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秦言季月涵小说免费阅读

玄幻脑洞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又名我撩的师父,竟是九天女帝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青灯语十分给力,主角是秦言季月涵。书中主要讲述了:面具摘下,一张冷峻的俊容从面具阴影下显露出来,冰冷如霜。一双星眸仿若利剑,触及这道目光,叶忠不由得心中一紧,当看清是秦言后,更骇然的后退半步:“你….秦、秦言?”只因触及秦言的目光,叶忠内心便生出……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秦言季月涵小说免费阅读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6章 秦言强牵季月涵玉手,吓坏了季月涵 免费试读

面具摘下,一张冷峻的俊容从面具阴影下显露出来,冰冷如霜。一双星眸仿若利剑,触及这道目光,叶忠不由得心中一紧,当看清是秦言后,更骇然的后退半步:“你….秦、秦言?”

只因触及秦言的目光,叶忠内心便生出一股恐惧,但下一刻,想到秦言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叶忠的恐惧便变成了愤怒,恼羞成怒,他竟然被一个该死的废物给吓到了。

兴许是没料到秦言还能活着回来,还敢回鼎城!

“七哥,什么人啊?”

叶冲的声音在后方响起,由于叶忠用身体挡着,他没能看清对方是秦言,只感觉叶忠有些奇怪。

“哈哈,是他。”叶忠侧开半截身子,一脸戏谑,“快看看是谁回来了,秦言啊,秦家的少主回来了!”

这可不是欢迎秦言回归的热情,更像一种庆幸。半个月前,虽然大家都以为秦言死了,但因为没找到尸体,不可否认他们心中还有几分不确定。如今见秦言活着回来,对叶忠等人来讲可不是坏事,他们可以彻底杀掉秦言,解除心头之患了。

“秦??”

“你居然还敢回来?”

叶冲大吃一惊,眸中掠过一抹阴翳,脸上却突然露出喜色,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秦言面色平静,毫无波澜,本以为二人见到自己会有些骇然,没曾想竟是这种态度,怕还是认为自己和曾经一样吧!

“是秦言啊,他居然又回鼎城了?”

“刚才那些人是他杀的?我记得秦言可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秦言就是被叶家圣女嫁去一个丫鬟的废物,你们还真以为他能杀人?”

“那些勾栏女的话也能信?她们前脚刚说我的很大,她忍一下,后脚又对其他人也这么说,我看八成是秦言买通她们,想给自己制造声势。”

勾栏内一片私语。

整个鼎城没人不识秦言、没人不知秦言,既是秦家少主,又是一个彻头彻尾无法修炼的废物,这种‘光环’属实太耀眼了。尤其半个月前的事情,让秦言彻底声名狼藉,连城内的三岁孩童都知道秦言。

“鼎城….我为何不敢回来?”

秦言语气冷淡道。

叶忠眉头一挑,面露诧异,似乎不敢相信这是从秦言口中说出的话。

难道他还不知叶、秦两家想除掉他?

“秦少主当然能回来了。”叶冲披上衣服,笑着上前,“秦少主重回鼎城,想必是舍不得你的新婚妻子岑瑶吧?不过可惜啊,岑瑶因为嫁给秦少主而气愤不过,最后离开叶家、离开了鼎城…..叶家丫鬟真不像话,不过秦少主放心,你看上哪个丫鬟跟我说一声,叶家内的丫鬟,本少爷对她们可是了解颇深!”

言语间,叶冲满脸戏谑,就差把口水喷在秦言脸上了。

“诶,哪里话,秦少主岂是一个舍不得丫鬟之辈?”叶忠冷冷一笑,意味深长,“勾栏里的姑娘,活不是更好?”

“哈哈,秦少主来勾栏快活,力气够吗?”叶冲附和大笑。

两人不知死活的尽情挑衅秦言,秦言淡淡一笑,只是道:“说完了?”

