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虐妻后,南疆疯批王爷后悔了》最新章节

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虐妻后,南疆疯批王爷后悔了》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社恐熊,男女主人公是容溪楼听寒。简介:“王爷,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读书人身上带点墨水是很正常的,咱们可以换衣服嘛,气坏了多不值得呀。”看着眼前的女子小心翼翼哄他的样子,楼听寒感觉自己的不悦慢慢褪去。“那夫人替我更衣吧。”“更衣?我来?”容溪…

已完结小说《虐妻后,南疆疯批王爷后悔了》最新章节

《虐妻后,南疆疯批王爷后悔了》第9章 更衣

“王爷,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读书人身上带点墨水是很正常的,咱们可以换衣服嘛,气坏了多不值得呀。”

看着眼前的女子小心翼翼哄他的样子,楼听寒感觉自己的不悦慢慢褪去。

“那夫人替我更衣吧。”

“更衣?我来?”容溪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

“夫人做错事了不该弥补吗?亡羊补牢夫人年少时夫子未讲过吗?”

容溪感觉楼听寒就差怼到她脸上了,这必须不能忍。

跟着楼听寒到了里屋后,容溪一点都不带怕的,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光着膀子都见过,她就不信楼听寒能脱光。

楼听寒看着女子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仿佛看什么奇景一样。楼听寒眼睛一眯,就让容溪给他脱。

容溪虽说才说服自己不尴尬,可是,她也没有这么靠近过一个男人啊。

强装镇定的走近了男人就给他脱去外衫,然后去解腰带,真的很难解开,越解感觉结越紧。

楼听寒就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脸贤淑的给他的腰带打了死结,他看着她仔细的样子,一双手在他腰间乱摸,越解越乱。

楼听寒的身子开始紧绷……

容溪突然被楼听寒按住手,才把脑海里实在不行就用牙齿咬的想法抛开。懵懂的抬头看向了男人,男人的眼里是她不懂的神色,一副想咬她一口的样子。

“出去等着,要你何用?”

容溪反应过来楼听寒说了什么,心里的气愤简直是要涌出来了。这是一生要强的中国女人能听的吗?

当下她就扯住楼听寒的腰带不放说:“不要!我可以给你解开。就算是用嘴咬我也行。”

用嘴咬?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楼听寒用舌尖顶了顶牙齿,然后就用手捏住了女人脸颊上的软肉,轻轻的扯了扯,用低哑的声音说:“听话。”

容溪懵懵懂懂就出去了,甚至还带上了门。脑子里是,天哪,楼听寒在说些什么,这是我能听的吗?

说真的,楼听寒的颜值真的没话说,是实打实的纯天然大帅哥。来这么一句,如果不是对自己说的,那她能磕死,现在虽然是对她说的,但是不妨碍她心里土拨鼠尖叫。

楼听寒换完衣裳后,才出去就看到容溪又在霍霍他院子里的花草,心里已经快习惯了她这样。

她仿佛是草木化形的精怪,长得清纯妖媚不说,对世间恍若纯然的好奇也让她拥有了孩童般的眼神,很纯粹。

楼听寒很难想象到,她这样的女子是个细作,可她偏偏就是个细作,也许是被逼不得已?楼听寒在心里想着这个可能。

容溪余光看到有人过来了,就抬头去看来人。楼听寒说道:“该用饭了。”

容溪立马开心起来,行了一个礼就乖乖的说:“那王爷,妾身就先退下了,青鹿苑也可以用饭了。”

女子愉悦的声音响起来,与之相衬的是亮如星辰的双眸。

楼听寒看着逐渐走远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让平银准备两人的餐食,又让她走是在干什么,但是他心里并不觉得不悦。

平银仔细的观察了主子的面色,确定没有不悦,只感觉不应该呀。

“看够了吗?本王脸上是开花了?”

