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锦衣卫大人和夫人学的追妻攻略免费阅读,锦衣卫大人和夫人学的追妻攻略章节目录

作者是迷路和麋鹿的热门新书锦衣卫大人和夫人学的追妻攻略火爆上线,主角是柳云愫梁辰,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简介:翌日,云愫睡得昏昏沉沉,被青颜拽出被窝,塞进软轿,晃晃悠悠了好一阵,直到坐在华清小筑暖阁的玫瑰椅上,方略有清醒。正座上的太后并侧首的皇后瞪着眼睛情绪不明的扫视着殿内的姐妹二人。云惜与云愫十分识相地低眉…

锦衣卫大人和夫人学的追妻攻略免费阅读,锦衣卫大人和夫人学的追妻攻略章节目录

《锦衣卫大人和夫人学的追妻攻略》第6章 听训

翌日,云愫睡得昏昏沉沉,被青颜拽出被窝,塞进软轿,晃晃悠悠了好一阵,直到坐在华清小筑暖阁的玫瑰椅上,方略有清醒。

正座上的太后并侧首的皇后瞪着眼睛情绪不明的扫视着殿内的姐妹二人。

云惜与云愫十分识相地低眉顺眼敛声屏气的等待着意料之中的训话。

太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云惜,叹了口气:“你的三个姑母哪个不是十六岁就嫁了人,想着你身子娇弱把你养到了十八岁,看把你娇宠的,新婚头一日房还没圆,并着妹妹玩起了落水的戏码,你这般心机手腕怎得不想着好好笼络夫君,你一向仁善柔顺聪慧伶俐这是你的长处,你唯一的不足在于耳根子太软,蜚短流长岂可当真,你都未与老大相处,怎知他不喜欢你,还上赶着给他腾地方,你这才是把夫君推远了,日子要自己过了,经营了才知道是好是坏,是苦是甜,云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哀家就这些话,你自己回去慢慢品吧。”

柳云惜起身福了福身,说了些什么云愫也没太在意,无非是“有罪,惶恐,谨听教诲”之类,只不过看着她面色红润,眉间舒展,想来这几日过得不错,云愫也稍稍放了些心。

前日傍晚云愫见过楚昭璞后趁着合宫夜饮,至凤霞明宫探了柳云惜,方知落水一事始末。

原来,楚昭璞与柳云惜二人合谋演了一场落水的大戏,殊途同归,各取所需。

柳云惜借着风言风语上演了一出善解人意的苦肉计,落水后的风寒一场为大皇子疏远自己找了个十足的理由,大皇子不肖多想大婚当日去池边喂鱼便多有古怪,在楚昭邺再三追问下,柳云惜很惶恐,很无知,很紧守牙关的并未说出真相,而在日后的某天里大皇子会很巧合,很意外,很突然地从柳云惜与婢女的谈话中得知,她原是为了免他烦忧才不惜伤害自身,她做的种种不过是为了保全他的体面与意愿,不愿他在不喜欢她时被迫接受这段政治联姻,给足了他时间与体面,日后三皇子与柳云惜的流言蜚语虽会增添些许麻烦,但更加成为了大皇子心疼她的理由,如此一朵小白莲的贤良淑德便轰轰烈烈的演完了。

当然其中的曲折除了柳云愫其他人是不知道的,太后与皇后的慈心眷顾怕是杞人忧天了。落水当日云愫的出现,成为了一段不小的插曲,虽说对云惜大计无碍反而省去了日后洗清名誉的麻烦,但对三皇子楚昭璞而言却整个打乱了计划。

楚昭璞到底缘何如此,云惜也知之甚少,楚昭璞只告诉她,二人落水后必然流言四起,届时即使皇上不会深责,也会避免二人再见,大皇子夫妇必然经常出入皇后殿请安,为避嫌疑,他会名正言顺的搬出皇后的梧凤宫。

云愫听得云里雾里,云惜告诉她,她也只知道这么多,此次事败,楚昭璞只能另想他法了。

云愫想起那个诺诺捏捏的小公子,十分困惑,他不像楚昭显之流的破罐子破摔,究竟要做什么竟如此不顾惜名节的与自己长嫂掺杂不清。

难说。

正座上的太后娘娘依旧喋喋不休的说些什么,云愫沉浸在思前想后却想不明白的困惑中迷迷糊糊。

太后看着云愫漫不经心的样子怒火中烧,大声道:“柳云愫!我让你嫁的你不嫁,也罢那两个小兔崽子,一个风流成性,一个胆小懦弱,也实非良人…”

云愫在心中笑了笑,心道:姑奶奶您对这几位的了解也太片面了,长姐可不是耳根子软,她可是主意大着呢,怎么着也是个能顺势而为乘风破浪的舵手,再说这楚昭显他可不是风流成性那么简单,他可是位敢杀人放火的人物,最后说这楚昭璞,他那套胆小懦弱的小羊皮子底下还不知套着什么牛鬼蛇神呢,只能说您太善良了。

云愫依旧在云游着太虚,太后娘娘的话围着她转了又转最后只听到一句:“邺儿推荐了个人物,晚膳后你去见见,再如何明年年底你也给哀家嫁了。”

说罢皇后扶着太后悠悠地出了门嘴里还念叨着:“一个个什么样子,也不让哀家省心…”拐了个弯消失在了云惜与云愫的视野里。

二人恭敬地福身送走了两位尊神,云愫调皮的拽了拽云惜的袖子,向前努了努嘴:“怎么知道的?”

柳云惜一如既往地淡然自若道:“是大皇子向太后回禀的…”

云愫心中了然,只不过看着长姐红润的气色,只怕不止说明了情由那么简单罢。

柳云惜继续道:“他对太后说我是个贤惠的妻子,还保证会善待于我。”

云愫点了点头,疑道:“如何今日还带上了你,数落我不就够了吗?”

柳云惜顿了顿,犹豫了再三道:“我说与你听,但你不要做什么无谓的事。”

看着云愫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柳云惜接着道:“宋相提出大皇子既已成婚,却只有一位皇妃,应该再纳一位侧妃,好开枝散叶延绵后嗣,顺势提出了陆雨荷。”

云愫在心中把这七拐八绕的关系理上了一理,宋相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宋墨的老爹,而宋墨的长子娶的是大理寺卿陆邱的长女,然而宋墨无女,宋相怕是也很看好大皇子,想在日后分得楚昭邺一杯羹,便提携了亲家陆邱次女陆雨荷。

姐妹二人悠悠地走出华清小筑,踩着细软的青草,微风拂过,晴空万里。

柳云惜拍了拍云愫搭在自己臂弯里的手,笑了笑:“太后是怕我一味忍让谦卑,日后被陆雨荷抢了风头,怕柳家被宋陆两家抢了地位是真,怕我受委屈也是真。”

“若陆雨荷并不想嫁给大皇子呢?”听着云愫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柳云愫一愣,复笑了笑:“宋相极力促成此事,只怕她也做不得主。”抚了抚云愫被风吹乱的青丝:“你无需为我出头设计她,无论如何大皇子都要纳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便罢了,倒是你不要整日胡闹,女儿家总归要嫁的,今日之人是谁大皇子也未与我言明,不过他第一次保这样的大媒,想来不会太差,你要乖一些。”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