“…..”叶冲皱眉,威胁道:“秦言,你以为在这里我们不敢对你动手?不妨实话告诉你,叶家能让在场的人开口,亦能让在场的人闭嘴,即便我们今天在这儿杀了你,也不会有谁泄露出去半点儿消息。”

轰!

叶忠二话不说,则直接爆出修为,欲用威能震慑秦言。虽然他整天沉迷女色,因为能享受许多叶家提供的修炼资源,修为还是达到了洪体境五重。

众人见到这副场面,已是猜到将会发生什么,纷纷后撤,以免待会儿秦言的血溅到自己身上。

洪体境五重,还没有秦言的修为高,这股威压又岂能震慑得到秦言?秦言依旧是一副面不改色,犹如看着跳梁小丑般盯着叶忠,他不打算直接杀了二人,这么爽得死法….他们不配!

“嗯?怎么回事?”叶忠不由得面露错愕,洪体境五重的威能落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轻则浑身无力,双膝下跪,重则口吐鲜血,一点儿都不为过。

秦言的表现令他一头雾水。

叶冲亦是不解,狐疑地看向叶忠:“七哥,你别手下留情。”

“我没有啊…..”

“知道我为什么回鼎城吗?”秦言出声。

似乎此刻,二人才想起未问秦言回鼎城的缘由。

“杀人!”

秦言口中吐出二字,眸光森冷,旋即一股强大力量从体内爆发出来:拔剑斩!

嗤!

只听一道剑气轰鸣乍响,勾栏里剑光闪过,转瞬即逝。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听见叶冲与叶忠的哀嚎响起,歇斯底里,这哀嚎之声可谓凄惨,紧接着,屋内又响起两个花娘的惊叫声,惊叫声虽没有叶冲二人的声音凄惨,但却透出无比的恐惧。

众人面面相觑,皆露狐疑,面对秦言的背影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不禁纷纷靠上前查看,想看清楚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轰!

当屋内的场景映入眼帘,只见一张张好奇的脸上,陡然间化为惊恐,头皮发麻,好似见到鬼一般往后缩,众人的尖叫顿时盖过叶冲二人的哀嚎。

原本温馨的屋内,此刻鲜血满地。而叶冲、叶忠二人则双双被从膝关节处斩断双腿,两人脸色煞白的哀嚎着,后方两位勾栏女更是吓得花容失色,紧紧依偎在床脚。

“这就是绝世剑术吗…..”

“谁人洪体境六重的威压…..”

“绝世剑术….洪体境六重…..”

叶冲、叶忠二人拖着喷血的双腿,不住地的往后撤退。他们左右环顾,脸上露出惊魂不定的恐惧,疼痛比不上此刻他们心中的恐惧,究竟是谁对他们出手?

由于根本没注意到秦言出手,拔剑的动作转瞬即逝,加之他们对秦言的印象,只以为附近藏有什么强者想取他们性命。

嗤!

秦言拔出利剑踩进血泊,慢慢走向二人:“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几分像从前?”

咚!

二人错愕抬头,触及秦言冰冷的目光,瞬间从慌乱中回过神,这一感知,那洪体境六重的威能…..竟是由秦言身体释放出来的?

“你、你…..这不可能…..不可能…..”

叶冲大惊失色,连连摇头。

叶忠亦是面色煞白,不住地暗示自己,这肯定是在做梦,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即便遇到什么机缘能够踏入修炼一途,这仅仅半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从一个没修为的废物达到洪体境六重?

他们享有叶家丰富的修炼资源,修炼十年也没有达到这一步啊!

而且那诡异的剑术,令他们毫无察觉便被斩断双腿,简直比秦言突然拥有洪体境六重的修为,更让他们难以置信,不敢相信……

“秦、秦少主有修为…..还是洪体境六重?”

“他刚才说是来杀人的,难道重回鼎城,是为了找叶家报仇?”

“那些花娘呢?”

