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古代言情小说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的作者是谁家豆蔻,本书的男女主角是姜南枝萧无言。简介:反转来的太快,众人呆站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明明是参加丧礼,吃席到一半,本该立在香案上受人祭拜的主角,居然活生生站在面前,搁谁身上不叹一句奇遇。程元湘缓过神,顾不得其他,当即招来一群姜家的下人,向宾客…

已完结小说《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第4章 格外偏爱

反转来的太快,众人呆站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明明是参加丧礼,吃席到一半,本该立在香案上受人祭拜的主角,居然活生生站在面前,搁谁身上不叹一句奇遇。

程元湘缓过神,顾不得其他,当即招来一群姜家的下人,向宾客道歉。

等安顿好宾客,程元湘安排姜府众人转移到后院,俨然一个当家主母的架势。

一盏茶的路程,老太君握着姜南枝的手,一刻也不松开。

后院正厅,老太君坐在上首的椅子上,按礼数姜家小辈只能分坐在两侧,就连姜闻道也得居于侧位。

然而老太君却不理会这些,拉着姜南枝在身边坐下。

老太君一遍遍端详她,看一回就抹一遭眼泪。

一年不见,姜南枝清瘦不少,五官更清晰,纤瘦的身板看着倒是好看,就是实在太单薄了些。

老太君只觉得她受了苦,心疼不已,想起一年前将她送出府,心头便窝起一股无名火,说话语气也重了许多。

“听你二娘说,她数月前派去寄养人家问询,那户人家说你当年到了没多久,就大病一场,不久便撒手人寰,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同祖母说,若是那起子小人蓄意隐瞒,祖母定然为你讨回公道!”

话是问的姜南枝,不等她答话,程元湘忽然站起,走到近前,停在二人中间,把姜南枝挤出老太君的视线。

她先是一番自省,“今日这事都怪我,是我派去的人办事不力,才闹出这般笑话,母亲要生气尽管罚我,千万不要因为此事伤了身子。”而后顿了顿,转头看向姜南枝,“不过依我愚见,平安回来才是最重要的,南枝,你说是不是?”

程元湘的目光暗潮汹涌,姜南枝从她眼中读出威胁和警告的意味。

威胁?警告?不好意思,现在的她可不吃这一套。

姜南枝心中冷笑,这程元湘,只怕是还把她当成那个柔弱可欺的姜家嫡女,瞪着眼这是要堵自己的嘴啊。

无视夹在中间的程元湘,姜南枝越过她朝老太君屈膝行礼,“祖母,自一年前从姜家离开,孙女被人追杀,幸得路人相救,才侥幸留下一条命。”

“我不曾到过边城,那家人谎称我暴毙,大概是怕姜家怪罪下来,承担不起。”说着,姜南枝从程元湘身边走过,绕到老太君面前,笑着摇摇老太君的胳膊,“虽然不知他们为什么敢胆大包天欺瞒祖母,不过能再见到祖母,已经很得上天眷顾,孙女知足了。”

知足的话是真心的,老太君潮湿通红的双眼,眼中毫不掩饰的心疼爱护,无一不是在告诉姜南枝,她有多疼爱原身那个善良温糯的孙女。

老太君笑笑,摸了摸姜南枝的头,“上天庇佑自然是要知足。”

她说着忽然一停,目光陡然变得锐利,意味深长的在堂上众人间扫视了一圈,再开口语气冷硬,“但我姜府绝不容忍暗中加害之事发生!那些动歪心思的,最好都自己收拾干净,把马脚藏好!否则一旦发现,赶出姜府!永不许再进我姜家大门!”

此言一出,堂下众人齐齐应声说是,而后揣起各自的心思,噤声不语。

“若不是她那时候胆大包天,生了不该有的心思,想要谋害娘亲腹中的胎儿,哪至于此……”堂下传来不满的嘟囔声。

说话的是姜家的五小姐,姜欢仪。

她是家中姐妹里岁数最小的,又是姜闻道老年得女,家里上下待她都娇纵些,故而养成个口无遮拦,蛮横无理的性子。

姜欢仪已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但是又心有不甘,一向家中受偏袒的,都是年幼的自己,尤其姜南枝被送走之后,她在老太君面前算是很得宠爱了。

