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慢穿】时空流浪者》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慢穿】时空流浪者》最新章节目录

古代言情小说【慢穿】时空流浪者的作者是叔寂,男女主人公是季风轻弦月。简介:古语有言,财不外漏。虽说此处无人,季风轻还是将玉坠藏在里衣之下。收拾妥当,她又看了一眼尸体。发现正对着自己的那边腰间系着各色的袋子。走进一看系带的绳子缠成一把,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袋子一一解下。袋子颜色各…

《【慢穿】时空流浪者》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慢穿】时空流浪者》最新章节目录

《【慢穿】时空流浪者》第4章 假萝莉的丛林求生记(三)

古语有言,财不外漏。虽说此处无人,季风轻还是将玉坠藏在里衣之下。

收拾妥当,她又看了一眼尸体。发现正对着自己的那边腰间系着各色的袋子。

走进一看系带的绳子缠成一把,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袋子一一解下。袋子颜色各异,样式不同,数了数足足有六个。这么多袋子怎么看都像打家劫舍所得。

这厮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季风轻试着将这些袋子打开,发现她无论如何撕扯,袋子扎口的绳结丝毫不松。

若没猜错,这应该是传说中的乾坤袋。要真的是,那这种安全系数较高的东西,还不是她现在这种弟弟能够打开的。

既然乾坤袋都有了,是不是储物戒指也该有了。

季风轻用手按了按衣服下绑着戒指的玉坠。眼睛不自觉的向尸体的手看去。

然后她就被那豪横的场景给惊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土暴发户吗?双手十个手指上都带满了或金或玉的戒指。

如此显摆,真是十恶不赦。怪不得被杀……

被杀?!

他……他,到底是被谁杀的!

杀他的人呢?

季风轻像是被人当头浇了盆冷水,猛地从尸体旁站起,警惕的打量四周。

虽然知道,若凶手在附近,她无论做什么都会是个死字。但颤抖的小手本能的按在腰间的匕首上。

咚、咚、咚……

除了她心脏狂跳的声音,只风有吹林间树叶的沙沙声。

不对!

太不对了!

虫鸣呢?鸟叫呢?

没有!一直没有!

从她醒来到现在,自始至终除了她和山间的风便没有其他的声音。

季风轻身上冷汗狂飙。

一直生活在安稳的社会环境下,她女汉子一样的性格和真汉子一样的身手。在那个有序平和的世界里,安全系数一直很高。

加之从小到大没有遇到过令季风轻陷入危险的境况,除了对交通工具,她很少提起警惕心。

“是谁……你……你出来,我……我看到你了。”

季风轻语无伦次的喊出口,仿佛是为自己壮胆,又仿佛只要她这样吼出来,隐藏在暗处的人就真的会出来一样。

清亮带着颤意的稚嫩声音响彻林间。

回答她的依然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季风轻并没有意识到她刚才做出的反应,真的如儿童般幼稚可笑。她现在浑身紧绷,大脑几乎是当机状态。

她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状况,那怕是boss和客户提出的刁难问题,或是工作中发生的突发状况,她多数时间都能沉着面对,并迅速找到解决方法。毕竟精英社畜的头衔不是白戴的……

对陌生世界未知的恐惧,对自己弱小无能的无奈,让季风轻真的如孩童般惊惧和不知所措。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害怕、无措、却又故作坚强的稚嫩小脸上滑落。

沾着汗水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被刺激到的漂亮大眼微微发红。

季风轻紧咬牙关,保持警惕的站在原地,她想不到更好面对现下困境的办法。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树木依然矗立在那里,除了微风吹动发出的弱小颤动,并无丝毫变化。

季风轻终于撑不住了,扑通一声摊坐到地上,如同离水上岸的鱼,剧烈的喘着粗气。

经过十多分钟的冷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在吓自己。

先不说,绑她来的巨人死因为何,杀他的人至少跟自己没仇。不然她还能在这里胡思乱想?

这地方连虫鸣鸟叫都没有,如此反常必是有妖。

得快点离开这里。

许是这一折腾,季风轻没有之前那么惧怕那具死尸了。

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尸体。二十左右的年纪,身体壮硕,看起来孔武有力。没有明显的外伤,没有挣扎痕迹,死状像是古寺坐化的大师。面色青灰,不知道是不是中毒。

这种存在神呀怪呀的修仙世界,千里之外取人性命也不会是什么天方夜谭。

所以杀死他的凶手不一定来过这里。

如此想季风轻就松了口气。

只是她很想吐槽,变小的身体,像模像样的检查尸体。如果再有副眼镜,并高呼一句“新机子哇椅子莫毅多次”。直接灵魂cos那位走到哪里,哪里死人的死神小学生。

颇费力气的将死尸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用帕子包好。连同那六个袋子,想一起收到她的纳物囊里,几番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

“话说,你活着的时候应该就不是个好人,杀人越货的事情肯定没少做,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哼╭(╯^╰)╮你之前把本仙女绑来,还试图撕票!你这种罪孽深重、罪大恶极、罪不容诛的坏人,也死有余辜。这些东西全做赔礼,也好减轻你的罪过,早日投胎。”

季风轻理直气壮的说着,并用匕首在尸体衣物上割下块干净的布料,将她在尸体上收缴的东西放在一起,打了个小包袱背在身后。

她也想过,这人已经死了,好歹给他刨个坑给埋了,但看了看自己胖乎乎的娇嫩小手,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用匕首割了些草,盖在尸体之上,也算没有落得真·曝尸荒野。

收拾妥当,天色也逐渐变晚,季风轻不想跟一具尸体过夜。揉了揉咕咕乱叫的肚子,拄着砍来小树做的杖子,像极了西去取经的唐和尚,迈开小短腿向着树木较为稀疏的地方走去。

季风轻刚一走,被草叶覆盖的尸体,像是被击散的沙雕(正经的沙子雕塑),连同盖在他身上的草叶被迅速分解,化作黄土融入脚下的大地。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