“她们说完有人杀人就跑了,应该是被吓到了。”

此刻,众人方才反应过来,那些花娘们并没有撒谎,肯定看到极为恐惧的一幕才会逃跑,先前众人不愿相信,是因为他们赶去房间后没有见到尸体。

那么尸体又去哪了?

“言儿一点儿也不懂得藏尸之道。”

一位国色天香,天生尤物的女子在打理完最后一间房后,双手环抱立于楼台,注视着那道凌厉逼人的背影,同时警惕着四周,以防有人对秦言偷袭。

正是季月涵,犹豫再三,她最终还是为了秦言偷偷潜入勾栏,帮忙处理那些尸体,这才没被人找到。这种地方,即便前世千年她也未进来过一次,如今却为了徒弟破例进入勾栏。

属实有些不好意思。

“秦言,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叶冲、叶忠彻底吓傻了,双腿间流出微黄色液体,冲淡了血液的鲜红色。他们的内心被恐惧与震惊同时填满,即便再难以置信,从秦言身上感受到的威压却是不假,他们也意识到秦言已经今时不同往日。

“我要你们替我传个话,秦家、叶家,我将一个不留的抹除!”秦言眸若寒霜,话锋一转:“但我只需一人传话,你们二人中,也只有一人能够活命,不过这个活命的机会,我现在交给你们了!”

话落,秦言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

叶冲与叶忠眼瞳一缩,前半句话听得他们如获大赦,寻到一根救命稻草,即便他们双腿被斩但还有活命的机会,可后半句话就令他们如坠冰窟,只有一人能活!

叶冲与叶忠面面相觑,自然知道秦言不是在说笑,他们的性命就掌握在秦言手中。其余人亦大跌眼镜,屏息凝气,叶忠和叶冲可是同父异母的手足之情,竟让他们选择谁独活?这怎么可能。

众人显然高估了他们的感情,下一刻,便见叶冲和叶忠为求活命争执起来,几番争执不定,叶冲悄悄将手伸向一旁,竟从地上摸起一根扇门碎裂时飞出的木棍,旋即猛朝叶忠的喉咙捅去:“对不住了,咱们只有一人能活…..”

两人相距不到小半步,叶忠哪躲得过叶冲的偷袭?

叶忠眼瞳骤缩,未来得及开口说话,捅进脖子的木棍便强制令他张大嘴巴,从喉咙里顿时涌出一大簇鲜血,眼神变得涣散。

嘶!

整个勾栏一片惊哗,不少人骇然地捂住嘴巴,睁大眼睛,若非亲眼所见,恐怕他们永远也无法相信看到的这一幕,两兄弟为求活命竟然自相残杀…..

秦言眉头微皱,看向叶冲的眼神透出鄙夷:“不愧是叶家人,对于这种事还是一致的自私。”

“我、我已经杀了他,我可以活了吧?”叶冲顾不上疼痛,煞白的脸上强挤出难看的笑容,有意讨好秦言,讨好这个被他曾经鄙夷、嫌弃和嘲讽的废物!

像叶冲这种跳梁小丑,秦言内心亦极为讨厌和鄙夷,又岂会真对他信守承诺放过他?

“你听从我的命令,我很喜欢,但你的自私,我很不开心。”

“下去后,好好和你的七哥解释吧!”

嗤!

完全不给叶冲求饶之机,秦言话落手起剑落,一颗头颅随着热血抛飞出去,再次惊得屋内两名花娘发出歇斯底里的惊叫。

秦言淡淡看了她们一眼,转身走出门,面向一众曾经戏谑自己,此刻却对自己表现得无比恐惧的人。

秦言睥睨的目光扫过他们,无一人敢再与他对视,恨不得挖地三尺,也要把自己藏起来。

“先前是谁人说我,买通花娘给自己制造声势?”秦言冷扫全场,“我秦言并非针对某人,但若不交出此人,那么在座的各位,一个都活不了!”

