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大汉第一宗亲小说,大汉第一宗亲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大汉第一宗亲》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茗山可可的又一力作,它的主角是刘和赵云。简介:刘和与麴义带着五百士卒行走在路上,随行的还有几十辆车和车夫。还有一面大旗,上面写着——袁。“都把眼睛放亮点,手脚麻利点,弄坏了车里的宝贝,你们脑袋搬家了都赔不起!”麴义本就是名武将,五大三粗的,骑在马…

大汉第一宗亲小说,大汉第一宗亲免费阅读

《大汉第一宗亲》第6章 半路劫车

刘和与麴义带着五百士卒行走在路上,随行的还有几十辆车和车夫。

还有一面大旗,上面写着——袁。

“都把眼睛放亮点,手脚麻利点,弄坏了车里的宝贝,你们脑袋搬家了都赔不起!”

麴义本就是名武将,五大三粗的,骑在马上,手里拿着长矛,扯着个嗓子,方圆数百米都听得见他的喊声。

“你个小王八蛋,轻点,那车里都是上好的玉器,磕坏了你全家都要掉脑袋!”

麴义看到有辆车在过一个坎的时候颠了一下,立马骑马冲了过来,指着车夫就骂。

“是是是!将军,刚才路不平,颠了一下,我一定注意!”

车夫也是一个劲的赔小心,生怕惹了这位将军不高兴。

“是啊!将军,这路难走,我们放慢点吧!”

旁边另一个车夫也是提意见的说道,这路一路上坑坑洼洼的,哪有不颠簸的道理,要不是他们都是有经验的车夫,可能早就翻车了。

“不行,主公有令,这是进献给乌桓大王的礼物,不得懈怠,你们也别发牢骚了,赶紧的吧!”

麴义铁面无情,完全不理会那些车夫们的困难,非要抓紧赶路。

这五百人走的热热闹闹的,叫苦不迭,但是旁边的树林之中有一堆人一直盯着他们。

“贵哥,那个骑马的将军就是麴义,前边骑马的那个公子叫刘和,是袁绍的主簿,这次袁绍就是派他们护送这批财物的。”

“周武,你确定吗?情报不会有误吧!”

“放心吧贵哥,我的人可是从真定一路跟踪他们到这的,绝对没错,你看他们那车轮印,深入地下那么多,里面肯定装的是好东西。”

王贵仔细的观看了车轮,确实如同周武说的一样。

“好,干的不错,这票要是成了,我会在大哥面前给你报头功!”

“好咧,谢谢贵哥!”

这二人便是从山里出来的王贵和一直在外面探风的周武,他们身后还有两千黑山土匪在原地待命,只等他们首领一声令下,就会一拥而上。

“弟兄们,吃香的喝辣的就看今天了,给我上去抢!”

“冲啊!”

王贵站起来大声喊道,一旁的周武立马拿着刀响应起来,并且一马当先,直接冲了上去。

“不好,有贼人,刀盾手顶上去,弓箭手准备!”

麴义不愧是冀州名将,在这短暂的瞬间,从容不迫的指挥着手下这五百军士,组织防御阵型,抵挡王贵周武这些黑山军的冲击。

“放箭!”

几十名弓箭手一轮齐射下去,黑山军倒下去几十人。

王贵见状,大声喊道:

“弟兄们,快冲上去,我们人多,一鼓作气!”

以多打少其实就是非常简单的战术——人海战术。

王贵原来只是普通的猎户,因为和杜长是同乡,就追随他干起了山贼这份有前途的职业。

这些年来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没少干,但是要是论行军打仗排兵布阵,那对不起,哥还不认识字。

所以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冲,用命填,不要命的往前冲,等到近战了,他们人多,麴义的五百人就敌不过了。

“放箭!”

麴义指挥着弓箭手一轮轮的齐射,奈何对方人数太多,又占有地形优势,几百米的距离,并不足以将对手击溃。

砰!砰!砰!

第一次短兵相接往往都是伴随着撞击之声,接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

麴义的刀盾手站成一排,相互胁从,顶住了黑山土匪的冲击。

这就是乌合之众和正规军的差距,如果是正规军的话,这一排盾牌手立在前面,只要骑兵一个冲锋就全散了。

可是黑山土匪怎么可能会有骑兵,不说战马难搞,平常他们都是躲在山里面,山路里行走,马反而就是累赘,所以连王贵自己都没有一匹马。

“贵哥,怎么办,冲不过去!”

