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我的大哥叫刘蓓免费阅读,我的大哥叫刘蓓章节目录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我的大哥叫刘蓓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飞马云端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尔涵刘蓓。简介:我头上的黑布袋被揭开了。啊?!这是!经过一阵光线刺眼,再看四周,只见字画在墙,古董在架,头顶奢华吊灯,脚踩名贵地毯,陈设器具不是红木花梨就是紫檀象牙,对过一副江山水墨图,图下一张雕花实木办公桌,桌上零…

我的大哥叫刘蓓免费阅读,我的大哥叫刘蓓章节目录

《我的大哥叫刘蓓》第8章 不速之客

我头上的黑布袋被揭开了。

啊?!这是!

经过一阵光线刺眼,再看四周,只见字画在墙,古董在架,头顶奢华吊灯,脚踩名贵地毯,陈设器具不是红木花梨就是紫檀象牙,对过一副江山水墨图,图下一张雕花实木办公桌,桌上零散的铺了一些纸张,还有一个沉落香气的香炉:看着周围的摆设,这香炉怕是也普通不了,算是顶级了。

“嚯,好家伙,大爷,这儿的主人装的一手好13啊!那香炉里烧的是蚊香吧?”

“对,没错,烧的不过是略贵点的蚊香罢了。”我这才发现,办公桌后面坐着个人,这话便出自他口中。

没心没肺?睁眼瞎?我不是,只是注意力都集中在环境上了,真没注意到有这么个人在。

老头给那人端了一杯茶,眼前这个人,穿着考究,满满当当的坐在椅子里,眼睛明明眯着,却射出道道寒光,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

“小伙子,你刚才对老曾说,这里的主人喜欢装13,我很好奇,你凭什么觉得老曾不是这里的主人?”

我正在打量他,听到他这么问,我想也没想就说:“我虽然笨,但还没笨到这种程度,哪有主子带着手下亲自把人带回来在家里问话的。而且这个老头……”老头看了我一眼,“呃,大爷大爷,这位大爷着装体面、气度不凡,他能为之办事的人,那一定更是位了不起的人物,整个房间的布局风格处处都彰显着地位,这种地位的人,装点13怎么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虽然不喜欢奉承那一套,但眼下是要保证自己不吃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老子孔子孟子曾子和列位夫子说得好,遇到这类所谓的成功人士,千万要不卑不亢,但也绝不能正面硬刚,用最硬气的话,拍最爽的马屁,既能显得你有勇气,又能显得你有情商。

“倒也有点小聪明。”他果然是个狠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要是那曾老头,脸上多少是会浮现点喜怒之色的。

“王尔涵,男,二十七岁,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策划,没什么爱好,没什么朋友,入职之前的信息不详,但从入职现公司后,除了出差就不怎么出远门。收入不高,花销更少,明明抠门是出了名的,却没有什么存款。”

我这才注意到,身后站的那位,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长得怎么说呢,帅气肯定是有的,甚至还有些秀美。身为一个大老爷们儿,看到他之后我一个直男都有点目不转睛的感觉了。

我忽然意识到刚才对我的描述,立刻开始道出不满:“接连一串‘小、普通、不高、抠门’什么的,喂!这位小哥,你可以形容我的现状,但是你不能调侃我的惨状。还有,你为什么有我这么多的信息?你打算要干什么?如果是为了威胁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们,”我看了看那个桌子后面的人,“我不会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的!你们不如死了这条心吧!”

眼睛小哥没理我,只是收起文件夹静静地站着。

“绑着挺难受吧,来,子枫啊,你先把他松开吧。”

“好的刘总。”

刘总一吩咐,这个眼镜小哥立刻帮我松了绑。

好一条听话的小狗狗!

刘总放下手里的把件,从桌上甚是精美的木盒里拿出一根雪茄,做了个递给我的手势:“来一根?”

“您别玩笑了,都把我调查的这么清楚了,怎么着也应该知道我不抽烟。”

还没等我说完,他早就收回手点上了:“你只是不抽烟,并不是不会,况且,你入职公司前的一切信息都还未知,我也并不是都知道。做人做事,还是严谨一点好,你说是吗?”

“刘总果然透彻。”

“行了,别拍马屁了。”他深吸一口,“说点正事吧。你跟我女儿是什么关系?”

我反问道:“刘总这是什么话,我不认识您女儿,怎么会跟您女儿有关系呢?”

“我不喜欢装傻的人。”

“我没有道理一定被您喜欢。”

“你不怕我弄死你?”