秦言的声音如雷音滚滚,音量不大,但却充斥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威胁。众人面面相觑,不由得流露出恐惧之色,秦言连叶冲、叶忠都敢杀,又岂会顾及他们?最后,他们的目光皆看向一位胖子,胖子被肥肉挤压成缝的眼睛仍可看出恐惧,噗通一声,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尿了….

秦言慢步朝他走去,每前进一步人群便要后退两步,虚空中弥漫着恐惧的气息。

胖子更吓得双腿发软,眼看秦言愈发靠近他却连逃跑的力气都使不出,声音颤抖道:“秦、秦少主…..我…..”

“我记得你。”秦言俯视胖子,“半个月前,在叶家大门,你笑的声音可是不小!”

咚!

胖子心脏一缩,突然有些喘不来气,半个月前秦言赶去叶家讨公道,却被叶昊一脚踹飞三四丈远,他的确笑得极为幸灾乐祸,好似那一脚是他踢在秦言身上,但他想不到,有朝一日秦言能够翻身,竟然在人群中记下了他…..这究竟是多么记仇的人啊!

秦言并无打算杀了对方,命令胖子去屋内抓起叶冲头颅、叶忠的半截身子,提着二者赶往叶家,替自己传话给叶家,并且下令道:“给我笑,笑大声点,要整个秦家、叶家都能听见你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胖子一手各提着半具尸体,欲哭无泪,浑厚的笑声中充满凄惨,像是在哭丧,他不敢违抗秦言的命令,只能边走边笑,路过每处,住在附近的百姓都会好奇的推开木窗查看究竟,无一例外皆被吓得不轻,简直像看到鬼一般。

秦言没有过多逗留,从勾栏离开后向城门走去,免得叶家、秦家派高手追杀,他深知自己的实力还无法正面硬刚对方,今晚只是给秦、叶两家敲响个警钟,顺便简简单单来场小的报复。

秦言前脚刚踏出城门,便有叶家夜使,也就是负责晚上守护叶家安全的强者,火急火燎赶到勾栏,他们本想问胖子发生了何事,却发现胖子已经吓傻,手里提着叶冲、叶忠半拉身子,口中一直哈哈大笑,直到有人说出叶冲、叶忠今晚去了勾栏,他们才能想到来勾栏调查。

当叶家的几位夜使从勾栏众人口中得知真相,无一不是瞠目结舌,面露惊恐,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小瞧了秦言,这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危机,必须立刻斩草除根。

众人有了叶家夜使的庇护,才有胆子从勾栏离开回家,可就在他们陆续出来后,却发现在空荡的街道上,站着一位如仙子般的倩影。对方样貌倾国倾城,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她的美貌,仅是一眼,恐怕日后再难以将‘仙女’二字放在其他女人身上,实在美得不像一个画风。

但是,这样一位尤物般的女人,娇容上却布满寒意,亦或说是杀意,触及她冰冷的目光,所有人无一例外皆顿下脚步,不敢前进半步,包括叶家夜使!

“姑娘,我们是叶家夜使,现追杀一个仇人,还请让步。”

一位中年男子深吸口气,鼓起勇气上前,先爆出自己叶家人的身份,且语气也无比尊敬,他已是感觉到女子的强大,这种强大并非源于修为,而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压迫,这种压迫也唯有强者才能感觉得出,所以更能够震慑他人。

后方一众从勾栏出来之人,见叶家夜使都停步于此,他们亦不敢再走,老老实实站在后方,满腹疑团。

“他早晚会再回鼎城与你们算账,在此之前,我不会允许你们任何人伤害他。”季月涵森冷的语气响起,恍惚间,四周温度瞬间降下许多。

听到这话,叶家夜使们相视一眼,立刻猜到季月涵与秦言认识。既然如此,那他们再对季月涵忌惮也不能坐视不理,下一刻,五六股武相境的威压爆发出来,黑夜中,犹如出弦的利箭般迅猛冲向季月涵,风驰电掣。

季月涵立于原地,眸若寒霜,在对方几人冲至数十丈外后,她周身飘荡起无数力量微粒,像有雷霆从天而降:神相镇域!

