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南北有归途》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南北有归途的作者是寻昼,本书的男女主角是叶鲸南宋牧北,《南北有归途》这本小说又名《和暗恋对象领证了》。简介:七月的盛夏,艳阳高照,酷热难耐。此时一阵难得的微风轻拂,使得路人因这天气生出的躁意都被这缕清风吹得片刻的烟消云散。榕大校门口外。小姑娘身着蓝色碎花一字肩短上衣,搭配着牛仔半身裙,微风吹起稍卷的秀发,精…

完整版《南北有归途》全章节阅读

《南北有归途》第1章 我去相亲

七月的盛夏,艳阳高照,酷热难耐。

此时一阵难得的微风轻拂,使得路人因这天气生出的躁意都被这缕清风吹得片刻的烟消云散。

榕大校门口外。

小姑娘身着蓝色碎花一字肩短上衣,搭配着牛仔半身裙,微风吹起稍卷的秀发,精致的锁骨和修长的天鹅颈就这样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下,纤细苗条的腰身,尽显其妙曼多姿。

一双些许稚气的眼睛忽闪忽闪,俏皮又可爱,惹得行人时不时地回头观望。

但仔细一看,会发现小姑娘嘴唇微微翘起,一副生气的模样,脚也不闲着,脑袋里想到什么似的轻哼一声,踢了踢旁边无辜的行李箱。

好歹也是堂堂的叶家大小姐,怎么就没人来接呢?

虽说叶鲸南自命也不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但在这溢满燥热的地方呆一个小时,总归是受不了的。

一个半小时前,司机陈叔就打过电话说是刚从家里出发,按照以往,半小时就该到了的,叶鲸南也是算好了时间才从寝室出来。

半小时后,她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后来打算打车回去,谁能想到在这一个小时里只看到稀疏的这么几辆,而且都是坐满的,让她硬生生地等到了现在。

运气真背,叶鲸南叹了一口气。

几分钟后,熟悉的手机铃声终于响起,叶鲸南这下可来劲了,刚好质问到底怎么回事。

她接起电话,还没说什么,耳边已经传来妈妈略显沉重的话,“鲸南,你爷爷现在在医院。”

“陈叔刚从家里出发去接你,老爷子突然晕倒了,不得已又返回来……”

叶鲸南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听到爷爷在医院的消息已是慌了神,焦灼万分,只觉周围的闷热已不再,全身泛着冷意。

“滴……”

一声喇叭声让叶鲸南回了神,是陈叔到了,在他把箱子装好后,叶鲸南也挂了电话急忙上车。

“陈叔,您开快点,我要去看看爷爷。”叶鲸南催促的声音已经带了点哭腔。

“小姐,别着急,医生说老爷子已经没事了。”

怎么能不着急?爷爷可是最疼她的人,这个老头总是不想着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都把她宠成一个小公主,就连哥哥也常说爷爷偏心。

在这二十年的时光里,爷爷赠予她一整个生活的甜,可她却无法让爷爷免于病痛的苦。

叶鲸南更难受了,心中仿佛有万千愁绪撕扯着她,车外阳光明媚,而她的世界早已是乌云翻滚、电闪雷鸣,除了能让陈叔开快点,她别无他法。

终于,医院到了。

又是充斥着消毒水的医院和铺满白色床单的病房。

叶鲸南并不陌生,这不是爷爷第一次进医院了。

几天之前,叶鲸南回了一次家,家里只有爷爷和一位老人在交谈,爷爷告诉她,那位是宋爷爷,和他是故交。

待宋爷爷走后,爷爷说,宋爷爷有一个孙子,一表人才,今年26岁,两人故交再见,谈论家长里短,家中都有孙子孙女,一拍即合,想让他们认识一下。

叶鲸南一下就被震惊了,“爷爷这是要让我相亲吗?”

“我不要,我才20岁。”叶鲸南坚定地拒绝。

爷爷叹了一口气,“傻孩子,就是你们年轻人认识认识,相亲不过是一个噱头,爷爷老了,身体大不如前,哲屿也25了,我也多次和他提过这个事,你看,他都跑到国外去了,爷爷也管不了他,但你不一样,爷爷最放心不下的是你,爷爷多希望能看到有人为你遮风挡雨,让你一生无忧,我老了,也就这点期盼了。”

“爷爷您瞎说什么呢?您肯定会长命百岁的。”叶鲸南扑在爷爷的怀里,“我也会一直陪着您的!”

爷爷一脸慈祥地拍了拍孙女的背,“哎,好好好。要是我们鲸南不想去那就不去了!”

听着爷爷的话,叶鲸南终归有点于心不忍,“那爷爷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我要是有心思就去见见。”

叶老自然乐观其成,下一秒就把名片递给了叶鲸南。

后面叶鲸南就去自己的房间收拾,还没怎么动,就听见外面传来陈姨的声音,“不好了!老爷子晕倒了!”

听见陈姨的话,叶鲸南赶紧跑下楼,和陈姨一起把爷爷送去医院。

而今天,她再一次地来到了医院。

到了病房,她扑在爷爷身前,看着爷爷熟悉的脸,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崩盘,极力忍下的泪还是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流下。

爷爷心疼地抹了抹叶鲸南的泪水,“别哭了孩子,爷爷这都是老毛病了,爷爷就想看着你好好的。”

叶鲸南胡乱抹了一下泪水,像是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爷爷,我知道了!我去相亲,我现在就去找他!”说完便跑了出去。

既然爷爷想看着我成家,那我去便是了,我去了爷爷一定会开心的!一开心说不定他的病都好了呢。

叶鲸南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想到了什么,翻了翻包里那张她随处乱丢的名片,之前不过是应付爷爷,到后面她也没有联系的想法,就一直放在包里没管了,可这一次她不得不妥协。

找到名片后,她照着上面的电话拨出去。

第一次,被挂断了。

两分钟后,她拨了第二次,这一次接通了。

“喂?请问是宋先生吗?我是叶鲸南。”

医院病房里,叶鲸南跑出去后容瑶走了进来。

“老爷子,你这演技可以啊?”

叶老哼哼道,“我都还没开始演呢好吧!是那丫头太心疼我了……不对,我哪有演了?我刚刚明明就是晕倒了,我可不是装的。”

容瑶听见后被气笑了,“是是是,您没有装,那是谁在医生说无大碍后还不出院,非得让我打电话给鲸南,要是之前,您肯定都舍不得让她知道。”

听见儿媳妇道出了真相,叶老也不恼。

颇有道理地说,“我只是适当地利用罢了,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桩美事呢,何乐而不为?再说了,牧北那小子,你也了解,你还不放心他吗?”

“就是因为了解了才任由您的性子来,要不然怎么能让您胡来呢?”容瑶配合地说道,“现在是不是该出院了?总在医院呆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成成成。”

说罢给宋老回了一个电话才肯离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