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都市:我从炼气一层开始无敌》全章节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青龙写的《都市:我从炼气一层开始无敌》,主角是林天豪玉蝉楚阳林振雄。主要讲述了:楚阳闻到这股浓浓的火药味,心道:看来我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改变所有人对我的偏见啊。“并不是我贪图这块玉蝉,而是有些东西,你们承受不起!”楚阳声如金铁。旁边的林婉瑜连忙打圆场:“恩公,天豪没别的意思,他…

已完结小说《都市:我从炼气一层开始无敌》全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我从炼气一层开始无敌》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楚阳闻到这股浓浓的火药味,心道:看来我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改变所有人对我的偏见啊。

“并不是我贪图这块玉蝉,而是有些东西,你们承受不起!”楚阳声如金铁。

旁边的林婉瑜连忙打圆场:“恩公,天豪没别的意思,他肯定误会你了,但我知道你不是他想的那种人。”

林振雄则有些生气,皱眉对林天豪道:“天豪,不得对楚大师无礼!”

不过林振雄的心中也有疑惑。

说起医术,楚阳的确有资本,可他只看一眼就说玉蝉是不祥之物,会不会太草率了?

“楚大师,老朽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说玉蝉上有阴寒之气呢?”林振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他特别想知道原因。

楚阳能亲眼看到这阴寒之气,但是这样解释别人也不会相信。

于是他说道:“这不是佩蝉,而是含蝉,俗称玉口含,也就是死者含在嘴里的陪葬品,这东西常年埋葬在墓里,被阴煞之气包裹,会产生一种不和谐的磁场,尤其像你这样体弱多病的老人,最容易受侵扰。”

玉蝉分两种,一种佩蝉,另一种含蝉。

佩蝉是古人生前佩戴在身上的饰品,而含蝉则是死后下葬含在嘴里的物件儿。

如果这块玉蝉真是姜家的传家宝,那可能是姜家给老祖宗迁坟挖出来的陪葬品。

林婉瑜听到楚阳这么说,顿时惊得花容失色。

而林老虽然见过许多大风大浪,但还是连忙将玉蝉放回了盒子里。

“楚大师,你真的确定吗?”林老心有余悸的问道。

“当然,佩蝉的头上都有用来穿绳的小孔,这样才能佩戴在身上,但你看这玉蝉上面根本没有,不是含蝉又是什么。”楚阳说道。

林婉瑜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然一睁,恍然大悟,眼神中又对楚阳多了几分仰慕。

林振雄听了楚阳的解释,也佩服的点了点头,他以为楚阳只懂医术,没想到还能有这份见识。

不过想到这是含在死人嘴里的东西,林振雄眉间涌起一抹怒意:“这姜家是真不讲究,竟把老祖宗的陪葬品当传家宝!”

“它对你们有害,却对我有用。”楚阳拿起那块玉蝉放在手心,说道:“我估计这姜家连他祖宗是谁都搞不明白。”

楚阳这句话另有一层深意,等到酒会那天,他要当面问一问姜少龙。

因为他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玉蝉的腹部,竟然刻着一行极其细微的小字,是一个东瀛人的名字!

所谓根正苗红的豪门姜家,其祖宗竟是东瀛人?

此时,林天豪依然没有消除对楚阳的偏见,他认为就是楚阳找理由想把玉蝉占为己有。

“楚阳,既然你说这玉蝉是不祥之物,那你怎么还要啊?难道你就不怕吗?”

楚阳冷冷一笑:“夏虫不可语冰,你如果不信,就戴几天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还真就不信邪,我若一点事都没有,那请你远离我的家人!我若有事,我给你负荆请罪!”林天豪一把将玉蝉拿过来戴在了脖子上。

“你看,一点事都没有,我舒服得很。”林天豪满不在乎的说道:“像这种故弄玄虚的把戏,根本骗不了我!”

林婉瑜摇了摇头,对这个被宠坏了的弟弟毫无办法。

楚阳也没再理会林天豪,对方年少轻狂,多吃几次亏就明白了。

此刻管家突然收到一条消息,连忙对林振雄进行汇报:“老爷,有人打着集团内部人士的旗号,伪造酒会入场函进行售卖,您看这个该怎么处理啊?”

