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容溪楼听寒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是容溪楼听寒的热门小说虐妻后,南疆疯批王爷后悔了是作者社恐熊所著。简介:回去的路上容溪是被楼听寒侧抱在怀里回的府邸。快到城门时,楼听寒突然说道:“夫人今儿倒是不觉得羞。”容溪懵了一瞬,才想起来,自己在楼听寒怀里,出了城又回来,这下岂不是出名了。一边不好意思,一边又不想被楼…

求容溪楼听寒小说免费资源

《虐妻后,南疆疯批王爷后悔了》第8章 养伤

回去的路上容溪是被楼听寒侧抱在怀里回的府邸。

快到城门时,楼听寒突然说道:“夫人今儿倒是不觉得羞。”

容溪懵了一瞬,才想起来,自己在楼听寒怀里,出了城又回来,这下岂不是出名了。一边不好意思,一边又不想被楼听寒看扁了,干脆破罐子破摔。

“王爷开心就好,妾身怎么会害羞呢?”

楼听寒听着怀中女子强撑着害羞,愤愤说出来的话。没忍住笑出来了,不知道大汉是怎么养的姑娘,真是可爱极了,不悦了也要争那一口气。

果然,到了城里之后,怀里的姑娘就忍不住悄悄的往他怀里埋,像一只怕人的狸奴。

容溪直到楼听寒把她送到青鹿苑好久了之后,还觉得很不好意思。主要是楼听寒是把她抱到了青鹿苑,还是公主抱。这谁能不害羞?

桃桃看着王妃回来后就一整个埋在被子里,脸也很红,还以为王妃哪里不舒服。仔细观察才发现是害羞了,想起王爷将王妃抱回来,确实是有些羞人。

害羞的劲儿过去了之后,痛觉就苏醒了。

容溪看了看,大腿内侧一大片的红红紫紫,有些都破皮出血了,看起来确实是很严重,连忙让桃桃拿了伤药,自己抹了抹。

在桃桃要帮忙的时候,连忙拒绝,主要是伤的位置太尴尬了。

就这样,容溪就开始了她的养伤生活。

楼听寒在第三天问平银容溪时,得到的还是王妃没有出门。这下,他也有些担心了,就在第四天去了军营回来的时候,拿着南疆特有的伤药,去了青鹿苑。

夏日的天就是热得人心里难以静下来,容溪因为伤口,晚上也睡不好,也不想出门,穿上里裤就磨到伤口,更是不敢动了。

桃桃怕院子里的蝉鸣惊到王妃,就在院子里粘蝉。发现王爷过来之时,她还拿着长竹竿。

正想行礼,就被平银制止了,见王爷施施然去了里屋。

楼听寒刚踏进里屋,就感觉到了一阵凉意。屋里是一种清幽的花香,桌边摆着一瓶鲜花,仿佛被主人仔细的摆弄过了,看起来精致又清雅。

用的摆设多为浅色的,有着可爱的花纹,一看就是女主人认真收拾过的。

见有一扇屏风,楼听寒才绕过去,就看到一个女子侧躺在雕花大床上。

床上的被褥是浅青色,看起来很适合夏日,充满了凉意。床上的女子穿着轻薄柔软的纱衣,纱衣是柔和的绿色,甚至可以看到里衣是粉色的,露出了修长雪白的双腿,玉白的肤色与嫩绿,浅粉交织在一起。

楼听寒被这种艳丽的色彩冲击到了,床上的人无知无觉。脸上是休息不好的憔悴,并不折损美貌,乌发披散,美得人心里发颤。

楼听寒赶忙退了出去,正准备将药放在梳妆的台面上,然后离开。

才绕过屏风几步,又生生停了下来。他就这样走出去了,岂不是要被知道自己看了些什么,所以才落荒而逃?

就在屋里的桌前坐下,心里也燥动得不行,就从桌上的壶里倒了茶喝。

才入口就发现是花茶,倒是不腻,缓缓喝了两盏后,才抚了抚袖子,将药放到桌子上就出去了。

桃桃行礼完将王爷送走了之后,就去了屋里,屋里就多了一瓶金疮药。刚到了饭点,就将王妃喊醒了。

容溪迷迷蒙蒙的醒来之后,就听说了楼听寒来给她送了个药,在心里惊叹他突然有了良心,也就不在意了。

打算等伤好了,就去给他送一叠点心。金疮药她也看了,看起来很贵的样子,里头的膏体是乳白色的,没有刺鼻的药味,倒是有淡淡的草药香。

用了两次,发现见效确实快。陈嬷嬷听说后也来看过,只淡淡的说了句:“王爷对主子倒是好,南疆国的宫廷秘药也给王妃送过来了。”

