边。

至于为什么他排行老四,这件事宣海山也不了解。

“老爹死的离奇,前几天他说出去办事,但整整三天都没回来,直到第四天傍晚才匆匆归来,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第二天早上我砸门进去时,他已经躺在炕上没气儿了。”

宣海山越说越伤感,最后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宣灼打量着棺材里的四爷爷,问道:“四爷爷回来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宣海山一怔,想了想说道:

“那天并没有什么不同,要是硬说奇怪的事情,在老爹出去办事的前几天,他总是心事重重的,让人感觉很压抑,再其他的就没有了。”

“您知道原因吗?”

宣海山摇头:“老爹平日里爱嘻嘻哈哈,心里有事也不愿意说出来,总是一个人憋着。”

宣灼点点头,抬手便朝着四爷爷脸上那块红布抓去。

宣海山见状,急忙制止道:“阿灼,等等!你要干什么?”

宣灼微微一笑,说道:“不是说好了要看一眼四爷爷的仪容吗?不掀开我怎么看啊?”

宣海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阻止,说道:

“你要看就看吧,别被吓到就好。”

宣灼不置可否,手指抓起红布的一角,然后缓慢抽离。

在她做这件事时,她敏锐的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了,似有一瞬间的喧嚣,但又迅速回归寂静。

他们每一个人目光都紧紧的粘在她的身上,更确切的说是她的手上。

宣灼忽视周围惊恐的视线,手一扬那块红布化为一抹残影迅速抽离。

她垂眸看去,饶是这么多年的锻炼,在她看清的那一刻,也不由得瞳孔一缩。

只见这张脸面如青石,皮肉似乎已经风干,紧紧的贴附在头骨上,嘴巴长得很大,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的生理范围,下颌几乎已经碰倒了胸前锁骨。

他的眼球外凸、充血,已经看不见瞳仁,若与他对视,便会感觉脊背发凉,像是他随时可能蹦起来,将人拆吃腹中一样。

宣灼心底一沉,暗骂爷爷老不羞,竟然坑她这个亲孙女!

这是青面尸,大凶。

道上流传着一句话:青面出,万鬼哭!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