“法治社会,弄死我对您没好处。”

“好,够硬气!我不跟你计较。”说完,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这个就是我女儿,你想好了告诉我,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照片上是刘蓓没错。

如果眼前这个油腻老男人是蓓蓓的爹,那估计刘蓓的长相一定是随她妈妈。

“您问这个做什么?”我得先问问对方来意。

“你这话问的多少有些多余。我是她的父亲,身为父亲的,自然想知道自己的女儿跟什么人在一起。”

“如果我说,我是她男朋友呢?”

“很简单,”刘总从他抽屉里拿出一张卡,“这张卡里有五百万。”

“您是说给我五百万让我离开她?”这么老套而又人人期待的剧情,居然发生在我身上,我有点意外。

刘总平淡的说:“不是给你,而是买你的命。”

“买我的命?”我有些腿软。

“人心不足蛇吞象,给了你不如宰了你,只要钱到位,做事的人多了去了。”

好狠!

拿我的命威胁我,我是吃这套的人么?我能那么没出息么?我立刻厉声吼道:

“刘总,我跟她没关系!”

老曾笑了,眼镜小哥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刘总大概是期待我硬气一点,可听我这么说,他颇有些错愕:“没关系?”

“没关系!”

“一般情况下,要么就是害怕到颤抖而承认没关系,要么就是有骨气的说要杀就杀,头一次见你这样明明怕死还这么硬气的。”

“多谢夸奖!”

“我没有夸你。但你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倒确实是值得别人学习。既然你跟我们蓓蓓没关系,那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你可以做,可以不做,但如果不做,那你以后就离蓓蓓远一点。”

“刘总,您一看就是成功人士,手下不乏可用之人吧。您要我这么个‘普通的小策划’为您做事,是不是有些欠考虑?”说完,我瞄了一眼身边的眼镜小哥。

“我要你想办法,让蓓蓓回家。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会让顾秘书告诉你,总之你要记住,成功让她回家,这五百万,就是你的劳务费;如果做不到,那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丧葬费。”

不愧是做大事的人,根本没有理会我的感受,说完便打发人把我送回去了。

顾秘书负责送我回去,不过这些人多少脑子有点病,来的时候又是绑架又是蒙头的,走的时候也没蒙脸啊。

我问道:“顾秘书,怎么走的时候没有蒙住我的眼睛呢?”

小哥没有看我,只是面无表情的说:“用不着。”

简明扼要。

我问他关于任务的具体要求,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让她回家就好,除了时间上要尽快,不能耽误,没有其他要求;如果三个月之内不能让她回家,就算任务失败。

到离家还有一公里的地方,车停了,顾子枫要我下车。

我是真气啊,你接我的时候二话不说从家里把我拽出来,送我回来的时候居然不把我送回家门口。

司机跟我一起下了车,我正纳闷怎么回事,只见他从后备箱里拽出一个女的,头上套着黑布袋,手脚绑着,那女的嘴巴塞着布团,哼哼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等我们走了,你就可以给她解开了。”说完,司机上车,没一会儿,车子也火速开走了。

“你说你,怎么回事。怎么还钻别人后备箱里去了。”

说罢,我给她把该解的都解开,她一把扯出了嘴里的布团:“呸呸呸!老娘要不是想救你,怎么可能被逮住。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我做梦也没想到,在我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的时候,身边会有人挺身而出来救我。

眼前张芳芳的样子看起来很狼狈,但不得不说,我还挺感动。

“救我?救我你怎么给人逮起来了呢?”

“这我倒不知道,我只记得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就看到他们把你从屋里拽出来。我记得我本来想报警的,可拿起手机之后就让人给整晕了,反正清醒过来就在后备箱里。”

“行了,我谢谢你了哈,反正我俩都没事,这就够了。”

张芳芳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子江湖气,拍着我的肩膀笑道:“不客气,有姐姐罩着,你什么都不用怕。”

“好的,张姐姐,我知道了,以后我发生任何事,都会第一时间检查检查身边的后备箱,看你在不在!”

“你讨打!”

“哎哎哎!疼!我错了!”

不管怎么样,平平安安就好。

吃过了饭,挨过了几轮粉拳暴打,我瞌睡虫又上来了,连打着哈欠回屋躺在了床上,“八十分蓓”还没开始直播,先睡了算了,明儿再看吧。

眼皮发沉,刚刚入梦,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梦里惊醒,这是不打算让我睡个好觉啊。

“谁啊!孟晓光是吧!又他妈报丧呢?!信不信我揍你!”

门打开,是张熟悉的面孔。

“顾……顾子枫?”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