私下里她总爱拿老太君对自己的纵容比较对姜南枝的态度,只是碍于姜南枝已离府,总也比不出个所以然。

如今姜南枝一回来,老太君一双眼睛只看得见她,姜欢仪憋了一路的气,全都借着牢骚一并发了出来。

不大不小的声音落进在场每个人耳中,姜欢仪紧挨姜玉盼坐着,这番话惹得姜玉盼扭头看了她一眼。

老太君一听这话,脸色登时不好了,不过她也意识到,姜欢仪所言也是一个问题。

既然有人当着她的面,都敢这样说话,背后更不知要如何猖狂。

“元湘。”老太君沉着脸喊了一声。

程元湘听出她语气不对,忙恭谨上前,垂首应声,“妾身在此,谨候母亲吩咐。”

“如今是你在管家,按理说我不该直接插手,不过一年前那件事,我倒是早就想说说了。当年闻道一怒之下送走南枝,前因后果都未问询明白,单单凭一个下人的话,就定了嫡女的罪,很是不合规矩。”

“当年的事情是妾身考虑不周……”程元湘头越发的低,话语中带着小心。

虽说如今姜家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程元湘管着,但终究姜闻道没有将她扶正,到底还是个姨娘。

在姜家这种官宦世家,姨娘的地位远在庶出子嗣之下,更不要说如今是老太君亲自训斥。

惹恼老太君讨不到一点好处,程元湘心里明镜似的,今日的伏低做小,全是为了将来有一日被扶正。

老太君见她谨小慎微的样子,面色稍霁,语气和缓不少,“罢了,事情已经过去一年,我也不是要来挑你的错处。”

“不过,欢仪今日既然说起来,我便也顺道说一句,没有证据的事情,今后谁也不许再提,我最听不得空穴来风的谣言,各院子管好自己的下人,下人若是犯错,我少不得要在主子身上磋磨。”

言罢,老太君爱怜的抚了抚姜南枝的手,转头吩咐道:“听竹,你带着三小姐回棠梨院休息。”

听竹应了声是,领着姜南枝从厅上退下。

路过姜欢仪位置旁,姜南枝听见她愤愤不平的声音,“明明是她心思不纯,到头来母亲还要受委屈!早知如此,她还不如死在外头……”

“欢仪!不得无礼!”

姜南枝循声看去,姜玉盼娥眉微皱,二人目光相撞,姜玉盼面带歉意的微微垂首。

被喝止后的姜欢仪面上还是不服气,不过姜玉盼的话她还是听的,确实没再继续说下去。

离府之前,棠梨院就是姜南枝一直住着,因院子里种着棠梨树而得名,且此处棠梨与普通的棠梨不同,香味奇浓,每每到三五月,开花时节,一树银花甜香满园。

此番归府还是初春,见不到满园梨花。

回到棠梨院不久,风裳和丹书也被人领着带过来。

丹书挎着行囊,一路走来,看哪里都是新奇,到了棠梨院看见姜南枝,便蹦蹦跳跳跑过去,一双杏眼笑成月牙儿,“小姐,姜府好大好漂亮啊!”

看她乐的像个孩子,姜南枝也微微笑起来,“这京华城,比姜府漂亮的地方还有很多,往后有机会,我会带你们一处一处去瞧瞧。”

丹书笑着点头,风裳没有说话,抬头看向姜南枝,也重重点了点头。

三人这边准备收拾收拾,才发现棠梨院内干净整洁,房间中连浮尘也没有。

姜南枝忽然想起,方才路上,听竹告诉她,虽然她一年未归,但老太君一直惦记着,嘱咐下人定期来打扫棠梨院。

顿时心中一暖。

天色稍晚时候,行囊也已归置完毕,丹书端着茶壶去泡茶,风裳在院中守着。

解下披风,放下手炉,姜南枝刚坐下准备休息,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小姐,院门外有人求见。”是风裳一贯平淡的声音。

“知道了。”姜南枝心中疑惑着,这种时候谁会来棠梨院?一面起身系上披风,朝门边走去。

走到门边,风裳替她掀开厚重的毛毡门帘。

不远处院门大开,姜南枝看过去,只见一人负手站在棠梨树下,身形修长,身着一件银白色绣金线缠枝莲鹤氅。

听见身后动静,那人回过头。

看清来人面容,姜南枝双眸微眯。

萧敛?他来做什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