平银顿时一惊,看主子心情还不错,就立马打蛇随棍上。

“看王爷心情愉悦,奴才也觉得开心。”

楼听寒想了想自己心情确实不错。

平银突然想起来今儿从楚府收到的画,就提了一嘴。

“主子,今日傍晚,楚夫人送来了两盆花和一幅画。”看着王爷看过来的眼神。平银连忙将自己打听的事情像倒豆子一般倒出来。

“是因为今儿王妃给楚府送去了好几盘糕点,其中特意给表少爷送了一盘狸奴状的桂花糕,是特意嘱咐大厨房做的。”

“特意送的?给祁鹤白?为何?”

看着王爷逐渐沉下来的神色,连忙说到:“是寿宴那天,楚夫人的狸奴吃了祁少爷的一块桂花糕,那个狸奴应该就是王妃之前教的那只,王妃应该是替猫赔了一盘桂花糕。”

“呵,她倒是挺有兴致。还特意准备狸奴状的桂花糕,也不见她对别人多上心,原来是分人。”

听着王爷明显不悦的话,平银感觉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就像是,就像是深闺怨妇一般。这个联想让平银心里一颤,他不该乱想的吧?

楼听寒以为容溪今儿是特意带着甜汤和糕点来给他的,所以是他想多了,他就是个顺带的对吧?给别人的桂花糕可以是像狸奴的,给自己的水晶糕,他看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了。

这会儿,楼听寒只感觉越想越气,心里简直就是堵得慌。

容溪到了青鹿苑只感觉到了自己的地盘整个人都放松了,今儿真的很累,累得手腕子疼,容溪感觉自己就像是得了腱鞘炎一样。

浑身只感觉卸了劲之后的疲惫,最后饭也没吃下多少。洗漱完躺下之后,她在心里想,这种身体真的很妨碍她享受生活,从明天开始,她要锻炼起来。

桃桃看着床上的主子比寻常人苍白的神色,不知道她能活多久。

其实桃桃知道的比容溪知道的多了,她被选中作为容溪的侍女到大汉,其实也不是意外,她的弟弟在皇后娘娘的娘家府里做少爷的小厮,她只有这一个弟弟了。

她也知道容溪身中剧毒,甚至知道她活不久的。她今日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取信于她。宫里磨出来的人,谁会是单纯的呢?

可惜了,这副惊人的容色,以及她想收复自己拎不清的脑子。也许这样的人才能被选中做这个探子吧,桃桃仔细的想着。

如果现在容溪醒来,一定会被此时桃桃脸上的神色给震惊。她一点也不像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脸上的神态是一种漠然。

第二天一早,容溪起来后就在青鹿苑缓缓的走了起来,她想慢慢的增强体质。

桃桃见状也不阻止,就是安安静静的陪伴。

容溪一边绕着小苑走,在心里想,桃桃这样子陪着她好像也不错的。

走了两圈,容溪就开始感觉疲惫了,而且一个月里,越到后期,她就感觉越疲惫,越难受,浑身就像是透支了一样。

第三圈走了没一半,就有一种低血糖发冷头晕的感觉,容溪连忙扶着旁边的石桌。

桃桃见她体力不支就赶紧过来扶住她,眼里是一种很深的怜悯。她大概能猜出来容溪的想法,她就是想让身体好一些。可是本来就是破败的身体,能做到的不是改善,而是保持原状。

就像是摔碎了的罐子,能勉强拼凑起来,接一点浅浅的水,但是并不能做到将裂痕修复如初。

桃桃想着,也许她试过了就会放弃了。

陈嬷嬷传回去的消息,在大汉宫廷里发生极大的动荡。内宫里大皇子自己冶铁练兵的消息,逼得大皇子提前夺位。

大汉皇庭顿时乱作一片……

不再年轻的大汉帝王,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将远在边关的保皇党顾彦殊连夜急召回来……

边关苦寒,顾彦殊已经守着匈奴与大汉的边境整整三年了,这三年,边关动荡,他没有机会回京城。

可是他想,三公主应该准备好嫁给他了吧。他每年给她寄的东西,不知道她喜不喜欢,那些都是他亲手挑的,以三公主的性格应该挺喜欢的吧。

这次回京,应该就能见面了。他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荷包,荷包上绣着精细扑蝶的两只小狸奴。

他也该迎娶他的小妻子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