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顶级鉴情师:风情浪子他沦陷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顶级鉴情师:风情浪子他沦陷了》是著名网文作者桑宁所著的一本小说,主角是舟卓染林嫣周肆越。主要讲述了:林嫣有一瞬间想到了星星瓶,但没有自作多情,也许只是巧合。毕竟上次送他的绿萝,都被舟卓染踩烂扔进垃圾桶也不见他怎么在意。等睡醒,大巴差不多到目的地。只见身旁的裴敏早就醒了,还和后座的男生聊得挺欢。“俊啊…

已完结小说《顶级鉴情师:风情浪子他沦陷了》全文免费阅读

《顶级鉴情师:风情浪子他沦陷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林嫣有一瞬间想到了星星瓶,但没有自作多情,也许只是巧合。

毕竟上次送他的绿萝,都被舟卓染踩烂扔进垃圾桶也不见他怎么在意。

等睡醒,大巴差不多到目的地。

只见身旁的裴敏早就醒了,还和后座的男生聊得挺欢。

“俊啊,等会帮我们两个美女整一下帐篷呗?”裴敏和他们是同一班的同学,熟悉的口气看上去关系挺好。

看样子她说的要林嫣靠美貌去撒娇找男生搭帐篷,才是开玩笑。

“你也好意思自称美女,也就需要人的时候才叫这么亲。”赵俭俊白她。

“你不帮忙算了。”裴敏一点也不留恋,转头看向顾启悠脸红着结巴说,“顾哥等会忙吗?”

顾启悠抬眸看了她一眼,“你们两个女生搭帐篷也费力,需要帮忙可以喊我。”

“谢谢顾哥。”裴敏一脸羞红的心满意足转过了头。

正好被林嫣抓个正着,她轻轻咳了咳,“找到男生帮忙了,等会轻松了。”

林嫣察言观色地淡道,“等会到了,我想先去找个卫生间解决一下,麻烦你们了。”

裴敏看出来她给自己和顾启悠制造空间,搂过她手臂娇羞,“你去吧,帐篷这种小事交给我们妥妥的。”

下车时,林嫣刻意收拾东西慢了几拍,让裴敏先下车等她。

她没有回过头,但也听到了周肆越已经醒了。

如果她上车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她,现在也应该注意到她已经在车上了。

但是他从身侧经过,没有停留走了。

舟卓染跟着他身后下车,林嫣听到她娇滴滴和他撒娇,“让你室友去搭帐篷,我们去玩吧?”

他们渐行渐远,林嫣没听到周肆越的回答,只是他去的方向是帐篷那边,看样子没听她。

果不其然,舟卓染见他不肯和她去玩,又开始闹脾气。

林嫣没看下去,她把包放在裴敏那就去找卫生间了。

看了下手机里的地图,五百多米有一个地方。

她倒不是很急,就是不想当电灯泡。

等回来的时候,她们的帐篷已经搭好,顾启悠也离开了。

林嫣走过去,问,“顾启悠呢?”

“好像我要吃了他一样,弄完就迫不及待回去了。”裴敏轻叹气。

显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林嫣眼皮微耷,她淡笑,“想让一个男生对你感兴趣,首先你们应该有共同话题,你知道他喜好的话,可以慢慢来。”

裴敏被一语惊醒梦中人,拍了拍她肩膀,“妹妹段位有点子高啊,被你看上的男生肯定抵不过三天。”

林嫣笑而轻语,“并不适合所有男人。”

最起码,周肆越就不吃这套。

两人整理完帐篷,就去海边捡贝壳了。

林嫣低头极其认真地用捡到的贝壳,摆出了一张人脸。

快完成的时候,突然被人一脚踩乱。

林嫣抬头,就听到舟卓染轻飘飘说了句,“不好意思,没看到。”

说完就继续去踏浪花。

幸好刚刚拍了张照片保存,林嫣目的也达到了。

“我总觉得舟卓染在找你茬,你得罪了她?”一旁的裴敏显然也看到这一幕。

“不小心踩到了,很正常。”林嫣不是帮她辩解,而是不想为这种小事浪费时间。

“她真是神经兮兮,你也没靠近周肆越啊,说不定因为你长得比她好看嫉妒你。”裴敏啧了声。

林嫣淡淡笑了,没说话。

本来搭完帐篷已经傍晚,海边玩会儿,天色就渐暗了。

烧烤已经燃起,裴敏拉着她去顾启悠身边帮忙,“顾哥,有什么我们能帮忙吗?”

顾启悠面上没有不耐,笑着给指了指,“你们喜欢吃什么可以自己烤。”

“我喜欢蘑菇,阿嫣你呢?”裴敏也不嫌她电灯泡。

林嫣却很懂事,淡道,“我不太会烤,等会烤糊了就浪费食材。”

“没事,食材很多,不吃完容易变质。”顾启悠替自己‘解围’。

林嫣淡地看了他一眼,暂时没有离开的借口,只能留下帮忙。

看样子他已经看穿自己给他和裴敏制造空间。

“怎样才知道熟了啊?”裴敏谦虚求问。

“蔬菜这些随意,鸡翅之类里面没有红色差不多就熟了。”顾启悠说。

裴敏还想问,只听到他对林嫣说,“你的要烤糊了,翻一面。”

林嫣淡道,“哦。”

“那个鸡翅还没熟,再烤一会。”顾启悠仿佛在监督着她这个新手。

林嫣能少说话,尽量少说多做。

见林嫣这么乖,顾启悠笑道,“你要不要试试这个鸡翅?”