轰!

刹那间,自冲来几人脚下显现出一个地域,直径达数丈宽,浑厚的力量压迫在几人身上,嘭的一声将他们压倒。在几人头顶凝出一只虚影巨手,像一座大山砸下,令得地上的叶家夜使们气血翻涌,竟是止不住口吐鲜血,毫无反击之力!这还只是巨手压下途中的威能,眼看就要落在几人身上,可想而知?

后方一众瞠目结舌,立于近百丈外也感受到【神相镇域】的威能,有些人甚至双腿不住地打颤,恐怖威能落在他们肩膀,令人无法挺起腰来。

连叶家夜使在对方面前都不堪一击,其余人更不敢再待下去,饶是后方并非回家的方向,但此刻,众人也不暇顾及,只想赶紧逃离这个犹如炼狱的地方。

季月涵收起目光,转身离开之际,后方数十丈外‘嘭’的一声,整个大地犹如发生了地震般,方圆百丈内被尘烟笼罩,自叶家夜使们所趴之地,硬生生砸出一个数丈深的凹坑!

季月涵并未动用全力!

神相镇域,乃是【九天诀】的第二重,一个先分解自身力量再形成神相,威力恐怖的范围性功法,对应修炼一道的武相境。那只巨手便是由季月涵的力量微粒形成,而且【神相镇域】还会随着人的实力提升而提升,当人的实力达到某种层次,届时,形成神一般的相来在某个范围内镇压敌人,并非不行!

秦言听到动静,回头看向鼎城,微微挑眉,又想起城门前四人的尸体不见,心头不禁有些困惑。

在这一声巨响中,鼎城也从沉寂中复苏,挨家挨户亮起明灯,各种传言一时间令得满城风雨。

“家主,胖子已经傻了,我们找到勾栏的人,问出是秦言杀了叶冲和叶忠,并强迫胖子提着他们回来叶家,而且还扬言要….要杀光叶家、秦家的所有人。”

“不、这不可能…..我七弟八弟可都是洪体境五重的修为!”叶昊闻言双眼布满血丝,歇斯底里,“他秦言不过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我一脚都能将他踹个半死,他凭什么杀我的七弟八弟?!”

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在明知被秦家、叶家追杀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敢回鼎城?又怎么可能杀死两个洪体境五重的人?如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尤其在半个月前,一脚将秦言踹飞出三四丈远的叶昊,他怎么可能相信这是真的?

叶鹏目光阴沉,余光撇了一眼怒火中烧的叶昊,深知叶昊的怒火比自己还深,毕竟,叶冲和叶忠可都是叶昊的弟弟。

“少爷,小的不敢撒谎。”仆人双膝跪下,语气颤抖道:“根据勾栏里的人说,秦言斩掉您两位弟弟的双腿后,称只可以有一人活命,叶冲少爷为活命出手杀了叶忠少爷…..但秦言最后没有信守承诺,又砍掉了….砍掉了…..”

话到最后,那仆人不敢再说下去。

叶昊虎躯一震气血翻涌,双拳狠狠握拢起来,咆哮道:“秦言….秦言,我要活扒了你的皮…..”

说着,叶昊欲冲出叶家,亲自去找秦言报仇雪恨,但被叶鹏出言拦下:“昊儿,别冲动,夜使们已经出动,不管秦言是怎么有实力杀掉叶冲他们的,现在他已是插翅难逃,我们在此等着就行。”

叶鹏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火急火燎冲进堂屋。

“家主….大事不好了…..咱们叶家的夜使….全被人杀了…..”

轰!

