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沉默的凶手徐非非顾凯,沉默的凶手在线无弹窗阅读

火爆悬疑小说沉默的凶手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奔跑的火鸡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徐非非顾凯。简介:何落地搓着手,看着徐菲菲在手里的平板电脑上记录着什么。“徐医生,怎么办?我一晚上没睡,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就看到凶手杀人的样子,还有血,好多的血。”看得出来,何落地两只眼珠子布满了血丝。“何先生,您是…

沉默的凶手徐非非顾凯,沉默的凶手在线无弹窗阅读

《沉默的凶手》第2章 天宝山火葬场

何落地搓着手,看着徐菲菲在手里的平板电脑上记录着什么。

“徐医生,怎么办?我一晚上没睡,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就看到凶手杀人的样子,还有血,好多的血。”

看得出来,何落地两只眼珠子布满了血丝。

“何先生,您是昨天晚上凌晨看到的凶案,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我在想,如果真的发生了凶案,鹭岛不大,您应该早就刷到凶案消息了吧?”

“是的,我也想到了,所以我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在刷鹭岛新闻,确实没有。”

“那,有没有可能真的没有发生凶案?”

“徐医生,食品厂荒废好久了,平时很少有人去,我在想,应该是凶案现场还没有被人发现吧!”

“您没有再回到现场去看一看吗?”

何落地沉默不语,徐非非明白了,他其实也不太相信自己。

徐非非换了一个话题。

“您从昨天晚上回来之后,有没有写小说?”

“没有,我吓死了,完全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写小说。”

“可您那本灵异小说昨天更新了。”

“怎么可能?”

“您看一下。”

何落地打开自己的手机,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怎么可能?不可能。”

“您看看您更新的时间。”

“天啊!凌晨12点。”

“您更新的最新一章的内容,跟您刚才描述的凶案是不是一样?”

何落地持续懵。

“何先生,有没有可能,您昨天晚上压根就没有出过门,而是您写小说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

何落地没说话,徐非非从他的眼中看到“服了”两个字。

“这样,我给您开点有助于睡眠的药,您回去好好睡一觉。”

助理白小欧领着何落地去交了费,领了药。

几分钟之后,何落地又来敲开了诊室的门。

“徐医生,我的病情是不是越来越严重啦?”

“没有,您只是精神压力太大了,您需要休息,还有,您要多出去走一走,别成天宅在家里,没病也得给憋出病来。

或者您可以找个女朋友,丰富一下业余生活。

适当的情感交流有益于身心健康。”

他倒是很清醒,自我认知良好。

“你觉得我这样的,会有女人看得上我吗?”

一个资深的啃老扑街作者,又长成这样,要有女人看上他,除非脑子进水了。

纯粹只是闲聊。

“您喜欢什么样的妹子?”

一个年过三十的大老爷们突然害起羞来。

“宋夏,简直长在我的审美之上了。”

“您是说当红小花宋夏?”

“不然呢?其他的我也不认识啊?”

这玩意儿,还真敢想。

“实在不行,您可以去酒吧碰碰运气,指不定能碰上和宋夏一样清纯的妹子呢。”

他豁然开朗,咧嘴笑了。

“徐医生,谢谢你的建议,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

何落地走了之后,有一个小时空余的时间,徐非非开着车出去溜达了一圈,她喜欢引擎在城市的街道上轰鸣的声音。

回来后陪这个不想活了的十六岁女孩聊了一个钟。

其实也没有聊些什么,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徐非非不太爱用那些常人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来唬弄病人。

她喜欢代入感,设身处地地站在病人的立场来思考问题。

就比如这个叫方圆的十六岁姑娘,长着一张初恋脸,品学兼优,是众多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就这样的优秀的学生,她不想活了,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这样的学霸都不想活了,那,那些学渣该怎么办?

是不是连呼吸空气都是有罪的?

方圆说,从小到大,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的路上。

生活没有一点色彩,看不到任何希望。

巧了,当年的徐非非也是这样的一个学生。

也巧了,十六岁的她,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现身说法,非常具有说服力。

徐非非说:“你看,我现在不活得好好的吗?所以,时间是解决一切的良药。别跟自己过不去,惩罚自己是不道德的。

你将来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要做,比如谈一场恋爱,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方圆问了一个让徐非非动容的话。

“姐姐,生一个孩子,让她跟我一样来到这个世间受苦吗?”

徐非非一时语塞。

这涉及到另一个比较难以回答的问题。

那就是,人为什么活着?

方圆每个周六都要来和徐非非聊一聊。

她周末的时间也不能自由支配,她妈妈给她安排了各种培训班,一个接着一个。

和徐非非聊的这一个小时也是硬挤出来的。

徐非非劝方圆妈妈来着,别给孩子太大的压力,什么都没有活着好。

方妈妈说:“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我们不敢松懈,稍微一松懈别人就超过你了。”

这是一个脑壳有病的妈妈,这样的妈妈在人海中一抓一大把。

哼哼,迟早有她后悔的一天。

方圆刚走,何落地又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他的声音非常紧张。

“小徐医生,我昨天晚上真的有去过天宝山火葬场。”

这家伙,没完没了。

“你是怎么确定的?”

“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我刚才想去酒吧碰碰运气的时候,上车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我确实去了那边。”

“何先生,昨天晚上您的车停在食品厂门口的吗?”

“没有,我一开始没打算去食品厂的,车子就停在火葬场的外面。火葬场进不去,我就绕着转了一圈,刚好就转到了食品厂的废楼。”

“所以呢,您觉得发生在食品厂的凶案是真实存在的?”

“是的。”

“您说凶案发生的时候是在12点,可您的小说更新了,是在12点更新的。”

“有可能我记错时间了,当时天黑我没有看时间。”

“所以,您的小说是在凶案现场现写现发的吗?”

“有可能,但我完全记不起来了。行车记录仪显示我是在昨天晚上1点35分到家的。”

“那,需要报警吗?或者我给顾凯讲一下,让他去那边看一看?”

“别,先别报警。报警他们也不会相信我的。顾警官更不要说了,他一直觉得我有病。”

电话咨询又不收费,徐非非觉得再跟他聊下去没啥意义。

跟他聊到手机没电,都只能是在相信与不相信的话题之间车轮战。

“何先生,那我能为您做什么?或者您再到我的诊所来,我陪您聊一聊?”

他那头迟疑了一下。

“小徐医生,我知道您不相信我。但我觉得这件事非同小可,我,我想再去食品厂看一看。”

“您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去,好确定凶案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对吗?”

“是的。”

他可能害怕徐非非拒绝,连忙补充道。

“不白去,按平时的诊疗费计算。”

“好,我陪你去。”

反正接下来也没有病人,她跟钱又没有仇。

再说了,医治病人是一个心理医生的职业素养。

不抛弃也绝不放弃。

1 2 3
继续阅读