林嫣说不要气氛会很尴尬,她刚转过头,被一只骨骼清晰的手懒懒推开,“一群男生嚷嚷着当你小白鼠,放过女生。”

顾启悠一怔,随即叹气,“那群祖宗光吃不干活,你帮我看一下。”

“一分钟。”

一下就是一分钟,这兄弟真给面子。

顾启悠说了句靠,端着烤好急急匆匆地走了。

林嫣因为一时走神儿,手被燙伤得突然缩了回来。

烤串也跟着落地。

她低头,借着火光一看,红的起了泡。

她身边没有药膏,得紧急处理一下。

这时,一瓶矿泉水递过来,“冰的。”

男生的声音倦淡磁性得似磨砂的低沉质感。

林嫣连忙用冰水浇了手,稍微没有那么火辣辣的刺感,但还是隐隐作痛,“谢谢。”

因为他像是和她在保持距离,她在舟卓染在的时候也保持客套。

“帐篷里有药膏,要吗?”周肆越单手插兜,一股痞劲儿,云淡风轻问她。

林嫣不跟自己过不去,她淡淡点了头。

他就这么扔下顾启悠的烧烤走了,真够随心所欲。

林嫣迟疑了片刻,还是去拿伤药。

他进帐篷去拿药,林嫣无意间瞥见他的帐篷是和室友一起的,还以为是和舟卓染一个帐篷。

林嫣接过他扔来的药,自己默默涂的伤口,也不好意思带走,涂好后还给他,刚想说谢,话到嘴边却变成,“你怎么没和舟卓染一个帐篷?”

这问的无疑是,你们今晚什么都不做吗?

她看到周肆越疏离瞭眼,把烟咬在嘴边,“没兴致。”

原来是刚好赶上他没兴致,按理说这年纪的男生都如狼似虎,还有没兴致的时候真是稀奇。

林嫣也不好借完药直接走,随便聊了两句,“我听你室友说打碎了你的东西,什么东西让你们忙了一晚?”

“无关紧要的东西。”

周肆越没看她一眼,低眸拢火,然后将打火机扔口袋。

“哦。”林嫣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看样子进展比想象中慢多了。

话题到此为止,林嫣起身要离开。

起来的时候,短袖上扬了片刻,月光下她的蝴蝶脐钉闪过一丝银光。

也不知道,林嫣是不是故意让他看的。

周肆越显然看到了,他散漫的眼神渐渐汋熱,似笑非笑地抖落烟灰,“我的喜好都被你拿捏了,林嫣。”

男人哪里不知道这点事,特别是他这种不缺女人的浪子。

林嫣眼睫轻煽,声音也跟着轻哑,“才弄了一个月不到,伤口可能还没养好。”

这明显告诉他,是为了他弄的这个脐钉。

林嫣这个月受了不少罪,不告诉他,不是白受了。

周肆越掠过她的脐钉,散漫不经心,“好像少了什么。”

林嫣听到自己冷静的声音,“什么?”

周肆越漆黑的眼睛看着她,夹着狎昵,“蝴蝶还是动起来的时候栩栩如生。”

林嫣心跳漏了一拍,差点招架不住,但理智还是告诉他已经半只脚踏进她的网了,她淡声,“怎么才能让蝴蝶动?”

周肆越掐灭了烟,气定神闲拉下她,教她让蝴蝶栩栩如生。

林嫣其实有心理准备的,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如果其他男人是a级,他就是s级。

她如果不牺牲点什么,根本动摇不了他的心。

比起生日那天,又近了一步。

林嫣的底线又退了一步,她眼尾染红,不敢睁开眼,深怕他看到她眼里的无措。

然而下一刻,她就破功了。

林嫣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没有推开,但却制止了。

“怎么?”周肆越极轻地懒哼了声。

林嫣睁开了迷离的眼睛,低哑地看着他,“周肆越,你能闭上眼吗?”

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情绪。

闭上眼怎么继续?

周肆越哂笑,沉默了半响居然真阖眸,但比刚刚更有锓掠感。

林嫣没想到他这么听话,她本以为进行不下去,但轻车熟路还真是让她小看了。

周肆越坦然自若地喊她,“阿嫣。”

林嫣猛然一怔,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她的嗓音有点低,像是撒娇,“嗯?”

他手心占着汗,声音吊儿郎当的哑,“这样会弄哭你吗?”

林嫣有过一瞬间的挣扎,理智在告诉她保持清醒,脑子却嗡嗡响什么都听不进。

这时,篝火那边走过来一个女生,带着跋扈的语调,“周肆越你在营帐里吗,怎么去了这么久没回?”

呼吸瞬间停止。

林嫣恍然清醒,自己在和周肆越做什么,他有女朋友这件事让她有一种背德感,哪怕是他女朋友花了钱请她来的。

她看不清表情地整理好,起身默然离开了。

周肆越瞭起漆黑的眼,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说不出的冷淡。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