当晚,楼听寒就梦到,容溪就像个女妖精一样出现在了松狮苑的床上,与暗色的被褥相衬的是雪白的肌肤,以及粉红的里衣,轻薄的纱衣,女子芊芊素手正将衣物缓慢的褪去。

也不说话,就是眼神里都是无辜和妩媚,墨发散在玉白的锁骨上,发尾不断往下进入更深的位置。

楼听寒轻喘着醒来时,还有些迷茫,意识回笼后就是恼怒。

平银就感觉给王妃送药后,王爷在军营里的时间就更长了。导致军营里气氛很紧张,以为是紧急备战了。

对于吴将军来和自己打听是不是需要用兵时,楼听寒才少在军营呆了。

吴将军得到了否定的回答,才松了口气。这几天加练得军营里的小子们都要脱了一层皮了,王爷终于是不再加练了。

这天,容溪在身体好了之后,就准备给楼听寒送过去点心。

这会儿突然想起来,她还答应了要给人送点心的干脆就一起送了算了。

桃桃得到了吩咐,就带着糕点就去了楚府。

容溪提着一碗甜羹,带上一叠水晶糕就去了松狮苑。

楼听寒听着平银在外头请王妃进来的通报声音,思绪又飘到了那晚做的梦,恍惚之间,浓墨滴在了批复的公文上,抬眼就见穿着湖蓝色的女子缓缓的进来了。

见楼听寒看她,容溪就绽开了笑容。

看着女子在唇角抿出的浅浅的笑容,楼听寒的手捏着狼毫的手指紧了紧,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强压下面上的笑意,让人起身。

“王爷,这是我给你带的甜汤,多谢王爷的金疮药了。”

听着容溪提起金疮药,楼听寒就紧张了一瞬间,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确认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的甜羹和玉白透明的水晶糕,楼听寒很给面子的都尝了尝。都不太甜,倒也不错,可能是在冰水里湃过,带着丝丝的凉意。

容溪打量了书桌上,倒是不见布防图了。

容溪正打算走,反正谢意到位,她走了也没什么。

“啊?王爷,妾身不会。”对于楼听寒要她磨墨,她只想说不。

她在青鹿苑练字时,看桃桃磨墨,也尝试着自己磨过,她确实不在行,这个需要巧劲,需要均匀的磨出来,她做不到,也不想献丑。

“不会就更是要学了。”

这回是真的走不开了,容溪在心里吐槽,要是想红袖添香就找愿意的呀,找她干嘛,她又不是用来磨墨的。

楼听寒也不知道干什么要她留下来,明知她是大汉细作,可是,那一秒钟不经过思考,就强行找了个借口想让她留下来了。

他也不愿意深思。

楚夫人在接到桃桃送来的糕点,也比较奇怪。听桃桃说了狸奴的事,心里越发感觉怪异,鹤白是个什么性子她也知道,不太可能是揪着不放要赔礼的人。

况且狸奴还是府里养的,心里就有些过不去,派人将那盘指定了要给文竹苑的桂花糕给送了过去。

一边将府里近期培育出的蔷薇送了两盆给王妃,顺势给王爷也送了一幅水墨画。

祁鹤白在收到桂花糕时,浅浅的笑起来。状似不经意的说:“这桂花糕看起来很是精致可爱。”

小丫鬟看到表少爷浅浅一笑,脸就红了,胆子也大了一点,搭话道:“表少爷说得是,王妃这等巧思确实是很可爱。”芍药说得也没错,这个桂花糕长得鹤狸奴一样,很是可爱。

直到小丫鬟行礼走了,祁鹤白还感觉恍惚。他本来猜测,她是不是林家的小姐,毕竟林家小姐和楚家的表妹堪称南疆双姝。

现在才知道她竟然是王王妃,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遗憾,这几天的等待衬得他仿佛是个笑话。

祁鹤白轻轻拿起一枚桂花糕,尝了一口,确实不错,他的心思也该到此为止了。

在楚夫人问起时,祁鹤白也是轻描淡写的说,他随口应的话,倒是劳烦姨母了。

楚夫人确认没什么过节,就也不再提这个事情了。

楼听寒看着容溪越磨越没劲,看着稀薄的墨汁就无奈的说:“没用饭?”

容溪睁大了眼睛,赌气的用力一磨。墨汁飞溅,沾染上的是楼听寒雪白的广袖。

楼听寒将狼毫放在笔架上,冷冷的睨了一眼容溪,

容溪也惊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顶着凉凉的目光,立马乖乖的道歉。

“王爷,妾身不是有意的,主要是看王爷太累了,想让王爷出去走走。”

“呵。”

嘶,楼听寒这个态度,容溪感觉自己完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