听闻此言,叶鹏眼瞳一缩,犹如惊雷劈在天灵盖上:“你、你说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待赶来之人禀明事情经过后,整个堂屋霎时间沉寂无声。

时间仿若在这一刻定格。

恍然间,叶鹏等人似乎猜到什么,半个月前未见秦言尸骨,反倒追杀秦言之人被杀,想来秦言是被什么人给救了,且对方的实力强大,还在培养秦言报仇….仅仅半个月时间,便将秦言从一个废物培养到拥有斩杀叶冲二人的实力….整个鼎城….从未出现过如此妖孽的人物。

秦家得到消息后,亦是迅速赶往叶家。

“爹,我听说秦言…..”

叶璇灵被喧闹的声音吵醒,询问身边人发生的事情后,大吃一惊。猜到父亲等人此刻肯定在堂屋商议,赶到堂屋时,话还未完,便见堂屋内已聚集着叶家、秦家两大世家所有有威望的人。

面对冲进来的叶璇灵,其余人无心思顾及,继续交谈着事情。

“叶兄,秦言半个月内达到洪体境六重,比之当初他的父亲秦康还要妖孽,他声称要将我们两家杀得一个不留,如若不在他成长起来前将其扼杀,日后,恐怕我们都要生活在他的梦魇之下啊!”秦忠握紧拳头,神色凝重,早已失去执掌秦家时的高兴。

秦言今晚的行为,给他造成莫大的心理压力,俗话说虎父无犬子,秦康天赋那般妖孽,他的儿子又岂会是一个废物….现今,已经没人再敢称秦言是个废物了,大把人见到他洪体境六重的事实。

“洪体境六重…..你们说秦言有洪体境六重的修为?”叶璇灵闻言,面露震惊,不禁转头看向叶鹏:“父亲,秦言不是无法修炼吗?他怎么会有洪体境六重的修为?”

“…..”

气氛陷入沉寂。

叶鹏抬头看向女儿,虽不想长他人威风灭自己气势,但不可置否道:“璇灵,之前秦言确实无法修炼,但是他遇到了高人指点,在半个月的时间内,达到了洪体境六重!”

半个月….洪体境六重?!

叶璇灵美眸猛然睁大,娇躯隐隐颤抖,半个月洪体境六重…..这怎么可能….即便是她达到洪体境六重,可都花费了两年时间,甚至步入修炼两年内达到洪体境六重,整个鼎城也没有过如此妖孽的记载…..即便秦言得以修炼,怎么可能在半个月的时间,达到洪体境六重?

叶璇灵内心第一时间便是否认,不愿相信,但她也没有自负到不可一世,从众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父亲说得都是实话,秦言确实在半个月内,达到了洪体境六重!

少女握起粉拳,眼神中透出震惊、恐惧甚至有一丝悔意,复杂占据了叶璇灵整个心头,使得她呼吸都变得沉重,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秦忠的儿子秦烈,看着叶璇灵脸上的表情,心中微痛,不禁出声道:“璇灵你放心,秦言一天是废物,那他就一辈子是废物,我们很快就会找到他,将他除掉,他不会威胁到我们…..”

话还未完,叶璇灵冰冷的目光看向秦烈,登时令秦烈闭上了嘴。叶璇灵知道秦烈是秦忠的儿子,现今的秦家少主,但她与秦烈并不熟,秦烈直接称其名字表现得很熟一样,令她生出反感。

秦烈闭上嘴后,内心却有几分恼怒:“装什么清高….你现在对我爱答不理,等我得到秦家的祖地之福,我让你高攀不起!”

“秦兄说的不错,秦言是一个隐患,除了他这一身突如其来的修为,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消息,他的剑术似乎也很刁钻,那些花娘们甚至没看到他何时拔得剑,隔着数丈距离便将我们的人斩杀了…..此子日后会远远超过秦康。”叶鹏诉说道,“必须尽快铲除!”

