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最新章节,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姜南枝萧无言的热门网络小说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是著名作者谁家豆蔻的最新佳作。简介:尚书令府的牌匾上挂着白绫,门两边红色灯笼已经变成白底灯笼,大大的黑色奠字书写其上。姜南枝料想过许多回到姜家的场景。也想象过,若二夫人程元湘看见她好端端回到姜府,大概会气的面色如锅底。而眼前却是她未曾想…

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最新章节,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

《退婚后,我成了腹黑皇叔心尖宠》第3章 荒唐丧事

尚书令府的牌匾上挂着白绫,门两边红色灯笼已经变成白底灯笼,大大的黑色奠字书写其上。

姜南枝料想过许多回到姜家的场景。

也想象过,若二夫人程元湘看见她好端端回到姜府,大概会气的面色如锅底。

而眼前却是她未曾想到的。

疑惑之下,她抬步要进门,被守门的小厮拦下,“家中嫡小姐丧期,尚书令府闭门谢客,还请这位姑娘留步。”

听闻小厮的话,姜南枝越发诧异,在姜家能被称作嫡小姐的,只有她一人。

可是她还好端端站在这儿呢,怎么能办起丧事?

姜南枝略一思索,试探道:“我是南枝小姐生前好友,听闻她罹难,特来吊唁。”说着掏出一枚银锭子,塞进小厮手中。

小厮一看得了银钱,忙握紧手中银锭子,飞快塞进腰带,当下便开了笑脸,引着姜南枝三人向门内走去,“是是……姑娘是小姐的好友,自然可以进门吊唁,请跟小的来……”

引到内院后,小厮悄然退下。

四方四正的院落正中,摆着七八张圆桌。

一群人围坐在桌边,有举杯要畅饮的,有凑近说笑的,整个院子里推杯换盏,热火朝天。

下人忙的脚不沾地,穿梭在满院子的酒桌之中,一会上酒,一会上菜,片刻不停。

姜南枝站在院门处,看见院子前方最显眼处放着张八仙椅,姜家众人环绕而站,老太君霍嫞坐在椅上,手帕掩面,默然落泪。

老太君左手边是姜家如今掌权的家主,姜南枝的爹,姜闻道。

姜闻道站在一边,沉着脸,看不出难过与否,倒是他身边的二房程元湘,一副伤心难忍的样子,半蹲跪在老太君手边,一边劝慰一边落泪,看上去比老太君还要难过几分。

冷眼旁观片刻,走过来一个圆脸小丫鬟,朝姜南枝屈膝行礼,“这位小姐,请跟奴婢往这边来。”

三人挑了一处不起眼角落坐下。

丹书谨记风裳所说的谨言慎行,憋了一路的话,等落座之后,小丫鬟退开到一边,丹书凑到近前,打量着姜府气派的院落,压低声音问道,“小姐,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姜南枝转过身,面朝姜家人的方向,眼神冷漠,“等,等着看好戏,这出戏热闹,你定然喜欢。”

话音落下,侧门走进来一男一女。

女子一身素白罗裙,男子紧跟在她身边,给垂泪的佳人递去罗帕。

二人样貌皆是上乘,站在一起像幅画似的。

若姜南枝不认识这二人,也会觉得这二人极般配。

但讽刺的是,那女子是姜南枝的庶姐,姜玉盼,而在庶姐边嘘寒问暖的男子,正是姜南枝定下婚约的竹马,当朝三皇子萧敛。

程元湘招手让姜玉盼过去,她抹着眼泪,拉过姜玉盼的手,把她推到老太君面前。

“盼儿,老太君为你妹妹的事难过,她一向疼爱孙辈,你劝劝老太君,让她收收泪吧……”程元湘抹一把眼泪,脸上流露出痛惜的神情,“都是我不好,我要是知道,南枝这次有去无回,我宁可一年前,不曾怀过那个孩子,南枝也不至心生嫉妒,落得这般……”

程元湘眨眨眼,泪珠子簌簌滚落下来,目光在姜玉盼和萧敛之间流转。

“不止老太君,三皇子与南枝青梅竹马,骤然得知南枝暴病而死,定然也是难过的,盼儿,你同三皇子自小一起长大,要在左右帮着宽慰……”

“够了!”

老太君低喝一声,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她黑着脸看向程元湘,眼神中是极度的不满,似乎有许多话想说,但转头看见满院子的宾客,皆是错愕的看向自己,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我乏了。”老太君说着,伸手去抓扶手,借力想站起来,但伤心过度体力不济,试了两次都跌回座椅。

侍女听竹伸手想扶她,却被推开,第三次,老太君猛然起身,一阵晕眩,趔趄着差点摔回去。

院中众人一惊,身旁姜家的小姐少爷也吓得向前冲了几步,听竹赶忙去搀扶。

缓了片刻,老太君一手扶额,眉宇间掩盖不住疲惫之色,“无事无事,听竹扶我回福堂休息吧……”

程元湘给姜玉盼递了个眼神。

此刻是老太君伤怀之时,亦是博得欢心的好时机。

姜玉盼心领神会,快步走到另一侧搀扶老太君,轻柔似水的宽慰道:“南枝虽不在了,但是盼儿期盼祖母身体康健的心思和南枝是一样的,妹妹未尽的孝心,就让盼儿来代她……”

“尽孝这事,就不烦姐姐代劳了。”一道清丽悦耳的声音响起,打断姜玉盼的话。

众人循声看去,目光尽头是一道天水碧色的身影,人群中那女子身量高挑,白绫覆面,只露一双眼,气质不俗。

众人的目光中,姜南枝落落大方的起身,缓步走到姜家众人面前。

即便遮去面容,但一看见女子那双眼睛,程元湘当即便断定,眼前这女子就是本该魂归西天的姜南枝。

那双眼睛简直和她那死了的娘亲一模一样!看了就让她厌恶!

只是,一年前派人追杀姜南枝之时,收到的消息是人已经死透,黑衣人定不会欺骗自己,可若黑衣人说的是真的,那眼前的人又是谁?

巨大的震惊和疑惑下,程元湘僵在原地,半晌回不过神。

老太君被搀扶着,走了半道,忽然听见姜南枝的声音,登时停步转头。

她殷切的看向走上来的遮面女子,眼中闪着泪光,清瘦的手伸向女子,声音都在颤抖。

“囡囡,是我的囡囡吗?”

魂穿之后,姜南枝就被扣上蓄意谋害程元湘胎儿的罪名,当即被遣送出府,从没有见过这位对原身百般疼爱的祖母。

但也许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原主的娘亲离世之后,一直到原身死之前,关于姜家的所有回忆,为数不多的快乐,都是来自老太君和亲兄长姜承景。

短短一年恍如隔世,如今再听囡囡二字,姜南枝鼻头一酸,险些落泪。

她快步走到老太君面前,扶住老太君的胳膊,跪在地上,“是,囡囡回来了,孙女不孝,叫祖母伤神了。”

老太君摇头止住姜南枝请罪的话,眼中泪光涟涟,伸手去扶,嘴里喃喃不止,“无妨,回来就好,活着就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