听闻这个消息,林振雄当场震怒。

“这些造假者简直放肆,竟然做起我林家的生意来了,传话下去,酒会那天继续增派人手,必须严格核验入场函,凡是拿着假入场函想蒙混过关者,一律严办!”

紧接着,林振雄转变口吻,客客气气的对楚阳询问道:“楚大师,您是酒会的主角,我征求一下您的意见,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理这些人呢?”

“这个……”楚阳暂时还没想好。

“不着急,楚大师想好了随时可以告诉我。”

紧接着,林振雄又道:“对了楚大师,如果您有什么朋友,也可以带来参加酒会,想带几个就带几个,至于入场函就不必用了,只要是你带来的朋友林家都会欢迎。”

“我哪有什么朋友。”楚阳苦笑,摇了摇头。

他曾经是秦家窝囊废上门女婿,早就成为了全市笑柄。又遭秦家姐妹陷害,背负骂名人人唾弃,哪还有什么朋友。

不一会儿,楚阳突然接到了秦瑶的电话。

“楚阳,我还以为你这盒子里装的什么宝贝,原来是个锈迹斑斑的破壶,赶紧来一趟把这些破烂玩意带走,简直晦气,再不带走全都给你扔掉!”秦瑶的语气依旧那么尖酸刻薄。

“你个贱人!”楚阳心头一怒,气冲脑门:“我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是被你藏起来了,我马上过去拿,如果让我发现有丝毫损坏,我灭你满门!”

“呵呵,就这种破烂,白送我都不要!”秦瑶骂骂咧咧的挂掉了电话。

秦瑶口中的破烂,是楚阳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信物。

从出生起就带在身边,但在和秦瑶离婚的前一天突然就找不到了,原来是被秦瑶给藏了起来。

这秦瑶一定是觉得盒子里装得宝贝,打开一看才发现是个长满了铜锈的破壶。

可这对楚阳来说,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念想!

“林老,林小姐,我有事先告辞了。”楚阳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回那件东西。

“既然楚大师有急事,我就不留你吃饭了。”林振雄点了点头,然后对孙女招了招手道:“婉瑜,出门送送楚大师。”

就在楚阳前脚刚走,林天豪便开始了吐槽。

“爷爷,楚阳这人真的值得林家深交吗?这年头想要接近咱们林家的人实在太多了,楚阳他算什么牛马!”

林振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不要胡思乱想了,我相信楚阳的人品。”

“可是爷爷你发现没有,姐姐看楚阳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啊,连对待尹青书哥哥都没这么温柔过,要知道姐姐的性格其实很要强,对普通人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你说姐姐会不会对楚阳有了爱慕之心啊?”林天豪嘀咕着。

“不可能,这才认识几天啊。”林振雄轻抚胡须,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说道。

“那可说不定,姐姐之前从未谈过恋爱,经验不足,而楚阳在秦家当了三年的上门女婿,最擅长吃软饭,姐姐很容易就会被楚阳忽悠。比家世,楚阳哪点比得上青书哥哥啊,要知道青书哥哥祖上可是服侍过龙主呢。”林天豪提起尹青书有些崇拜。

林振雄不以为然的摇头:“你姐姐那是出于对楚阳医术的敬重和仰慕,楚阳毕竟离过婚,婉瑜向来眼光很高,不可能看上离过婚的男人。”

“爷爷,不管怎样我这次一定要给他个下马威,等着瞧吧,我戴上玉蝉亲自证明他就是在故弄玄虚!”林天豪坚持认为楚阳在忽悠爷爷和姐姐。

林振雄真拿孙子没办法,不过有些话,倒是提醒了他。

楚阳刚刚离婚肯定还没找到婚配的对象,那就借这次酒会,看看哪家的小姐长得俊俏且知书达礼,帮楚阳寻一个好媳妇,不仅要长得好看还要温柔贤惠,但是绝对不能再找秦家那种。

而此时的秦家,一片欢声笑语,似乎在庆祝什么喜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