周武刚才也试图用肉身顶开盾牌,但是实在顶不动,要不是自己跑的快,可能会被藏在盾牌后面的刀枪给伤着。

王贵也是气愤不已,这麴义不讲武德啊,就不敢出来单挑吗?咱们面对面的厮杀多好,非要弄个乌龟壳!

“让弟兄们围住他们!他们车队那么长,顾不过来!”

关键时候王贵并没有失去冷静,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确实很不错。

没过一会,黑山军就将冀州军给围住了。

冀州军这边外围的盾牌手只能举盾围成一个圈,将其他人都包在中间。

双方也没有再继续厮杀,只是这么的对峙着。

刘和骑马走到第一排的盾兵附近,麴义跟在旁边护着。

“是哪路好汉,能不能出来谈谈!”

王贵早就注意到刘和和麴义了,骑在马上的他们,就是那么的显眼!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爷爷没空陪你耗着!”

刘和见王贵站出来回应他,知道这应该就是正主了。

“不知是哪路的好汉?”

刘和客客气气的对着王贵抱拳行礼。

“呦呵!你一个小主簿还能咋的,不怕告诉你,我们是平难中郎将张燕将军的人!”

张燕确实是平南中郎将,而且还是朝廷正儿八经封的官。

那是汉灵帝在位的时候,那个年头,买官卖官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张燕当时纠结一伙人在并州冀州作乱,朝廷拿他们没办法,就只能招安他们,张燕也就趁此弄了个平难中郎将的头衔。

“原来是张将军的人马,既然都是朝廷的人,那请将军放我们离去如何?”

“刘和,你不要装傻了,你知道我们兄弟这次来,就是为了求财,你把东西给我们,我们今天就放了你们!”

王贵没有忘记出门前杜长的话,他们只求抢完东西就走,能不拖长时间就不拖。

而且刚才那短暂的交手,他自己也知道,凭着这两千人还真不一定能吃的下这装备精良的冀州军。

如果非要硬碰硬,时间长了,袁绍大军到了,他们就跑不掉了。

“你既然认识我,你应该知道我们是冀州刺史袁本初的人,为何还来劫我们?”

“废话,在这冀州我不劫袁绍,我还能去劫皇帝老儿吗?”

刘和被王贵顶的确实回不了话,因为他说的对!

“好,你看这样,我这几十车的东西,我让你们拿走十车,你放我们走,我只当此事没发生过!你看如何?”

“打发要饭的呢!十车,你看看你们现在被我们围住,还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吗?这些东西,我们全都要!”

王贵说的很强势,在他心里,反正待会拿着东西就跑出冀州,以后大家都老死不相往来,还跟你客气啥。

听了王贵这话,刘和面露难色。

“这!东西全丢了,我们没法跟我们家主公交代啊!”

“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弟兄们,拉车走人!”

“好咧!”

王贵说完,周武马上从包围圈中分出几百人前去拉车,这些人都是穷苦百姓出身,平常也多多少少拉过车,拿起鞭子抽在前面的牛马牲口上,就把车赶走了。

“大人,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麴义这时候站出来对着刘和抱拳说道,王贵看着麴义请命,也是紧张起来。

他其实心里也是担心的很,麴义的名声在冀州还是很响亮的,王贵自然也听说过,如果真的要厮杀起来,王贵没有信心能拿下他。

“给他们!”

“可是,我们回去怎么向主公交代啊!”

麴义还想挣扎一下。

“回去我向主公交代,你要是不给他们,现在我们就要交代在这了!”

王贵听了刘和这句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主簿看来是个怕死的人。

过了好一会,刚刚组织赶车离开的周武又回来了,在王贵耳边嘀咕了几句。

“哈哈哈!刘主簿、麴将军,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了,弟兄们,撤!”

王贵对着刘和和麴义抱拳行礼,说完就带着手下人慢慢撤出包围,往一条和赶车离开不同的林间小道离去了。

看着慢慢离开的黑山军,刘和和麴义并没有采取其他行动,而是目送他们慢慢离开,连他们将伤兵尸体带走都没有阻止。

直到所有人都走完了,刘和对着身旁的麴义点了一下头,麴义会意,转身向身后走去。

不一会,从刘和的身后响起了一阵奇怪的鸟叫声,当叫声停止时,旁边的的山上、树林里都传来一阵阵的奇怪的鸟叫声。

麴义回到刘和身边,对着刘和抱拳行礼。

“大人,都准备好了!”

刘和没有任何动作,眼睛看着刚刚短兵相接的地方还有血迹流淌。

“传令下去,准备收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