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风起长安》免费阅读

风起长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月丰禾,主角是刘洎杜楚客。主要讲述了:李泰频频点头,杜楚客却不屑的撇了撇嘴,他素来自视甚高,一向不服刘洎,但无奈朝野文武皆认为他能做到民部尚书,全是沾了他死去的兄长杜如晦的光,所以他虽办事勤勉试图扭转其他人的看法,但始终活在杜如晦的阴影里…

完整版《风起长安》免费阅读

《风起长安》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李泰频频点头,杜楚客却不屑的撇了撇嘴,他素来自视甚高,一向不服刘洎,但无奈朝野文武皆认为他能做到民部尚书,全是沾了他死去的兄长杜如晦的光,所以他虽办事勤勉试图扭转其他人的看法,但始终活在杜如晦的阴影里,就连李泰有时夸他,也说他有兄长当年之风,这让杜楚客心里总不是滋味。近来李泰每每有事咨询,杜楚客总要后发言,他要先听听刘洎怎么说,然后再指出刘洎话中的漏洞和思虑不周之处,或是另辟蹊径的提出“真知灼见”,当然了,他会提前考虑刘洎会说哪些内容,好提前准备自己的观点,今日之事,杜楚客一听刘洎只说了一番老生常谈,心中窃喜,因为他恰好知道皇帝在处置侯君集之后又单独召见了岑文本,这可是压制刘洎的好机会,一念至此,杜楚客故作深沉的说道:“思道兄,侯君集和房遗直的事殿下已心中有数,不必赘述,我想殿下现在真正想知道的,是陛下在处分完侯君集后,又单独召见了岑文本,陛下跟岑文本说了什么?是否与方略一事有关?”

刘洎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杜楚客的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刚刚只说了一半,就是要引出杜楚客此番话:“这么说来,山石兄已经知道陛下单独召见岑文本所说何事了?那不妨说出来听听,刘某愿闻其详,殿下一定也想听。”

李泰将目光投向杜楚客,杜楚客面露尴尬之色,他虽知道皇帝单独留下了岑文本,但皇帝与岑文本说了什么,他却不知道,所以面对刘洎这招请君入瓮,杜楚客无言以对。

刘洎见自己四两拨千斤的反击收到了奇效,心中暗喜,脸上却不动声色,从容说道:“岑文本一直掌管机密案牍,陛下与他单独聊了两刻钟,这至少说明三点,其一,陛下说的事情机密且重要,否则不会单独留下岑文本,更不会聊那么久,其二,岑文本是与房遗直一同被宣召入宫的,而陛下召见房遗直,为的是询问案件进展,这说明,陛下在宣召岑文本的时候,所想之事极有可能与案件有关。其三,正如殿下所知,免了侯君集的兵部尚书是要给朝野一个交代,升房遗直的官是让他抓紧破案,如果再加上岑文本呢?”

说到这里,刘洎故意卖了个关子,顿了一下,看了眼魏王反应,又扫了眼杜楚客,看着两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显然自己的分析搔到二人痒处,尤其是魏王的,这效果令刘洎很满意。此刻不用自己说,魏王也一定心中有数,杜楚客只知道与我刘洎作对,但这些重要的事情杜楚客却没想过,或者是根本就想不出来,谁才是真智囊,谁才是股肱,这不很明显吗?有些话不需要说,有些事也不用摆明了去争,只要你比别人做的更好,自然会有更好的结果。

刘洎心中得意,表面上却依旧深沉:“陛下已经在思考善后的事了。殿下也要提早防范。”

“善后?”

“防范?”

杜楚客和魏王几乎同时一愣,不同的是杜楚客是惊讶的说出了善后,李泰是惊讶之余又想通了什么,缓缓的吐出防范二字。

“是的,殿下请想,兵部奉旨拟定对高丽用兵方略是绝密,除了几个宰相,六部尚书有一大半都不知情,方略是侯君集带着兵部几个司的堂官亲自上手,兵部四品官员绝大多数都不知情,这么机密的东西被盗,说明什么?”刘洎再次卖起了关子。

魏王听的很认真,恭敬的说:“请刘公教我。”

刘洎继续说:“殿下请想,哪些人真的会对用兵方略感兴趣,高丽人?高丽就算在长安有奸细,那些奸细怎么可能知道连四品高官都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在下认为是高丽人所为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我们从查找窃贼的思路中跳出来,只考虑结果,那么方略被盗,侯君集被处分是一定的,陛下免了侯君集的尚书,太子的势力被削弱,谁受益?臣敢断定,现在太子恐怕已经在怀疑方略被盗是殿下指使人干的了。太子能这么想,以当今的天纵英才,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层?”

“虽然此事与我们无关。”李泰深以为是,不住的点头:“但刘侍郎所言有理,那该怎么办呢?”

刘洎说:“首先,最近这段时间,殿下务必低调,尤其要远离那些权贵子弟。”

李泰犹豫了:“如果那样,他们的父兄会不会有想法?会不会转而投到太子那边?”

刘洎摇头:“不然,殿下请想,他们争相结交您,无非是您深得圣心,将来有机会入承大统,如果您失宠,他们定然对您避之不及,哪里还会来攀附您?所以您当下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圣眷不衰,尤其不能让陛下觉得您在结党,那是任何皇帝都不能触犯的大忌。”

见李泰点头,刘洎继续说:“现在的关键,是设法知道陛下单独留下岑文本说了什么,这样就可以了解陛下的态度,尤其是对您的态度。”

听到这,李泰突然神秘一笑:“这个嘛,本王倒是略知一二…”

杜楚客和刘洎二人俱是一惊,连皇帝与宰辅重臣单独密谈的事,李泰都知道,李泰在宫中的眼线真的太恐怖了。

“父皇今日跟岑文本谈的还真是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