秦忠等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叶璇灵听到这话,再次心中一紧:“半个月达到洪体境六重…..竟然还有时间修炼剑术?”

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天才,曾经被人唾弃成废物,现今成了秦家、叶家两大世家深深畏惧的存在。叶璇灵内心复杂,一时间,对于半个月前认为无比正确的行为产生后悔,似乎不该那么强势的仗势欺人,如果坐下来好好谈,未尝不可达到目的…..现今秦言扬言要杀光所有秦、叶两大世家之人,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叶璇灵眼神复杂的看向堂哥叶昊,从刚才开始,便能感觉到叶昊的愤怒,毕竟两个弟弟都被秦言连带羞辱的抹杀,这份仇,唯有用血才能偿还,也打破了叶璇灵刚从脑海中蹦出的挽回念头:“即便他得到天大的机缘,半个月内达到洪体境六重,但以后不可能天天都有这种机缘….何况我的修为比他还高,一个半月后的帝魂之约,我的机遇也将迎来…..用不着怕他!”

随后,秦家与叶家便开始商量如何对付秦言,尽管知道秦言背后有高人仰仗,但也不能坐以待毙,等着秦言成长起来再杀回鼎城,这次他们需主动出击。叶昊主动拦下重任,带领叶家、秦家强者去追杀秦言,替弟弟报仇。

另一边,一道劲风滑过秦言脸庞,袭入鼻腔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这在熟悉不过的体香,秦言做梦都能嗅出是何人,他立刻惊喜地转头道:“师父?”

映入眼帘一张绝色娇容,秦言亦是笑开了花,登时想到,城门前四人的尸体,包括鼎城内的动静,可能就是季月涵做的。

“言儿,你回来复仇都不跟师父说一声?万一你出事了,为师去哪里找你?”季月涵可没有笑,反倒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与质问。

秦言苦笑摇头,看向季月涵:“我心里有数不会出事的,再说,有师父这么好看的一个大美人在身边,我哪舍得出事不是?”

“你?”

季月涵刚准备露出笑容,听到这话顿时怔住。

月光下,那张粉雕玉琢的俏脸涌现一抹嫣红,而后故作冰冷道:“言儿,你….”

季月涵本想说让秦言对师父尊重点,但是刚张嘴又说不出口,准确说是觉得说了也无用,甚至还可能引起误会。这个徒弟哪儿都好,可惜总是口无遮拦,无意间说一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叮!

“恭喜宿主,撩动师父芳心,奖励100芳心值,累计1200芳心值。”

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让秦言知道自己的话季月涵还是有些开心的,心里开始打起另一个主意,有必要尝试一下了。

“师父,你是不放心我,一路上都偷偷的保护着我吗?”

季月涵没有否认,点头道:“言儿,你的实力进步很大,日后的潜力也不可限量,不过,你今后再做像今天这种事时,记得懂得处理细节,好比你在城门前杀的四人,倘若不将他们尸体藏好,被人发现了,那么在进入城内后就可能出现变数…..”

季月涵耐心的教导秦言,可以说这是她曾经深刻的教训,许多事情的成败都在细节上,或许一个细节处理不当,便会引来很大麻烦,她不想秦言也吃这种亏,极尽师父的责任。

秦言表现得极为感动,语气带着哭腔:“师父,你对我真好,这条路坑坑洼洼的不太好走,就让徒弟我牵着你的手,为你在前面探路吧!”

说着,秦言趁季月涵一个不注意,一把抓住她的玉手,掌心顿时传来柔软的感觉。秦言第一次主动触碰季月涵,不可谓不大胆,连他的心跳都瞬间提起,甚至,在牵住季月涵玉手的刹那,秦言明显感觉到季月涵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像是触电一般。

叮!

“恭喜宿主,牵住了师父的手,奖励万物横推!”

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6章 秦言强牵季月涵玉手,吓坏了季月涵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